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基建狂魔从给秦始皇筑长城开始 > 第九章直升飞机和生离死别
    “襄阳城防诸般事情里里外外都绕不开郭大侠。若是此行出现什么意外,那么襄阳就危若累卵了。

    所以还是由老夫去吧。正好老夫和樊城的守将也是旧相识了,身份上也相互对应。处理起事物更加方便一点。”

    “那就拜托您了。”郭靖对着吕文焕郑重的行了一礼。

    南宋和北宋其实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北宋出了许多著名的主战派名相,但是却很少出名将。

    到了南宋,出了许多能打的名将,但是却没有几个主战派名相。

    这就导致,南宋在对蒙古的作战方面,前线的将士们倒没几个扯后腿的,但是后方的宰相们却还认不清现实,没有积极备战,想要靠熬死金国一样熬死蒙古。

    但是蒙古此时正处于扩张时期,不可能像金国一样只满足于中原地区。富饶的江南对于蒙古来说是必取之地。

    于是守在前线的这些南宋将士们,一个个将生死置之度外,想要为汉人保住这最后的家园。

    吕文焕回家郑重的向妻子儿女做了道别。毕竟在他的认知里,想要前往樊城,必然要穿过蒙古军队的包围圈。

    即便有一些武林高手保护,也是无比危险的一件事情。

    此次前去,除非上天保佑,否则很难安全返回。

    当然,这一切许安是并不知道的。毕竟许安这个生活在和平的现代的人,并不能理解吕文焕这种随时做好死亡准备的心里。

    于是在手下将直升机从本世界给运了过来,并且调试好准备等吕文焕一到就飞去樊城的时候。

    许安就看见一堆襄阳的守将和百姓正哭哭戚戚的来到了营地周围,准备送别吕文焕。

    “吕将军,这是?”许安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一堆前来送别吕文焕的百姓,有些纳闷。

    不就是坐着直升机去一趟樊城吗。

    虽然直升机的确有坠机的可能,但是直升机的事故率可比汽车什么的低太多了,可以算是极其安全的交通工具了,用得着搞得这么像送葬似的么。

    “让许先生见笑了。”吕文焕还以为许安这是嫌弃他们作小女儿姿态,哭的烦心。

    于是他立刻对着这些得知了消息,过来送他的百姓说道。

    “这位许先生就这次过来帮助我们修建隧道的人。他将和我一道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去樊城。

    连他这个不是大宋的人都不怕,我一个大宋守将还怕什么。诸位不用担心,若是我出现了意外,城内的诸般事物接听郭靖郭大侠的便好。”

    吕文焕这一通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演讲过后。周围人的哭泣声果然小了不少。

    襄阳的守军们单膝下跪,双手抱拳,看着吕文焕说道。

    “将军此去定然能安然无恙的回来。我等在城中静候将军归来。”

    “好。”吕文焕抱拳回应。

    “这些古人怎么这么喜欢搞场面活啊。”

    这次陪同许安一起前往樊城的刚子看见这一幕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不就是坐几个小时直升机过去樊城那边开一下地图迷雾吗。让他们搞得生离死别似的。”

    “我好像忘记给吕文焕说我们要怎么过去樊城那边了。”许安突然想起来一个重要的事情。

    “呃。”刚子无语的看着许安说道,“老大,你怎么也有不靠谱的时候啊。”

    “职业习惯,职业习惯。”

    说是职业习惯,许安这个还真的不是找借口。工程干的多了以后,许安渐渐学会了少说话多做事。

    但凡是甲方不问的,那就不要说。因为有时候明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你给甲方说了以后,甲方就开始以一个门外汉的角度来指导你怎么专业的去做这件事情。

    往往会给自己增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做工程这么多年,许安最喜欢两种甲方。一种是只给钱,不过问过程,最后验收完毕干脆利落的付款的。

    一种是本身就是专业的,也许会话多点,但是每一句话都能说到点子上的。

    最怕的就是那种,你说他不懂吧,他多少懂点。但是你说他懂点吧,但是许多关键问题上他又是个门外汉。

    这样的甲方是会让人做噩梦的。

    于是,许安这次去樊城的时候,依照职业习惯下意识的没有给吕文焕解释他们要怎么去樊城,搞得吕文焕以为他们要强行突破蒙古人的包围圈。于是吕文焕这才向家人朋友做了生死告别,又迎来了这么多人送他。

    “吕将军,我们该走了。”许安赶快快步走到吕文焕身边催促。

    吕文焕于是又嘱咐了郭靖几句话,然后这才跟着许安来到了停机坪。

    “这是什么?”吕文焕看着停在平地上的直升机有些疑惑。

    “这是我们此次前往樊城的交通工具。”许安说着让刚子先上了飞机,然后自己被刚子拉着上去,最后再伸手去拉吕文焕。

    吕文焕观察了几眼直升飞机以后,这才被许安拉了上去。

    “这叫直升机的,怎么没有轮子?那他怎么在地上跑。而且,也没有马拉着他啊。”吕文焕上了直升飞机以后,立刻问出了几个问题。

    “老将军!”刚子大声喊道,“这玩意儿不是靠跑的。它是靠飞的。”

    “靠飞的?”吕文焕还没反应过来,许安就拿过来了一个隔音耳罩扣在了吕文焕的头上。

    “我听不见了!”吕文焕发现自的耳朵失去了作用以后,立刻大声喊道。

    “听不见就对了,这是保护你耳朵的,一会儿千万别摘下来。”许安通过耳罩的耳麦向吕文焕说了几句,然后示意驾驶员可以启动直升机了。

    直升机的螺旋桨开始飞速的转动,并产生了巨大的噪音。

    此时在营地周围没有离开的送别人群看到直升机这个样子,立刻开始惊慌起来。

    但是好在工程队伍的一些工作人员及时给他们解释这是一种能飞的马车。

    随后,直升机原地起飞,在一众武林高手和普通百姓的注视下,向着樊城的方向飞去。

    “这个世界居然还有这样神奇的器械。”郭靖远远的看着直升飞机逐渐上升到一个即便是武林高手也无法用暗器打到的高度,不经有些感慨。

    “若是我们有这种器具,在上面转载石头,守城的时候对着敌方的的指挥处扔下,能有奇效。”

    “靖哥哥,我觉得这怕是困难。”一旁的黄蓉突然开口。

    “为何?”郭靖好奇的询问。

    “其实这个东西的原理也不难理解。小时候我父亲给我做过一种玩具,叫竹蜻蜓。

    就是用两根细木,一横一竖的插在一起,然后用力一扭,便可以暂时飞到天上。

    虽然不知道其中原理,但是这个名为直升飞机的东西,应该也是这样上天的。

    但是你看这直升飞机转的多快啊。里面的人也一定跟着这螺旋桨一起旋转。估计普通人要训练好久,才能在这样快的转动下不耳晕目眩,能辨别方向。

    若是在这个过程中,还让他们有能力向下望去,寻找敌人将领的踪迹,恐怕是太难了。”

    “这倒也是。”郭靖觉得黄蓉说的有理。“只是苦了吕将军了,这直升飞机转的这样快,他也一定很难受吧。”

    郭靖觉得吕文焕此时一定很难受。但吕文焕并没有感觉到难受,反而觉得很好玩。

    “我们这是,上到了天上了?”吕文焕透过直升机的玻璃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有些激动。

    作为一个古代人,升天是他们的毕生梦想。

    如今突然来到了天空之上,吕将军立刻忘却了襄阳城内的诸般烦恼事物。

    “是的。”许安开口解释道。“我们现在处于八百米左右的高空。”

    “那这个玩意儿能不能一直飞到神仙们住的地方?”

    “呃。”许安的职业病又犯了。他觉得若是要解释清楚这个世界上没有神仙,天空之上是大气层,大气层之上是宇宙,宇宙之上还没搞清楚有什么玩意儿这件事情能让自己科普好几个小时。

    于是他果断的开口说道,“这个东西没有资格是去神仙们居住的地方。”

    “我懂,我懂。”吕文焕立刻被许安一句话给解释清楚了。

    “神仙们居住的地方是何等的神圣。这东西既不好看,也不符合礼仪。估计神仙们是不会让这个丑东西去他们那里的。

    不过你们为什么要把这个东西建造的这么丑陋呢?表面没有半点花纹,也没有安装装饰物。若是能修建的富丽堂皇一些,神仙们未必不会不允许这个东西飞到他们居住的地方。”

    这特喵的怎么解释?

    这该解释什么是工业美,还是该解释什么是空气动力学。

    许安转头看向了刚子。以前被客户问什么莫名其妙的专业问题的时候,许安都是让刚子来回答的。

    “这啊,这个是因为我们技术不够的原因。”刚子赶忙说道,“这个花纹啊,还有这个装饰物啊。我们都没有足够的工匠来搞。所以就弄得有些丑。”

    “可惜了。”吕将军感慨道。“若是鞑子们打过来之前,我倒是可以帮你们联系一批擅长此物的民间工匠。只可惜因为连年的战争,这些工匠都跑去临安了。”

    “这个我懂,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嘛。”刚子大大咧咧的说道。

    “唉,两位倒是终于说了一句我能轻易听懂的话。只可惜。”吕文焕瞬间听懂了刚子这句话的意思。

    但是他只说了半句,便说不下去了。

    许安见状拍了拍吕文焕的肩膀。对于这种情况他也深有感触。他有时候打游戏的时候也经常遇到自己在前面打团,队友在后面吃兵线的事情。

    直升机的速度很快,不到一个消失,许安等人就看到了樊城城墙。

    为了防止被樊城守军的弓弩误伤,许安直接让驾驶员拉高了高度,飞入了樊城的城主府上空。

    直升机开始缓缓下降,螺旋桨搅起的巨大破空声吸引来了众多人围观。

    樊城的百姓和士兵刚开始还以为这是什么奇形怪状的大鸟呢。但是等到了直升机下降到五六十米高度的时候,众人才意识到,这东西很可能人造的。

    毕竟古代人就算是再傻,自然造物和人造物还是能分辨清楚的。

    樊城守将范顺天本来在府上和同僚们商量如何坚守的事情,突然手下来报,说是天上出现了一个怪东西。

    于是范顺天赶忙穿了轻甲走了出来。

    “弓弩手呢!”范顺天以为这个东西是蒙古人建造出来的,赶忙大声呼喊守卫在城主府周围的弓弩手。

    战争事情的军人神经都是紧绷的。不多时,数十个弓弩手就找到了适合射击的位置,紧紧的盯着这架正在缓缓降落的直升机。

    “喂,老范,是我。别开弓。我在这里面呢!”

    就在范顺天准备指挥弓箭手射击的时候,突然这个奇怪的东西发出了巨大的声音。

    范顺天一听,这特么不是驻守襄阳的吕文焕的声音吗。

    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范顺天还是让手下暂且不要射击。直升机缓缓开始降落。但是城主府附近并适合降落的地方又站满了樊城的士兵,许安索性让直升机降下了软梯。

    吕文焕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毕竟是个将军,身体素质非常不错。

    他抓着软梯,很快就第一个降落在了地面上。

    “吕文焕,还真是你!”范顺天看到落下来的人影,顿时就确定了刚才说话的还真的就是此时本应该镇守在襄阳的吕文焕。

    “可不就是我嘛。”吕文焕走过去正要开口让范顺天驱散周边的士兵,好让直升机降落。

    但是范顺天可一点儿也没有看到老熟人的样子。

    他立刻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刀看着吕文焕说道。

    “吕文焕,我问你,你是不是投降了鞑子!”

    “老范,你这是什么话。我吕文焕怎么可能投降鞑子。当年有人劝我投降,可以抱歉吕氏一门。但是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吕家要是保住了,那我大宋可就不保了啊。”

    “真是这样?”范顺天认为吕文焕要是来劝降的,肯定不敢这样说话。于是指着天上的直升飞机说道。

    “那,这玩意儿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