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猎天争锋 > 第881章 来势汹汹
    “你们的人已经离开了,内城已经空虚,按照我们的约定,二位也到了该开口的时候了。”

    元沧溟头也不回的望着远处内城沉默的海面,然而说话之时的语气却犹如数九寒冬一般凛冽。

    身后的两个四阶武者闻言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随即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都已经看出了对方深藏于眼底的挣扎。

    元沧溟猛地回过头来,如渊的气势瞬间笼罩二人,阴声道:“怎么,还不死心?等着你们的人救你们回去?呵呵,醒醒吧,你们仅仅只是两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说罢,元沧溟的身形再次回转,语气却越发的森冷道:“况且你们的长辈恐怕早就认为你们二人已经死了,也只当你们二人已经死了!”

    元沧溟身后的两位四阶苍升武者神色已经越发的灰败,他们二人焉能不知自身处境,不过是因为武者自有风骨,且之前也尚存几分侥幸罢了。

    元沧溟已经不再言语,似乎在等这二人抉择。

    便在这个时候,一位始终跟随在元沧溟左右的一位沧溟一族高手,忽然开口道:“二位,按照之前的约定,我沧溟一族自会保证二位不死,并在这方世界生存下去,但你等也该将你等所知的一切告知我等。况且,二位觉得现在还有保守秘密的必要么?”

    这位沧溟一族高手的一番话,似乎打碎了这二人心中最后的一份坚持。

    其中一位年纪稍长的武者发出了一声长叹,道:“好吧,我说……”

    站在二人身前负手而立的元沧溟忽然抬手一止,那位沧溟一族高手顿时领会其意思,立马向外走了几步与几位亲信高手暗语了一番,随后走回来在元沧溟耳边低声道:“周围都是亲信族人,而且我们在擒下这两个人之后,也始终不曾为外人发觉。”

    元沧溟点了点头,实际上他们所在的这艘浮空巨舟上大半的区域都在他的掌控之下,刚刚也不过是以防万一罢了。

    在那位藏名高手的示意之下,那位年长的苍升界四阶武者这才继续道:“我二人知道的其实也并不是太多,毕竟我们仅仅只是四重天武煞境的武者,在我等之上还有数十位五阶高手,他们才是真正知晓内情之人。”

    四阶武者先是为自己二人做了一个铺垫。

    不料他这一开口却反而像是提醒了元沧溟一般,只见他再次抬手止住了苍升界四阶武者的言语,然后吩咐那位跟在身前的沧溟一族高手,道:“你带另一个人下去审问,事无巨细,然而再将二人所言一一对照,但有不实之处……”

    后面的话没有说,元沧溟只是稍稍扭头看向了委顿在下首的二人。

    那位年长的四阶武者苦笑一声,道:“事已至此,我们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况且此番本界一众五阶老祖谋划已成……”

    年长武者这番话听上去是在向元沧溟表明心迹,可实际上却更像是在说给身边一同被俘的同伴听。

    “带下去!”

    那位沧溟一族高手一挥手,顿时便有两名四阶武宗架起那位年轻的苍升武者,随同他去往另外一处地方听取口供。

    此时便听得那位年长的四阶武者继续开口道:“我们来自星空深处的另外一座世界苍升界,此番来到这里乃是为了汲取这方世界的天地本源,至于目的老朽猜测应当是为了令本界晋升为灵界,也或者是为了让武者从五重天一举跨入六重天……”

    元沧溟猛地回过头来,如渊的气势奔涌而下:“什么灵界?什么六重天?”

    …………

    苍升界天外穹庐之上。

    此时身处穹庐之上的大部分苍升武者都已经被万里虚空之外的那三道已然成型的巨大虚空通道所吸引了心神。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位于交州所对应的穹庐之上,虚空突兀的开始一层层的塌陷,连带着远处的星光都为之扭曲,虚空的力量一层层的叠加起来,无形的力量猛然朝着穹庐之上挤压下去,而这一片穹庐所处位置的中心,便是那座被隐藏起来的观星台所在。

    灵裕界的六阶存在果然已经掌握了观星台的具体位置,而且一出手便直冲关键节点而来。

    一旦击毁了观星台,那么身处苍炎界的寇冲雪等众人便暂时失去了返回苍升界的接引坐标,而苍升界也必然会在这一场大战当中失去战力最强的一批五重天高手!

    不过就在那无形的虚空力量即将落下的刹那,交州的天际上空仿佛瞬间出现了一道横贯天际的天河,澎湃的天地本源直接化作汹涌的浪费,挟着苍升界的天地之力,与天外降临的虚空之力碰撞在一起。

    虚空当中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声响传来,一切乍然看上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天外穹庐之上,仅有修为在五重天以上的高手,在刹那间感知到了一阵阵心悸,不由自主的转头望向了南方天际。

    “嘿,这里果然有人守着!”

    一道平和的声音瞬间在天外穹庐之上所有苍升界武者的耳边同时响起:“依托本源世界与老夫相相抗,难道你就不怕将这方世界打烂了,失去了尔等寄托神魂之地的本源之地?”

    这声音听在耳中似乎显得很是平和,然而五重天武者的神魂意志瞬息之间便感知到一股凛冽寒意,仿佛整个人的思维都要被冻僵了一般,不过随着他们各自涌动本源罡气,这种感觉很快便自行褪去。

    然而穹庐之上的不少四阶武者便已经没有了那般幸运,一个个身形僵立,双目充血,仿佛下一刻便要神魂离体一般。

    便在这个时候,一声冷哼突然从南方天际穹庐之上响起:“刘某不过新晋六重天,如何敢于上界前辈正面相抗?既然刘某能够借用天地之力令修为、战力凭空再上一层,又为何会放弃此等优势以短击长?”

    声音传来之际,正如暖流过境,瞬间消弭了刚刚能够渗入武者神魂意志的凛冽之意,使得穹庐之上的每一位武者均活泛了过来。

    刹那之间,仅仅只是两位六重天高手之间对话的功夫,苍升界天外穹庐之上的武者便仿佛在鬼门关上打了一个来回一般。

    “倒是阁下身为上界前辈,堂堂六重天老祖,居然拉得下面皮向低阶晚辈出手,当真令我辈所不齿也!”

    南方穹庐之上的那一道声音在解除己方窘境之后,很快便反唇相讥,而且言语之间隐隐露出同样要向对方低阶武者出手的威胁之意。

    “呵呵,老独孤,妾身早就与你说过,不要让所有人都当成傻子,对方既然能够发现一座位面世界,自然不会让观星台轻易被我等毁去,定然会有高手坐镇守护,你却头铁,偏偏要去碰上一碰!”

    一道女子的声音从虚空深处传来。

    万里之外的虚空当中,一道身形在一条虚空通道之外缓缓由虚凝实,一位衣着朴素且做男子装扮的英武女子出现在那里,脸上似乎尚有残留的嘲讽之意,只是整个人的身形很快便被周身上下泛起的炽烈灵光所包裹,仿佛只要让人看上一眼,便要将双目灼瞎了去一般。

    “试一试有什么不对?万一能够毁去这座观星台呢?”

    一道幽暗的冷光在虚空之外浮现,幽幽的光华之下,同样让人无法看清当中的虚实,仿佛多看一眼那幽冷之光仿佛就要溯着目光直接涌入武者的脑海当中,于无形之中将一切冻杀殆尽,甚至比刚刚走出虚空通道的那道身影还要霸道一些。

    那炽烈灵光中的女武者的声音再次传来,道:“便为了你刚刚那一次失败的偷袭,大钧皇朝便单独为你开启一条通道送你前来,你可知籍此便要给对方让渡多少东西?”

    幽暗冷光中的声音并未马上响起,似乎也在思忖女武者刚刚言语中透露的消息,可随即便语带轻松道:“大钧皇朝家大业大,老独孤心里有数,三娘子便不要计较这些了!”

    那被称作“三娘子”的女武者轻叹一声,便也不再言语,但却也悬立于虚空当中并未轻举妄动,似乎正在从远处的虚空当中透过天外穹庐眺望着整个苍升界,又好像是在守护身后的虚空通道,等待着其他人前来。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可以看得出来,这位被称作“三娘子”的六重天存在,应当是一位极为谨慎的武者。

    便在这个时候,苍升界的穹庐之上又有一道声音响起:“不知二位上界前辈如何称呼?灵裕界九大圣宗不知二位来自哪里,是浮空山,还是沧溟岛,又或者是岳独天湖?”

    这一道突如其来的询问,似乎大大出乎了虚空当中两位来自灵裕界六阶高手的意料之外,两团完全将六阶存在的本体包裹的光华均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波动,尤其是先前偷袭观星台的那一团幽暗冷光,更是反应剧烈。

    那位被称作“三娘子”的六阶存在突得一笑,声音传来道:“老独孤,看样子人家对于我们并非一无所知,而这方世界也不愧是已经站在了灵界晋升门槛上的顶级苍界,能够诞生四位武虚境高手,尽管只是依托洞天之地走了捷径,但人家显然有着其他的交流渠道。不过……”

    那三娘子的声音在这里微微一顿,接着道:“不过妾身却并不属于你们所说的那三家,而是来自九大圣宗当中的锦绣天宫,妾身在天宫之中行三,因此被人叫做‘三娘子’,诸位也可称妾身之名为‘姜冠男’,至于这位‘老独孤’则是来自诸位口中的‘岳独天湖’的太上长老独孤远山!”

    那幽暗冷光之中传来一声冷哼,紧跟着被称作“独孤远山”的六阶存在沉声道:“既然三娘子已经开口介绍,那么苍升界的四位是否也该亮一亮自家名号?”

    苍升界天外穹庐之上一片寂静。

    独孤远山见状不由的冷笑一声,丝毫没有隐藏笑声之中的轻蔑之意。

    这个时候,一道苍劲的声音从北方天际的穹庐之上传来:“老夫张玄圣,如今执掌北海洞天!“

    北海玄圣派的洞天真人一开口,其他三位便也不再沉默。

    “老夫杨泰和,如今执掌未央洞天。”

    “老夫李极道,执掌神都洞天!”

    “老夫刘景升,执掌襄阳洞天!”

    ————————

    前番对洞天真人的称呼有修改,神都教的洞天真人不为‘九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