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基建狂魔从给秦始皇筑长城开始 > 第二十九章棱堡,棱堡
    一百五十斤重的,打磨好的石弹,其宽度和箭楼的宽度相差无几。

    在一般人眼中,这样大的石块就算是砸在城墙上,也能让城墙颤抖,继而有可能直接垮塌。

    但是筑造箭楼的水泥的强度可并不是古代的砖石能比的。这种水泥是用在大型工程项目上的,对于承受能力有着严格的要求。

    虽然也并不是不能击碎,但想要一次性击穿这种水泥筑成的建筑,得在局部给予强大的力量。

    而巨大的石弹虽然看着很是吓人,若是砸在城墙上定能砸死一片人,但是砸在这种高强度水泥筑成的箭楼上面,却还是差了点。

    水泥箭楼的表面再次出现了一片裂痕,但是它的整体结构还能支撑,并不会因此垮塌。

    “怎么回事,砸出去的是真的石头吗!”负责监督回回炮的蒙古将军发怒了。

    在他的认知里,投石机是一种强大的攻城武器,若不是石弹打磨不易,投石机运送起来也相当麻烦,那么在在何种工程武器之下,应该没有任何可以抵挡蒙古人铁蹄下的进攻步伐。

    实际上,回回炮也的确是冷兵器时代的重武器巅峰了。虽然他在中国古代历史上的名声不是很大。但这和中国古代的战争方式有关系。

    在中国的古代战争中,较多的强调机动和野战。部队在披甲的同时行动越迅速越好,所以,重型攻城武器这种东西便一直没有发明出来。

    而且,回回炮这种配重投石机因为涉及到复杂的操作和瞄准过程,需要有熟练的职业军人才可以驱动,而中国一旦大一统之后,就很少会有专门经过训练的,专门用于攻城的职业军人了。

    这也是为什么蒙古大军要专门的等候回回炮的工程师和工匠赶来。

    在这样严苛的使用条件之下,蒙古人自然认为回回炮应该是一种发一炮就能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利器,而不是现在这样,打了两炮居然连一个小小的箭楼都没有打下来。

    负责操控回回炮的工匠们也有些发愣。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我要亲自监督你们把石弹放上去。”这个蒙古将军下了马,直接走到回回炮的旁边,看着士兵们将货真价实的石弹给装到了回回炮上。

    “等等!”此时又跑过来一个蒙古将军。

    “不如让三架投石机一起发动,我就不信打不下这个箭楼!”

    于是乎,蒙古军队里仅有的三架回回炮就一起推了过来,另外两家回回炮在试验发射了几次,算准了方位以后,也可以装配石弹。

    这个时候,不仅是普通的蒙古士兵包围过来进行围观,就连襄阳的军民也站在城墙或者其他箭楼上围观这次射击。

    大家伙都太好奇这个箭楼能挺立多久。

    三架巨大无比的回回炮,三枚一百五十斤左右,打磨好的石弹。

    伴随着回回炮工程师的一声令下,三架回回炮同时发射,三枚石弹一起砸在了箭楼上。

    这下即便是强度相当高的水泥也承受不住了,当即从中间断裂,倒塌了下来。

    “嗷嗷嗷!”

    蒙古士兵们发出了震天的欢呼。

    这是回回炮的一小步,却是蒙古军队的一大步。

    今天推一座,明天推一座,总有一天,回回炮绝对能将矗立在襄阳城外面的箭楼全部拆完。

    “老大,我可跟你提前说好。我买的东西绝对没问题。这水泥箭楼倒塌了,绝对不是质量问题。”

    “的确不是质量问题。”

    许安放下了观察回回炮的望远镜,然后叹了口气说道,“失算了,这箭楼造的高了。”

    “高了?什么意思?”刚子不解的询问道。

    “咱们把箭楼建的高了,所以三枚石弹同时砸中箭楼,箭楼才会解体。因为那么高的箭楼无法承受同时从三个地方砸过来的石弹。”

    “那怎么办?”

    “我看蒙古人的石弹估计消耗的差不多了。等到蒙古人走了,我们连夜把箭楼连接在一起,建造成棱堡如何?”

    棱堡是在热兵器出现以后逐渐兴起的一种守城建筑。其实质就是把城塞从一个凸多边形变成一个凹多边形,这样的改进,使得无论进攻城堡的任何一点,都会使攻击方暴露给超过一个的棱堡面,防守方可以使用交叉火力进行多重打击。

    当然,能让防守方便于反击只是棱堡的一个优点,坐在为火炮时代兴起的建筑,棱堡没有采用冷兵器时代将建筑物建造的很高达的方法,而是变得低矮,但是不利于被直接击破。

    在公元一五五二年的时候,神圣罗马皇帝查尔斯五世率四万五千人的大军开始围攻一座城市五个月之久,而这个城市只有五千八百人的守军。

    在冷兵器时代,这并不算太夸张的战力差距。但当时的查尔斯的部队已经装备了大量的火炮,足以攻破任何一个古代城池。就算是襄阳在在这支军队的面前,也绝对支撑不了一个月。

    但就是这五千八百人的守军在工程师圣雷米的指挥下将旧式城墙的背后重新修筑了一道新型棱堡防线。

    但是查尔斯的部队一天内向这座城市发射了七千多颗炮弹,轰塌了七十多米的城墙,但是其背后的棱堡防线依然完好。

    最终查尔斯的部队进行了数次伤亡惨重的强攻均告失败。天气也越来越冷,并开始下雪,这场围攻最终在冬天结束。

    查尔斯的部队撤离后,出城的守军发现了外面一片惨淡情景:到处是坟地和伤兵,武器和其他各种器械也被纷纷遗弃,似乎这里经历的不是一次围城战而是一场大败。

    刚子在搞清楚棱堡是什么东西以后,摸了摸头,怜悯的看着远处的蒙古人说道。

    “老大,咱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拿热武器时代的防守建筑去欺负一群认为投石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攻城武器的蒙古人。”

    “那怎么办?”许安一摊手。

    “咱们和襄阳的合同还没完结呢。我们有义务保护我们的甲方在履行完合约之前的安全。

    这就好比有个人欠了你一堆钱,你为了让他还钱,还得保护他不能让他破产。”

    “确实。”刚子重重点了点头。“那就让蒙古人倒霉去吧。”

    在接连攻破襄阳城外的几座无人箭楼以后,蒙古人手里的石弹损失的也差不多了。

    于是蒙古人没有继续进攻,反而是派遣不对在盾牌和木幔的掩护下将还能用的石弹给拖了回去,准备明天继续进攻。

    而蒙古人这边刚刚撤离,大地陷入了黑暗,许安这边的工程队就开始出动了。

    大型的夜间探照灯被挂在了外围的箭楼上,将箭楼之间照的一片雪亮。

    手里拿着各种设备的工人们走出了襄阳的城墙,在特种连队的保护下,接近了襄阳城外中间部分的箭楼,然后使用浇筑机以棱堡的形式,将箭楼和箭楼之间浇筑起来。

    虽然是加班,但是工人们都干的热火朝天的。因为晚上工作算是加班,三倍的工资许安是实打实的给他们发。

    虽然在襄阳这边工作,没什么娱乐活动,但是消费也低啊。

    这帮工人们随便网购店什么小镜子,打火机之类的东西,在襄阳城转手就能卖上高价,然后便是花天酒地,其乐无边。

    特别是工人们知道他们往返与两个世界的时候,时空通道会帮助他们自动消灭所有病毒,更是无所畏惧。

    毕竟在非洲的时候,大部分工人即便是憋得慌,也会害怕染上什么不治疾病。

    但是在这边就彻底放开了。更何况这个时候艾滋病之类的病还没有出现呢。

    所以,为了更好的攒钱,为了更好的潇洒,这些工人们干活是无比的积极。

    蒙古人那边也注视到了襄阳城这边的动静。但是有了之前几次的教训,蒙古人可不敢在黑夜中靠近襄阳城墙。

    即便是有几个胆子大的暗探想要偷偷摸摸的潜入,但是人还没到跟前,就被热检测仪发现,然后要么死在了当场,要么被麻醉弹和电击枪击中,抓回去当实验材料了。

    于是蒙古人只能对襄阳城下面的景色装作视而不见。

    “让他们去修。”蒙古将军们认为襄阳城的力的人可能有是在半夜偷偷修建箭楼。

    但是按照以往的经验,襄阳城一夜也就能修建两三座箭楼,只要他们打的够快,襄阳城绝对修不急。

    而且,修建箭楼需要大量的砖石,蒙古人也不相信被围困起来的襄阳守军能有这么多建筑材料无限制的修造箭楼。

    所以蒙古将军们让士兵不要理会那闪亮的灯光,安心睡觉等到第二天继续去推箭楼。

    古代的夜晚总是漫长的。

    等到太阳出现,蒙古士兵用过早餐,穿戴好铠甲,装备号武器。然后他们便推动着回回炮开始重新向襄阳城进发。

    因为害怕高空之上的那个神奇的鱼竿钓起巨大的石块砸下来,所以蒙古大营现在距离襄阳城很是有一段距离。

    等到蒙古士兵辛辛苦苦推着回回炮靠近襄阳城外的箭楼群的时候,所有的蒙古人发出了疑惑。

    我是谁?我在哪儿?襄阳呢?箭楼呢?

    为什么我们面前有一道这么长,这么宽,而且还奇形怪状的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