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回我的二零零八 > 第二一十三章 旁敲侧击
    果不其然,早餐点了四人份,两个人刚好吃饱。

    到收银台付款,姜真羽认为这家灌汤包很好吃,还有多打包一笼带走的意思,唐赫简直想装作不认识。

    这全宇宙无敌美少女简直是女艺人中的BUG,是真的怎么吃都不怕,还饭量奇大。

    想着火车要坐很久,车上盒饭又难以下咽,唐赫特地加钱让商家给准备保温袋,另外多打包了些吃的备上,少的话,估计吃时根本没他的份。。

    饭店出来,想起从公寓出来杨宣仪悄悄走到身边的嘱咐,唐赫又在沿街找了家服饰店,买了双加绒休闲鞋换上。

    昨晚出去买生日蛋糕,衣服和鞋子都湿了,衣服在暖气片旁晾了一夜就干了,鞋子到早上则还有点潮,杨宣仪叮嘱他出来就找店子买鞋子。

    换了新鞋子,便直接打车去火车西站,唐赫又买了四张快到点的直达溯州车票,随后又和姜真羽匆匆进候车室检票进站。

    四张卧铺刚好是一个车厢,唐赫原准备不是就多买几张的,不是说浪费,而是姜真羽现在人气真的蛮高。

    燕京去溯州现在为止还没开通动车,高铁更是要几年之后才建,特快则需要十多个小时。

    这么长时间,不能让姜真羽一直戴着口罩墨镜吧,也不能一句话都不说吧,万一被别人认出,火车又是那么狭小的空间,很容易出事故。

    再者,贸然和别人一同坐火车出行,特别是陌生男人,当然这个人特指的他,爆出去的话,容易招惹一些花边新闻啥的。

    顺利上车,找到车厢,姜真羽行李就一个随身包包,唐赫更是两手空空,所以没什么要收拾的。

    火车缓缓启动开出,很多人还在找车厢找座位之类的,过道上的旅客络绎不绝。

    唐赫让姜真羽先待在包厢里,并把这个软卧车厢门给拉上,他则坐到对面窗边的折叠座上,一边看着来往的人别误闯车厢,一边苦恼的想着事情。

    他所苦恼的事情,和杨宣仪有关,或者说,更多是他自身问题。

    先前确定对杨宣仪的感情,再到东平吻了杨宣仪并表白,他确定自己十分的喜欢杨宣仪。

    可等后面回到青石一中,才恍然记起,自己现在的身体可还个十七岁的少年啊。

    即使他如今个头不矮,稍稍装扮一下说是二十来岁也问题,可他现在始终只是个刚上高一的少年,而不是和杨宣仪相处的那个成人身份。

    那之后,通电话聊天时,他不断的旁敲侧击,总结起来,就是问杨宣仪,对恋人间女生大男生五、六岁怎么看。

    没想杨宣仪对这话题很“激动”,言语之中透露出的信息,似很抗拒这种年龄差,反过来还说了一堆这样年龄差情侣是多么不好,还举了不少圈内例子。

    聊到后面,还聊到男的大女方很多也是不行的,同样也举了很多例子,还说起一些圈内实例,比如某几个女艺人嫁年龄稍大富豪的惨淡下场。

    并言如果是她则不会这样选择,只想平平淡淡的交往,而且进入这个圈子前,杨爸爸杨妈妈就和她认真谈过,说以后万一交往什么的要慎重考虑这点。

    比如那些有钱人和女明星交往,看中的是什么,不言而明,一旦这新鲜感过去了,肯定会找另外年轻的漂亮的。

    再说了,这类人对很多女人又比较有吸引力,出入场合常被一些别有用心的漂亮女人围绕,很少有能经得起诱惑的……

    唐赫本是要旁敲侧击一下,没想杨宣仪直接坦明了她的恋爱观,这下子,不光是学生身份问题,连他另一个身份也成了雷点。

    昨天傍晚和杨宣仪单独待在客厅沙发聊天时,他又“无意”提起这些,得到的答案和之前电话里无二,否则也不会像此时这般苦恼了。

    正想着,忽听车厢里一声惊呼,他视线从窗外移向车厢,见一个理着寸短平头的小青年不小心闯错包厢,拉开门吓到了里面正脱羽绒服外套的姜真羽。

    小青年眼神跟个钉子一样,向戴起墨镜要重新穿起外套的姜真羽道歉时,身子往车厢里挤,唐赫微皱眉头的起身。

    与此同时,往另一个方向的火车,开出燕京不久,雪就渐渐停了。

    杨宣仪一行坐火车抵达武靖市,地上就连积雪都看不到了,只气温依旧寒冷。

    燕京去海南的火车,直达特快都要近二十个小时,更别说特快了,不像姜真羽去溯州,半途要是下车再换乘飞机,怕是没有直接坐到溯州来的快。

    而杨宣仪要一路的坐火车赶去海南,等到了估计通告也结束了,所以一到武靖,四人便下火车赶赴城市另一边的机场。

    天悦娱乐在武靖有分公司,如今的杨宣仪,算是公司旗下当红的二线行列,玲姐一个电话,分公司马上派了辆商务车来火车站接人。

    火车站离机场较远,加上中间堵车,估摸得一个小时左右能到。

    上车后,坐后厢头排舒适座椅上的杨宣仪,靠在椅背上假寐。

    直到此刻,一颗柔软的心仍被浓浓幸福所沉浸着。

    前天还很失落的离开海沙,没想那家伙竟突然来了燕京,出现在天桥的那刻,差点控制不住的要扑进他怀里呢。

    幸好没那么做,否则肯定会被他嘲笑的,女生要矜持些的,对不对。

    还有昨天,那家伙在公寓竟然把手伸到她衣服里,还敢往上……摸……

    哼,坏家伙,要不是真羽忽然过来,她可是……对,她是准备一晚上都不理那家伙的,真就是真羽说的,就是个大色狼!

    嘻嘻,真羽过来,那家伙一下子没机会使坏了,急的不得了呢,铺被子时还敢冲她打眼色,真的是,真羽可还在呢。

    而且那么晚了,她怎么可能偷偷从卧室溜出来,还有,让她一个人从卧室溜到客厅他睡觉的沙发那里,想干嘛,肯定没、没想什么好事,哼!

    害得她一晚上都没睡好,在床上和真羽一直心不在焉聊到很晚,后来连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