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基建狂魔从给秦始皇筑长城开始 > 第十九章黑玉断续膏的拍卖
    在确定了黑玉断续膏在经过内力烘焙药材以后的确有用,许安便带着试验机构经过试验后的数据找到了贝子美和蒋文宇。

    “你是医疗专业的,这个是你的领域。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

    蒋文宇听完了许安的讲述,转头看向了贝子美。

    “我的建议就是赶紧将这个配方配卖掉。”贝子美开口说道。

    “为什么我们不拿来自己赚钱呢。就和五禽内功一样。”蒋文宇有些舍不得。

    这可是神药啊,医药行业的暴利即便是他一个外行人也略有听说。

    这张配方绝对是价值千金。

    “哥哥,五禽内功那是健身用的,不用经过审核上市,反正只要有人认可就可以自己拿来做生意。

    但是医药行业,想要审批一个新药,你得花上好几年的时间!我们要是有那个时间等到审批过去,培养草药烘焙师,然后再向医院推广,估计挣的钱都有这个好几倍了。”

    “有这么夸张?”许安倒是对医药行业不是特别了解。

    “比这个夸张的多。咱们虽然有药方,这种药也被证实确实有效。但是想要上市,还是得经过临床试验。

    光是三期临床试验可能就需要两到三年时间。而且有可能还会要求你进行第四期的临床观察。

    更重要的是,就算是审批通过了,可以上市了,你还得逐个医院推广。医药行业是一整条完整的利益链。这不是说你手里有个什么灵丹妙药就可以推广到医院的。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如果不和行内的巨头合作,是很难推广开来的。

    而且在推广的过程中,还会遭到各种同行的捣蛋。毕竟你这款新药上市了,效果好,那么必然会对同类药品造成冲击。以这些药品赖以为生的那些厂商一定会想尽办法抹黑我们的药。

    虽然这款药的前景的确不错。但若是自己拿来售卖的话,就算是运气好,两年审批过了直接上市。我们也得花上五六年时间才能推广开来。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建造制药工厂,给药草烘焙师的培训,和各大医院合作需要付出的费用,这些一个个需要花钱的项目,绝对会拖得我们资金一直不会太健康。

    “这的确很麻烦。”听了贝子美的话,许安倒是没有太多沮丧。毕竟这个药方他本来就是打算用来拍卖出去拿现金支付工程款的。

    不过经过贝子美的这一番介绍,许安也终于是明白医药这个行业外人的确难以进入。

    于是三人联系了一家经常合作的拍卖公司,邀请了一些医学界的富豪对这张药方进行了拍卖。

    棣月医药公司出价十六亿。

    十六亿一次,十六亿两次。

    康健医疗公司出价十六亿两千万。

    拍卖会上,药方的价格不断上涨,但是出乎三人意料的是,上涨的价格并不是很快。

    坐在后台通过监控器看着这一切的三人皱起了眉头。按理来说不应该是这种情况啊,这种价值上千亿市场的药方,虽然受限于需要用内力烘焙药材,但是价格怎么会这么低。

    毕竟这张药方就算是不用内力烘焙药材,只需要研究清楚其中是哪些药材成分在起作用,也可以利用科学手段将这些成分提取出来制成现代药剂。

    不存在会受限于学内力的人多少的问题。当然,这个时间可能会很久,但这绝对是值得的。

    蒋文宇有些坐不住了,站起来询问贝子美道,“是不是你邀请来的这些人没有专业眼光,不然为什么价格上涨的如此慢。我们的底价是十五亿,这都半天了,才叫到二十多亿。”

    “我在这个圈子干了这么多年,这次可是将我的老板都得罪了,这才将整个中国医药圈子的大佬都叫了过来。怎么可能是我找的人不对!”

    贝子美有些激动的喊道。

    “好了好了,你两别吵了。”许安赶忙开口安抚了一下两人。

    蒋文宇是个财迷,这次先期他掏出的三个亿有些是借了高利贷掏出来的,所以现在眼看到手的钱要减少了,自然着急。

    而贝子美之所以能联系到这么多圈内大佬,是因为他现在已经从自己原来的医药公司辞职了,和前老板彻底撕破了脸皮。

    毕竟前老板让他来和许安谈生意,哪知道谈着谈着,她直接甩开自家公司单干了。

    虽然贝子美肯定要赔偿一大笔违约费,但这也绝对无法弥补公司的损失。

    对了,今天贝子美的前老板也坐在下面参与竞拍,不过一直没出手,不知道是不是专程来看贝子美笑话的。

    “几位,其实我倒是理解这种情况。”

    拍卖行的老板,一个六十多岁的帝都老钱此时也在几人身边陪伴,听到了贝子美和蒋文宇的争执,突然开口说话。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许安好奇的问道。

    “国内其实对于自研药这一块并不是很上心。毕竟药物研制周期长,研发投入大,成本回收的风险也大。

    国内的药厂,单是生产那些已经过了专利期的药已经挣得很多了。大不了再花钱买些专利就好。

    让他们研发新药,就算是老板同意,背后的投资人也不会同意。所以这次前来参加拍卖的人,有心自己研发的,碍于成本问题,不愿意多掏钱。

    没心自己研发的,其实是想买回和国外的厂商搞合资,拿去让国外的研究机构研究。不过这样做的话,很有可能来自国家方面的阻力。毕竟国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种药物的专利权流落到国外。合资研发也不一定会同意的,所以这些人也不敢花大价钱。”

    拍卖行的老板讲到这里,许安瞬间就明白过来了为什么价格叫不高的原因了。

    因为这药方是不准流落到海外去的。

    许安他们邀请圈内富豪的时候,也没有邀请国外的医药公司代表。就是因为不想让这种药方被外国人拿去注册生产,回头生产出来了,又反过来收中国人的钱。

    当然,不是人人都有这种觉悟。国内的买办阶级还是不少的,不过他们也会有顾虑国家可能会插手药方外流的情况,所以也不敢掏太多钱。

    又过了快半个小时,药方的价格才被叫到了二十亿,这绝对不是一个理想的数字。

    就在许安皱眉的时候,突然有个一直没有出手的一个人举起了手。

    “二十五亿!”

    全场皆惊。他们没想到有人会一次性加五亿。众人纷纷望去,发现这是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中年人。

    “这是哪个制药公司的老板?”许安转头问贝子美。

    “我不认识。”贝子美摇了摇头说道,“按理来说国内的医药大亨我都面熟,但是这个人我是真的不认识。”

    “这不是你邀请来的?会不会是骗子?”蒋文宇不放心的问道。

    “这位先生是我邀请来的。”拍卖行的老板开口说道,“他不是干医药的,他是从事体育用品生产的。包括球鞋,体育用具,运动衣之类的,他都有染指。身家过千亿,资金流非常健康。绝对能掏出这么多的现金,几位放心好了。”

    “生产体育用品的,他买这个药方干什么?”三人愣住了。

    “二十五亿一千万!”此时拍卖行,一家大型医药公司的代表举起了手。

    “三十亿!”这位体育用品领域的大亨再起举手。

    这个价格已经非常高了,在场的医疗圈子的大佬权衡了一下,大部分人放弃了,就只有一个还在那里犹犹豫豫的想着要不要举手。

    “三十五亿!”这位大亨看见别人还对这张药方有想法,再次举手。

    这下,彻底没人和他竞争了。

    拍卖结束。

    因为这涉及到三十五亿的现金流动,所以许安三人,拍卖行的老板,还有银行方面的人都在拍卖会结束以后坐在一起过一下相关的手续。

    让许安意外的是,他见到了那天嫌弃郭靖黄蓉夫妇还款能力不强,不愿意贷款的牛行长。

    “牛行长,你怎么也过来了。”许安过去和这位牛行长握了握手。

    这位牛行长面显尴尬,“我过来是为了向刘总提供贷款的。”

    “刘总?”

    “就是我了。”拍下药方的络腮胡子中年人走了过来和许安握了握手。

    “我们公司和牛行长的银行是长期合作关系,我的一部分现金都存在牛行长这里。这不是花了三十五个亿要拍下这张药方吗。

    我寻思着准备把钱从牛行长那里提出来。结果牛行长急了,非得给我整个低息贷款,帮我出一部分钱。”

    这还,真是现世报啊。

    许安看向了尴尬的牛行长。

    当初贷款不愿意贷,现在自己的银行又面临一个大客户要提走现金的事情。这一来一回的损失,牛行长在自家银行内部绝对不好过。

    估计牛行长也是拉着老脸,求了半天才求这位现金流充裕的大亨贷了低息贷款,弥补一下银行的损失。

    “我叫刘建廷。”刘老板坐下来以后,和许安等人做了自我介绍。他简单说了几个自己旗下的品牌,许安居然都买过,看起来的确是位体育商品领域的大亨。

    “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花这么多钱买这个配方。”许安签署了合同以后,将配方和相关的资料交到了刘老板的手上,并且和刘老板签订了带他的手下前往武侠世界学习内功的合同。

    “难道说刘老板打算进入医疗领域?”另一旁的贝子美好奇的问道。

    “哈哈,这配方我暂时不打算拿来大规模生产,也没有想要进入医学领域的想法。”

    “你准备转手卖掉?”许安疑惑的问。

    他们签订的合同上可是有该药方不得二次转卖的规定,就是为了防止药方在经过几手转卖以后被外国人拿去。

    “也不是。”刘老板神秘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