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基建狂魔从给秦始皇筑长城开始 > 第十五章更改的施工方案
    看了老张递过来的工程更改方案。

    许安发现换地方施工和换方法施工并没有什么区别。

    换地方施工需要清理掉周围的蒙古军队,而换方法施工。老张给出的方法是改为埋管法。

    这种施工方法要比许安原来用的方法更加省钱,并且也更省心。

    但是,这种施工方法同样需要将周围的蒙古军队清除干净。

    因为埋管施工的原理是截断两边的河流,然后挖开河道中间,埋下管道充当隧道。

    这种施工方法省时省力,但许安一开始没给郭靖推荐这种方法的原因是一个小小的悖论。

    那就是许安没办法向郭靖介绍这种施工方案的施工方法。

    毕竟开展这种施工方案的前提是清理干净或者是最起码让围困襄阳樊城的蒙古军队彻底后退出去,不会对施工造成阻碍。

    这种事情许安的确能办到。但郭靖要是知道许安有这种本事,肯定不会找许安修建什么隧道啊,直接雇佣许安将蒙古人杀光了不就好了。

    如果许安非得给郭靖修建什么隧道,许安害怕万一等到他们将襄阳城池周边的蒙古人击退以后,郭靖来一个反手取消订单那他就傻眼了。

    这倒不是许安怀疑郭靖的人品。而是这个五十多亿的大订单牵扯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郭靖那边可以信得过,黄蓉万一撺掇郭靖毁约怎么办?襄阳城的百姓为了避免许安的工程队里的外人留在襄阳,连同守将吕文焕一起劝郭靖毁约怎么办?

    一方面是素不相识的异人,一方面是黎民百姓。

    许安倒是真的不敢赌郭靖回做什么决定。

    干了这么多年工程,许安深知一个道理,最不能试探是人心。

    万一到时候郭靖真的毁约了,然后站在许安面前说要杀要剐随你便,许安也下不去手啊。

    就算是下得去手,一条命也抵不过五十亿的订单啊。

    所以,如果想要让郭靖和襄阳百分百保证会遵守合约,那么就得让蒙古人这个襄阳最大的威胁一直保持着威慑。

    哪怕等到工程完工了,许安这边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再请军方出手扔几枚炸弹将整个蒙古营地夷为平地都行。

    “不行,老张。”许安想到这里,立刻对着老张说道,“咱们既不能到城外去开工,也不能直接隔断汉江水用埋管法造隧道。”

    “不是,许总。你这是什么意思?!”老张跳脚了。

    “你难道让工人们继续冒着随时塌方被淹死的风险继续在下面掘进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许安赶忙跟老张说了自己的顾虑。

    “你甭说这么多,我也不听。我是负责抓安全的,你是负责签和同的。我不管你这个合同是怎么签下来的,有什么顾虑。

    反正我这边,只要安全验收不通过,你就别想开工。要么你把我开了,让我滚蛋。要么你就开车从我身上碾过去。否则从今天开始,这地下掘进的工作,必须停下来!”

    老张越说越气,直接将自己的蓝帽子摔在了许安的桌子上。

    许安也被老张吓得不轻。他赶忙说道,

    “老张,我的意思不是让人继续掘进,我的意思是让你再想想有没有其他施工方案。”

    “就这么两座城,就这么一条河。你要挖隧道,要么隔开河水埋管子,要么另外找个地下岩层稳固的地方挖隧道。

    就这么两个方法,你还要我咋想办法。难不成让我把这个隧道修在天上吗?!”

    “等等!”

    许安突然打断了老张的话。

    “你刚才说什么?”

    “我刚才说,就这两个工程方案!你爱干不干!”老张对着许安吼道。

    “不是,最后一句。”

    “隧道修在天上这句?”

    “对,就是这句!”许安拍手说道,“水下面的隧道修不成了,咱们天上搞一个不就好了?”

    “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老张还有些不明白。

    “不不不,我们都没疯,你过来看这个图纸。”

    许安将施工方案用的,南宋时期襄阳樊城的图纸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又从一旁拿了平板,划出了现代襄阳樊城的地图。

    “你看,这是现代的地图。在这个地图里,樊城并不是单独的一座城市,而是被包括在了襄阳里面,被称之为FC区。

    咱们之前做方案的时候,一直盯着古代的图纸看,都快忘了,在现代襄阳和樊城是一座城市。”

    “你什么意思?”老张摸着下巴盯着地图,还是没有搞懂许安想干什么。

    “我的意思是,襄阳和樊城在古代被划分为两个城池,一方面是有河流阻挡,一方面是古代没有办法修建一个规模巨大的,跨江的特大城市。

    但是古代没有办法,现代有啊。我们直接用速干水泥,沿着襄阳和樊城的城脚往外拓展城墙,然后将襄阳和樊城的城墙都直接修到河边。”

    “然后,是不是直接用钢架构铺平湖面,然后修建巨大的跨江拱桥将两座城池连在一起!”老张终于明白了许安的意思。

    “修建拱桥有什么用。古代人可以用在江水上仿制木头的方法冲击拱桥,拱桥不一定安全。我有一个更夸张的想法。”

    许安拿着平板,开始在上面作画。

    “咱们不修什么桥,直接在汉江上修建两个巨大的水上城门,然后将这两个水上城门的城墙和襄阳樊城的城墙相连接,然后在两个水上城门中间修建水上城堡,城堡与城堡之间相互连接,形成道路,打通襄阳和樊城之间的联系。”

    许安接着开始画图。

    “就如同一座有着巨大城墙的水上威尼斯一样,我们直接用一个拱形建筑,将整个江面围建起来,在江面上修建起一座与襄阳和樊城相连的城堡群!”

    “你这是打算直接在襄阳和樊城中间,修建一座江上城市啊!”老张被许安的奇思妙想吓到了。

    “你说,这工程咱们能不能干!”

    “能干!”老张果断点头,“而且工程难度并不算太难。修城墙这活儿在,咱们上次在秦始皇那边已经修顺手了。没有难度。

    颇有难点的就是如何在江面上修建起一座城市。对于古代人来说,这肯定是没有办法解决的一个难题。但是对我们来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老张嘿嘿一笑,想起了什么。

    “没想到我年轻时候,帮人修了那么多盗版的水上威尼斯,到现在了,居然还干回老本行了。”

    老张这么一说,许安也回忆起了自己如何是把老张招聘到公司的。

    一次许安去杭州旅游,看到了一个仿照威尼斯建造的水上别墅群,便忍不住嘲讽了几句做这个方案的人太不要脸在,只会盗版别人的。

    哪知道这个工程的设计师就是老张,两人大吵了一架之后,许安发现对面的专业知识居然比自己还吩咐,自己居然吵不过他。

    生平就靠一张利索嘴皮子和专业知识混日子的许安立刻对老张来了兴趣,直接出手将老张挖到了自己的公司里。

    当然,这次许安和老张想要修建的,可不是什么盗版威尼斯,而是独属于他们的,襄樊水上连城。

    因为不涉及什么特别复杂的工程难题,所以这次出设计方案很快。

    襄樊水上连城,顾名思义,将作为襄阳樊城城防系统最重要的一环,连接襄阳和樊城。

    这项工程的规模明显要比襄樊水下隧道大很多。工程队里的设计师们预算下来,大约要划掉将近六十亿,比原计划要贵出十多亿,但是施工难度却下降了不少。

    因为手里已经有了五禽内功作为打底,所以选倒也不在意这多出的十个亿。

    当他拿着这个图纸找到郭靖的时候,郭靖听完了许安的计划,觉得许安疯了。

    “许先生,非是我家夫君见识少,而是您这个方案也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黄蓉走上前来说道,

    “您是直接打算在襄阳和樊城中间修建在一座建立在水上的城市。况且不论如何在湍流的江水上修建城市,单单就这个防备蒙古人骚扰袭击一事,您如何解决?”

    “这个我有办法。”

    “您想让负责保护您工人的那些神秘士兵帮助我们对抗蒙古人?”郭靖和黄蓉的眼睛瞬间亮了。

    “不是。我和你们说过了。他们只负责保护我的人的安危。不会帮你们对付敌人的。但是我们可以帮助你们对付蒙古人。”

    “如何做?”郭靖和黄蓉一起开口问道。

    “第一步,在夜晚,用速干水泥在襄阳和樊城周围修建起大量的箭楼,拱卫修建城墙的工程队。”

    夜色如洗。

    位于襄阳和樊城外十几里地的蒙古人营地安静的发不出任何声音。

    对于缺少照明手段的古代人来说,夜晚最好安安静静的待在房里,尽量避免出去。

    毕竟在这个时候活动的,要么是更夫要么是奸细。若是没有命令在夜晚私自在营中走动,是要被砍头的。

    但是很快,一些负责值守的士兵就发现了异常。

    远处襄阳和樊城的方向,突然有极其明亮的灯光亮起,仿若白昼一般。

    即便是隔了老远,他们也能感受到这明亮的灯光。

    值守的士兵很快就将此时报告给了将军,但是几个蒙古将军坐下来一商量,觉得还是不要擅自妄动为好。

    毕竟从后方正在缓缓原来的回回炮零件和工人正在向这里赶来。这些蒙古将领坚信,只要有了回回炮,那么打破襄阳樊城指日可待。

    一个蒙古将领原本还想派暗探过去查探一下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因为上次武功极高的十二位暗探潜入襄阳一个都没有回来,所以这次没有暗探愿意平白丢掉性命,都很抵制。

    于是蒙古将领便决定什么都不做,再等几日看看。

    于是又过了几日,每天晚上襄阳樊城那边都会亮起如同白昼的光芒,这些蒙古将领终于坐不住了。

    我晚上不敢去,白天还不敢去吗?

    于是蒙古大军直接出动,逼近到了襄阳樊城的城墙下面。

    然后,这些蒙古人就傻了眼了。

    因为仅仅几日的功夫,襄阳和樊城的外面就多了几座用看着好像是一种石材的材料搭建的箭楼。

    “将这几个箭楼拿下来!”蒙古人不相信这几座用了几天时间就搭建起来的箭楼能有多么牢固。

    蒙古人立刻推动木幔和钩车开始缓缓向这几座箭楼前进。

    真实的古代战场肯定不是影视剧里演的那样,士兵们隔着老远,举着一个梯子就往城墙上冲。

    那不叫攻城,那叫送死,但凡是大脑正常的士兵都会拒绝这种行为。

    古代的攻城器械多种多样,人类在自相残杀方面的发明总是最顶尖的。

    所谓的木幔,便是一种装有木板掩护的攻城车。因为守城方是站在高处往下射箭,箭矢的角度是不变的。

    所以攻城方用这种前面装有木板的人力车就可以轻松的将大部分箭矢挡下来。

    这要是再死了,只能说自己的命不好了。

    大量的士兵在木幔的掩护下,推动这钩车很快就靠近了这些仿佛一夜之间凭空变出来的箭楼。

    钩车也是一种极其古老的攻城利器,它主要是用来破坏城墙的。毕竟再坚固的城墙也是用砖头建成的。

    若是找到一些城墙上不牢固的地方,用钩车对准这些地点世界拉扯,很有可能会破坏城墙的结构,起到攻城的作用。

    但是这些蒙古士兵好不容易将钩车推到了箭楼前面,却突然发现了一个傻眼的事情。

    因为这些箭楼根本没有钻石的缝隙让钩车来扒。

    眼瞅着箭楼上的宋军守军都开始往下扔石头,倒热油了。底下的们蒙古士兵依然没有办法让钩车和箭楼挂在一起。

    于在守城方没有出任何伤亡的情况下,攻城方开始出现小规模的伤亡。

    这是很打击士气的一件事情。

    等到手下的士兵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了蒙古将领以后,这些将领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些一夜之间建造起来的箭塔会这么牢固。

    “用冲车,直接将整座箭楼撞塌!”蒙古将领认为,这应该不是箭楼太坚固的原因,而是箭楼所用的石材因为没有缝隙,不适合用钩车推垮。

    当然,这种粗活脏活一般都不会由蒙古人自己动手,而是由跟着蒙古人的其他种族的仆从军来干。

    于是,苦逼的仆从军们在木幔的保护下,开始推着冲车向箭塔方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