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盖星空 > 第二十六章 练骨境界
    没多久,天色就渐渐暗了下去。

    裴昊没有浪费时间,在姑姑离开后,趁着师姐收拾碗筷的时间,直接便在前院练起桩功来。

    比起猛虎炼体拳,定阳桩的主要效果是整合劲力,壮大气血,更加适合他现在的身体状况。

    此时他的定阳桩,由先前的未入门直接连跳三级,来到了第三层,裴昊再修炼起来自然和之前大大不同。

    如果说他过去的定阳桩仅仅是初学乍练,还停留在十分死板的“定”桩层面的话,那么他现在再练起来则是完全不一样了。

    只见他放松身体站在那里,脚步不丁不八,看似没有进行任何动作,但身体却是极有规律地颤动着,时疾时缓,时起时伏,已经将这门桩功彻底练“活”了。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十分的写意自如,丝毫没有刻意之感,而是有一股内部运转的劲力,在自发带动着他。

    定阳桩种种练法,就像是他真正练习了很多年一样,让他感触极深,甚至其中还有一些如何与猛虎炼体拳进行配合的运劲技巧,他也是一清二楚,烂熟于心。

    “呼……吸……”

    裴昊站在院落中,一呼一吸之间,均带着一股特有的频率,牵动着体内的气血流动,也令他在飞速地适应着武学提升后的全新身体。

    这时若是有人靠近,仔细去听的话,一定能听到他体内正在发出一种轻微的“哗哗”声,那是血液流动的声音。

    随着他的劲力运转,不多时,他体内的气血变得滚烫无比,就像是整个身体都在发热一般。

    等着那股热量在他身体里面积蓄到了顶点的时候,顿时形成了一股洪流,让裴昊的身子猛然间一个绷紧,紧接着便有一层细密的汗液,从他全身毛孔间散发出来。

    而同时他的身体内部,全身上下每一块骨骼,甚至包括头骨在内,都发出了噼里啪啦的时候,如同爆炒黄豆一样,又脆又响。

    “筋骨齐鸣,据之前姑姑说,这是炼体有成的标致,代表着‘练皮’已经圆满,由外转内,迈入了‘练骨’的阶段。难道我这是……已经达到外家四重境界的第二步,‘练骨’的层次了?”

    一时间,裴昊脑海中再次轰然炸响,不过这一次,有的只是狂喜。

    “没想到这就达到了‘练骨’的境界!”

    他实在是惊喜无比,激动之下,就连他头脑里的昏沉感,也消除了不少。

    不过这也是情理当中的事,要知道他现在已经将猛虎炼体拳提升到了第四层,定阳桩也到了第三层,无异相当于旁人数年的苦功,突破境界根本不是什么难以想象之事。

    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裴浩感受着体内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静静体会着身体的不同变化。

    他能感觉到,自己周身的骨骼密度,比起之前来说紧凑了不少,这也代表着他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将比之前更强!

    根据姑姑裴宁所说,外门弟子在把外家修炼到“练骨”,或者内家达到“聚气”的境界,便达到了内门弟子的标准,这岂不是说,他现在已经有资格晋升成为升阳门的内门弟子?

    然而裴昊不是傻子,自是不会这样去做。

    连他的师姐祁芙,被姑姑裴宁带到升阳门来已经有三年时间,都尚且没有成为内门弟子,他才上东阳山来多久?

    几天时间就由刚刚入门的武道菜鸟,变成了“练骨”境界的高手,这不是明显告诉别人他身上有大秘密吗?

    而且以升阳门现在这种环境,也不适合。

    裴昊很清楚,即便现在自己已经突破到了练骨的境界,但放眼这个世界,也还远远不够。

    就拿升阳门的内门弟子来说,昨夜死得还少了么?

    那可是他亲眼所见,在邪祟面前,所谓的内门高手和外门弟子几乎没有什么两样,根本没有什么抵抗的手段,依然是说被附体就被附体。

    这也就是说,即便到了练骨的境界,实力大进,但在那些鬼魅邪祟面前还是与蝼蚁无异,压根远远不够看。

    不过相比起之前来说,他现在多少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在这条武道之路上面,也算是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

    另一边,祁芙收拾完碗筷,出来之后见到裴昊正在站桩,倒也没有打扰他。

    由于现在天色已暗,院子里面光线微弱,所以她并没有发现裴昊身上的不同寻常之处。

    眼看着马上就要彻底天黑,她当即拿上火折子,提起灯笼去往后院,打算从后面开始,点亮碧云院所有的灯火。

    掌门人莫玉明之前下过令,到了晚上,整个升阳门全都要点亮蜡烛火把,这也能最大程度上让人感到心安。

    碧云院虽然带有一个院字,但是实际占地一点也不小,从前院走到后院,需要穿过一条很长的长廊。

    提着灯笼,单独走在空旷的长廊中,祁芙要说一点都不害怕那是假的。

    只是想到如今升阳门的所有人,包括掌门和长老们都在外面巡逻,而碧云院外面也能听到许多人说话的声音,也让她放心了不少。

    但想到昨晚也是所有人全部参与了巡逻,依旧还是死了那么多人,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慌乱。

    “算了,我还是别乱想了,快些把后院的灯笼点亮了去其他地方吧。”

    祁芙晃了晃脑袋,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等穿过长廊之后,她先是点亮了东厢外面的灯笼,在就准备前往西厢的时候,突然间,一道“嘎吱”的声音,却是毫无征兆的传入了她的耳中,吓了她一大跳。

    祁芙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转身一看,原来是东厢一间屋子的窗户没关上,被风吹得摆动的声音。

    松了一口气,她走到那间屋外,从外面将窗户关上,随后才又离开。

    “嘎吱!”

    不过她还没走出几步,身后便又有同样的声音传了出来。

    疑惑之下,祁芙回头看去,却是刚刚才被她关上的窗户,又诡异的打开了。

    “啊……”

    祁芙心里顿时一寒,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接着在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后,她立刻转身便跑!

    ————————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