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盖星空 > 第十五章 定阳桩
    听完裴宁讲述的内家与外家之间的区别,裴昊总算对这个世界的武学体系,还有自己目前的实力,有了一个比较明朗的认识。

    武道修行所谓的内外之分,简单来说,就是内练精气神,外练筋骨皮,最后再追求内外合一!

    而从姑姑刚刚提出的几重境界来看,他现在猛虎炼体拳入门,相当于是外家当中“练皮”的层次。

    另外内家方面,他之前通过加点的方式,已经生出了气感,只要继续蕴养下去,壮大体内的气,便自然而然就是内家“蕴气”武者。

    但是根据姑姑的说法,单修外家或是内家,似乎都不是正确的选择,唯有内外兼修,才能在武道这条路上走得更加长远。

    不过裴昊并未怎么在意这一点,毕竟他可是有着属性面板这个作弊器在手,内外兼修对他而言,只是加加点的事情罢了。

    整个后半夜,裴昊都在跟姑姑请教武道方面知识,而裴宁也一直不厌其烦地为他解答,简直令他获益良多。

    直到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渐渐亮了起来,他才意犹未尽的停止了询问。

    吃完早餐之后,裴宁没有多说什么,只让祁芙照看好裴昊,接着便径自离开了碧云院,准备前去寻找掌门和其他门内的高层,商议对付邪祟之时。

    随后正当裴昊走到院中,想要继续练武的时候,祁芙突然开口道:“师弟,你既然猛虎炼体拳已经入门,想必暂时会以外家修行为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上午范烈师伯好像会去演武场那边传授武艺,他可是门中有名的外家高手,不如你也去听一听吧。”

    “好啊!”

    裴昊一听,眼神立刻一亮,当即答应下来。

    在祁芙的带领下,他们没多久便到了升阳门演武场。

    这是一块十分开阔平整的场地,当中不少弟子正在练武,甚至还有一些年轻弟子见到祁芙过来,纷纷朝她打起了招呼。

    一一回应过后,祁芙也向他们介绍了一下裴昊的身份,不过她并未主动玄洋,告诉众人裴昊乃是自家师尊的侄子,只说他是新入门的一位师弟。

    之后祁芙也告诉裴昊,这些弟子绝大多数都是修的外门路线,和他一样,都是来听范烈师伯指导修行的。

    跟着,他们互相结识交谈一阵,便听到一名外门弟子说了一声:“范师伯来了!”

    裴昊转头望去,只见一名四十上下的魁梧男子,昂首阔步地走进了演武场中。

    其身型巍峨,背脊挺立,虽然相隔了一段距离,但裴昊却能感受到对方身上那股浓烈的气势,就想一座大山一样,给人一种无比威严以及压迫之感。

    光看气质上来看,他便知道这绝对是一位外家大高手!

    “今天我要为你们讲解的是定阳桩,相信你们也都了解这门桩功的重要性,这也是我们升阳门除了猛虎炼体拳以外,最重要的基础修行之法,不但能够使你们壮大气血,还能助你们整合劲力,对以后的修炼至关重要。”

    范烈面无表情地说完,随后直接展开了动作,为一众外家的弟子分解详述起来。

    “定阳桩的要领,你们当中应该有一部分人已经掌握,其关键的一点,便重在一个‘定’字。这个定并不是静止不动,而是在于‘上悬下沉’,虚领顶劲,而顶字通定,里面必须还要包含着劲力运转,只有做到劲随意转,才能起到增长气血,强壮身躯的效果。”

    在他的仔细讲解完毕之后,不少弟子都是恍然大悟,面露惊喜之色,自觉大有收获,当场便站起定阳桩,练习起起劲力运转来。

    裴昊之前从未学过定阳桩,自是听得一头雾水。不过从对方的话语里面,还有周围弟子的动作中,他倒是琢磨出来,这门桩功并未如其名字一样,是一门定桩,反而是门动桩。

    这定阳桩的动作一点也不复杂,在观看一阵后,他便记下了其姿势以及动作上的变化,然后模仿起来。

    但他根本就是第一次接触这门桩功,光是动作模仿得像,也丝毫没有真正的精髓在里面,却是很快引起了范烈的注意。

    见到一个十分面生的少年,在那做出看似像模像样,实则谬之千里的动作,他眉头一皱,本能的就想喝斥这名陌生弟子一句。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看到旁边有个熟悉的身影,上前指正起了那个少年动作,不由让他有些惊讶,走上去问道:“祁师侄,你怎么会在这里?”

    身为裴宁师妹的唯一弟子,范烈自是识得祁芙。

    让他有些好奇的是,裴宁主修的可是内家的路子,这小丫头怎么会跑来听他讲授外家技艺?

    过去他还从来没在自己指点弟子的时候,看到对方出现过。

    “范师伯,我是专门带我师弟来听你授艺的。”

    见范烈专门走过来和自己说话,祁芙笑了笑道:“他才刚来升阳门三天,因为身子骨弱,所以师傅让他先从外家练起。正好他还从来没有学过定阳桩,能不能劳烦师伯你指点他一下呢?”

    严格说来,她的确走的是内家路子,对定阳桩这类的外家法门只是稍有涉猎,虽然指点一下裴昊这种初学者还没什么问题,但相比起范烈来,却是毫无可比性。

    “你师弟?”闻言,范烈有些诧异:“裴师妹她收新弟子了吗?”

    “裴师弟他不是我师傅的徒弟,而是我师傅的侄子。”祁芙解释了一下。

    “哦?原来是裴师妹的侄子!”范烈恍然。

    听闻少年乃是裴宁的侄子,又是才来升阳门,从未学过定阳桩,他也就明白对方刚刚的动作为什么会那么别扭了。

    看了裴昊一眼,他爽朗一笑道:“既是裴师妹的侄子,我这个当师伯的自该指点一二,来,你照刚才的姿势站好了,我亲自给你传上一次劲!”

    范烈的话,顿时让周围的弟子大吃一惊,眼中流露出了羡慕之色。

    ————————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