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吞噬之终极进化 > 第十四章 真正的极限
    首次,姜明这么狼狈。

    浑身流血,精神疲惫,差点死亡。

    “我终究有用了!”芷颜露出一抹苍白的微笑,眼睛闭上,倒了下去,姜明连忙搂住,缓缓的放下。

    周围冰封,唯有他们尺寸之地没有影响。

    “你是一号,怎么会没用呢?”姜明低喃一声,看着周围的冰层,还有被冰封的噬铁鼠和蟒蛇,心中轻叹。

    他怎么也想不到,芷颜在关键时刻觉醒,还是冰属性的能力,解了危机。

    只是想一想,也有些理解。

    芷颜看似冷淡,实际上是外冷内热,有种来自骨子里的傲气,可这一路逃亡,基本上没有发挥多大的用处,甚至成为负担,让她心里难受。

    特别看到姜明即将为她而死,心中绷紧的那根弦,直接破开禁锢,打破了进化之门,在关键时刻觉醒了冰能力。

    进化分两种,一是肉身进化,二是觉醒各种属性能力。

    觉醒太过困难,千不存一,然而一旦觉醒,就非常强大。可芷颜本就透支了,在情绪的刺激下觉醒,又冰封周围,显然是超过了负担,直接晕了过去。

    “咔嚓!”

    这个时候,陡然传来了龟裂声音。

    让有些迷糊的姜明一个激灵,就看到被冰封的蟒蛇竟然撑裂了冰层,心中就是一抖。

    姜明站起身,来到了蟒蛇头身前,看着缝隙,眼神如冰。

    咔嚓……!

    龟裂的缝隙越来越大。

    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蟒蛇就会挣脱。

    “想出来?”

    姜明一呲牙,吐出一口血沫子。

    拿起战刀,对准裂缝就插了进去,正好对准蟒蛇的眼睛。

    一寸一寸不停前行。

    巨大的蟒蛇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然后疯狂挣扎。

    龟裂声音响个不停,终究慢了一步。

    噗……!

    战刀直接插入蟒蛇眼睛中,贯穿入脑。

    蟒蛇惊恐挣扎,眼看冰层就要彻底碎裂。

    姜明手腕不停的转动,将眼睛绞了个稀碎,脑浆都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不一会儿功夫,蟒蛇就身子僵直,死在了冰封中。

    一股无形的气流流淌而出,注入体内,进入心脏,又瞬间散布全身各处,让姜明精神一震,就好似在酒店中杀了个七进七出后的最后一刻的极致体验。

    忍不住吐出一口浊气。

    五感增强,力量提升。

    疲惫尽去。

    精神抖擞。

    身上也传来麻痒感,低头一看,伤口正在飞速的愈合,不过几个呼吸,伤口就已经愈合大半。

    “这还真是作弊一般的能力!”姜明惊喜,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应心脏,却没有任何发现。

    摇了摇头,举起战刀,开始劈砍。

    砰……!

    破碎的冰花,在空中旋转。

    一刀一刀又一刀,终于破开了一个口子。

    战刀落在蟒蛇身上,坚韧的皮肤,只是划开一道很浅的伤口。

    “兵级凶兽的皮肤都这么强大吗?”姜明思量,看了看战刀,不禁嘴角抽搐。

    刀刃倒卷,布满了裂痕。

    要不了多久,这柄战刀就会蹦碎。

    摇了摇头,战刀插入进去,切割下很大一块肉,霎时间,鲜血如喷泉一般流出,他连忙将芷颜抱了过来,放在蟒蛇身下,将她的小嘴凑了过去。

    温热的感觉,来自体内的饥饿感,哪怕昏迷,她也不由自主的张开嘴,开始吞吸。

    “你要是不行,我准备来个嘴对嘴喂呢!”

    姜明暗道可惜。

    芷颜喝饱之后继续沉睡。

    将她放在一旁,他开始大快朵颐。

    吃饱之后,坐在芷颜旁边,背靠岩石就眯起了眼睛。

    冰层之外,不时的传来声音,偶尔又沉寂。

    昏暗的光线,沉寂的环境。

    分外压抑。

    姜明吃了睡,睡了吃。

    也不知过了多久。

    蟒蛇几吨重的身体,眼看被他吃了个干净,芷颜这才幽幽醒来。

    “我没死?你也没死,太好了!”

    第一眼,她就看到姜明正在打量他,心神回归,容颜绽放,露出了一个最纯净的笑容。

    “是你救了我!”姜明连忙将她从大腿上扶起。

    芷颜脸色一红,却也不在意:“是你先救了我!”

    “我们是队友!”

    两人默契一笑。

    “我有些虚弱,需要补充能量!”芷颜说着,手一抬,前面的冰层自动的分裂,从里面掉落下一头噬铁鼠,然后看向了姜明。

    “交给我了!”姜明走过去,三下五除二就剔出了一些精肉拿了过来。

    芷颜微微皱眉,就开始吞食。

    又过了半天,她精神抖擞。

    两人也走出了冰封之地。

    “接下来怎么办?”芷颜询问。

    “助我猎杀凶兽!”

    “猎杀凶兽?”

    “这是属于我的能力!”

    “我明白了!只靠吃本不该提升这么快,偏偏你打破了常规,原来如此!”

    “出去了,替我保密!我只是觉醒了能吃,能消化而已!”

    “嗯!那就快走,试试我的能力,也看看你究竟到了什么程度才能真正的迈入极限,我都有些期待了呢!”

    这一次,两人的神情都很轻松。

    没有了以前的沉重,反而有种愉悦感。

    头顶上,萤石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暗河之中,水流潺潺。

    哗啦啦!

    前方跃出一头长吻鳄,足有四米长,散发出的气息让人心神惊悸。

    “兽兵级!”芷颜有了判断,在对方落地的一瞬间,就抬手一指,大地结冰,就连长吻鳄的腹部都被冰冻。

    长吻鳄身子僵硬。

    姜明跳跃而去,一刀就落在了对方脖子下坠柔软的部分。

    咔嚓……!

    也是这一刻,长吻鳄挣脱冰封,却已经晚了。

    刀光所过,鲜血飞溅。

    可兽兵级的生命力极其强大,挣扎着朝姜明咬来。

    噗……!

    这时,一道冰锥顺着伤口刺入了体内,让长吻鳄一个翻滚跌落在地上,姜明上前就是四五刀,从脖子下面砍了个稀烂。

    片刻后,一股飞出,进入体内。

    姜明整个人宛若升华了一般。

    这一次没有伤势,对他的提升非常大。

    “至少提升了几十公斤的拳力!”

    姜明振奋。

    “比刚觉醒时的爆发,我弱了很多!”芷颜走了过来沉思道。

    “应该是觉醒时的第一次极限爆发吧,现在应该才正常!”姜明道,“都有什么能力?”

    “结冰,冰封,冰锥,也只有这些!”

    “暂时够用了!”

    “嗯!你的战刀不行了,用我的吧!”

    “好!”

    两人继续前行,也不停的交流着,要是碰到强大的对手该如何应敌等等?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外面的原因,地底兽类非常多。

    在芷颜的辅助下,一路血杀而过。

    他的力量,也在疯狂的暴涨。

    这一天,姜明看到一头青狼从前面慌张的跑了过来,三米高的个头,不停的撞在上面的岩石上,让背部血肉模糊,却根本不在乎。

    “是那一头吗?”芷颜眼睛一亮。

    “应该是吧!别出手,我先试试!”姜明说着,一跃而上,双手握刀,手臂立马暴涨了一圈。

    心脏跳动,血液奔腾。

    一股股力量传递而来,化作巅峰一刀。

    砰……!

    青狼抬起爪子硬碰了一击,堪比合金的爪子,直接被劈碎,身子也倒飞了出去。

    姜明身子一晃,倒退一步。

    “威武!”芷颜眼睛一亮,不禁低呼。

    “牛逼!”姜明来了一句。

    “你太自恋了!”

    “这是强大的自信!”

    姜明说着,就迅速上前,芷颜也出手,将青狼短暂冰封,让姜明一刀给劈下了头颅。

    力量再次增强。

    前面传来奔行的声音。

    两人抬头一看,瞳孔就是一缩。

    那是一群鼠类,姜明只是打量一眼,就认出了两种,黑毛鼠和黄毛鼠。

    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是从外面进来的!”芷颜道,“走,去刚才的那个山洞!”

    姜明点头,拉起青狼尸体就迅速飞退。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其中一个山洞前,刚好一人多高,接过尸体芷颜率先走了进去,姜明站在了洞口。

    “你想要猎杀?”

    “这不是好机会吗?”

    “就怕他们无穷无尽啊!”

    “那就杀他个天荒地老!”

    芷颜开始肢解狼尸,很明显,她是再做长久打算。

    外面,鼠群已经蜂拥而来。

    生人的气味,鲜血的诱惑,让他们躁狂,朝着姜明就疯狂攻击。

    刀光乍现。

    很快,尸体堆满了前面,然后被黑毛鼠分吃,继续攻杀。

    鼠群太多了。

    姜明杀的厌恶。

    最后,他一手吃肉,一手杀敌。

    尽管省着吃,庞大的青狼尸体也被吃了个干净。

    一股股气流融入体内,姜明终于感觉到不再提升,吸收而来的力量,散布全身,沉淀了下去。

    “到极限了吗?”

    姜明眼睛一亮,精神振奋,又片刻,就看到两头足有一米多高的黑毛鼠和黄毛鼠走了过来。

    其它的纷纷倒退。

    “这是鼠王,兽兵级,要不要我出手?”芷颜站在了姜明身后。

    “不用!”姜明深吸一口气,直接杀了出去。

    滋滋……!

    两头鼠王一左一右,飞扑而来。

    兽兵级,堪比战士。

    速度至少也是二十米每秒,何等快速,可终究没有姜明快。

    噗……!

    左侧一刀,将黑毛鼠斩为两半,又是一脚,将黄毛鼠王踢飞出去,在岩壁上砸出一个深坑。

    黄毛鼠王跌落,七窍流血,转眼间没有了气息。

    两股气流入体,没有提升,依然散入全身各处,就连脑海也是一样。

    剩余的鼠类惊叫着逃走。

    “姜明,你现在达到了什么程度?竟然一脚踢死了兽兵级鼠王!”芷颜无比惊叹。

    “叫我一声哥哥,我就告诉你!”

    “想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