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二章 找茬
    面对陆升的问题,盛莱再次卡壳。

    “我,”

    “我也不知道,只记得醒来后就在这了,之后的事便不记得。”盛莱有些紧张。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陆升见她说话紧张,且可怜的样子便没有在追问。

    挥了挥手,转身继续掏出诱饵,弓箭准备步伐缓慢继续向前行。

    盛莱一声不吭尾随在他身后,不难看出他是在捕捉猎物。

    瞄了几眼陆升背后的篓子,里面狩的都是些小东西,小兔子也猎杀,不免有些太残忍了,盛莱在心里给陆升大大的画了一个叉。

    想当初盛莱可也是狩过猎,且收获还不小呢。

    忍不住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个诱饵虽然用心,不过却只能小胜,不能大胜。”

    “如果你想收获更多,光靠这个方法是不能胜利的。”

    话音一落陆升脚步停顿,猛然回头望向盛莱:“我是打不过好吗!”

    陆升苦笑了下,毕竟实力悬殊,想当初他还是靠着师傅给的黄阶初级功法,实力才提升到一品中期。

    没办法谁让陆升根骨资质差,若换作其他人肯定一连升好几个品级。

    天地玄黄阶四个等级功法,一旦修炼成了足以称霸落云国,都知道修炼没有捷径,越炼高级的功法便越难,如今落云国似乎没有人能修完天地玄黄阶。

    黄阶虽然在四个等级里面属于最普通次的,但潜心修炼起来不说增长多少实力,至少可以提升到一品巅峰直上二品。

    想到这,陆升再次苦笑了下,心想若是自己资质好,能打得过谁想天天捉小的吃素。

    盛莱大眼望向陆升,一语未发,他摆了摆手,扭头继续干自己的事。

    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指着盛莱,眼底复杂的思绪隐藏不掉他对她的好奇。

    “你是如何看出我在比赛?”

    盛莱摇了摇头并未急着回答,而是瞥了几眼他手腕上的环圈。

    陆升低头看着手腕上佩戴的环圈,嘀咕眼神不错好使。

    “姑娘倒是心思细腻,好使。”陆升笑了笑。

    继续道:“你说得不错,光靠这个方法的确不能获取更多,但现如今于我而言足矣。”

    说着陆升脸上微笑的表情渐渐淡了下来,多了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

    语气里还带着无可奈何,似乎看透了所有。

    盛莱很不解,望向他怎么有种看破世俗的感觉。

    盛莱上前一步摁着下巴道“如果我能,”

    本想给陆升点建议,不料话未说完却响起了另一道粗犷的声音。

    “陆师弟,你在做什么?”来人说话的是陆升师兄詹敬龙。

    詹敬龙是这次狩猎赛的负责带领人,按照赛规陆升本应该是跟随詹敬龙那一队前行。

    仅是因为詹敬龙掺杂了私心,况且陆升只会拖后腿,便借口追猎物让陆升自生自灭。

    表面上说是让陆升提高自身素质,加强锻炼的机会,实则却不以为然。

    詹敬龙从小便不喜陆升,处处想找陆升的茬,只要逮到了机会一个芝麻皮的小事他便会紧紧揣在手里不放。

    就好比眼下,得知陆升与一位陌生女子在谷里有说有笑,听了后不顾比赛带着一众弟子气势汹汹奔陆升这边来。

    听到詹敬龙等人怒喝的声音,陆升很淡定地回头看着他先是行了个礼。

    “见过詹师兄。”不管怎么样规矩不能破。

    陆升表现得越是不在乎,不担忧也不畏惧,就越让詹敬龙心里不舒服。

    一气之下伸出手甩了陆升一掌,力度不轻直接将陆升拍到了数米外。

    “砰砰!”由于他资历比较差,更不会是詹敬龙的对手。

    也不可能承受得住他的七八分力度,眨眼间陆升已被詹敬龙拍飞撞在树上。

    整个人悬着狠狠落地,树叶随风飘落,掉在陆升的身上。

    嘴角噗呲,血迹蹭往下流。

    旁边盛莱撞见这一幕,不敢多说,而是快步来到陆升跟前将他扶起。

    把他扶到了旁边的岩石上坐着。

    很快詹敬龙注意力转到了盛莱的身上,嘴角浮起抹冷笑。

    心中不停窃喜:哼哼,竟然敢私自放不相干人等进玄卿谷,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

    “陆师弟,这次就不要怪我故意针对你。”说完詹敬龙瞄向盛莱,指向她道“你私下跟姑娘约会,更是大比之际,可是不把规矩放在眼里啊!”

    听詹敬龙意思,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

    陆升瞥了盛莱几眼,五味杂陈的思绪,虽然素不相识但看着也的确可怜,本来就已经这样了更不好说把她单独推出去,于是陆升不做反驳也不做解释。

    抬头望向詹敬龙淡定道:“愿听詹师兄处置,只是她是无辜的。”

    “你,”詹敬龙很讨厌陆升一副烂好人的样子,他讨厌陆升这样已经很久了。

    詹敬龙深知陆升的脾气秉性,怒气甩了甩衣袖,指向俩人喝道“带走。”

    “陆升谷中约会陌生女子,私自带人进谷,今日狩猎比赛结束!”

    “是,詹师兄。”

    一声令下,狩猎比赛便结束,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有人沮丧,有人庆幸,甚至有人把比赛的结束的源头怪在陆升的头上。

    若不是他私自放外人进来,比赛能结束吗!

    奖品啊,奖品就这样消失!

    一路上,陆升和盛莱被人押着走,还迎来了其他弟子鄙夷。

    甚至还有弟子在窃窃私语,话语里尽是讽刺陆升。

    陆升把这些听在耳朵里,却不会放在心上,因为这些于他来说并不重要。

    盛莱小心翼翼扭头看向陆升,又是满脸不解。

    别人都那样在背后议论纷纷,他倒是真能忍。

    要换在以往,若是有人这般对自己早就已经把他甩大街了。

    不过这些都是过去式了。

    盛莱想到这些过去式,眼神暗沉仰天抬头: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呀?

    我要怎么才能回去呀?

    盛莱满脸沮丧,还有无奈,低声叹了口气。

    脑子里想起最后一刻,爱宠为了救自己却陷入了火海中。

    想着眼睛瞬间湿润,眨了几下沿着脸颊微微滑落。

    轻微缩了缩鼻子,下意识便想起呼叫小嘟:“小嘟,小嘟在吗?”

    呼叫完后,盛莱才想起眼下这个世界不比洛星,能不能呼叫成功都还不一定,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

    “呵呵,既来之则安之吧。”盛莱心里嘀咕,无可奈何接受眼下现状。

    就当给自己放假,来环游世界了吧!

    ......

    玄卿谷,会客厅。

    詹敬龙命手下的人把陆升和盛莱两人按压跪在厅里。

    斜过头附在一旁弟子耳边道:“去请代师兄过来,就说陆升私自带陌生人进谷,触犯了规矩。”

    “好詹师兄,我这就去。”

    那名弟子得到詹敬龙的指令后,立即迅速地冲出会客厅,兴高采烈跑向梨园院。

    心里则是在暗自窃喜,等着看热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