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三章 反转
    梨园院,是谷主大弟子代一的居所。

    由于谷主外出至今未归,谷里上下大大小小的事都由代一全权负责管理。

    代一一向不问外事,但却比任何人都清楚外界的状况,以及每个人都干了什么。

    但凡只要不闹出了人命,芝麻皮的小事他几乎一概不理会。

    整日待在梨园品着花茶,不喜外出也不喜别人来打扰,尤其是在他品茶的时候。

    若是谁在他品茶的时候打扰了,那么一个月的分例就要飞了。

    所以在谷里但凡了解他的,都不会触犯这条致命门。

    梨园院亭子里,身穿一袭淡蓝色衣裳的侧影,坐在桌子前手端着茶杯。

    旁边站着四位弟子,分别为两男两女。

    他放下茶杯望向其中一位男弟子司立道:“你命人把这里收拾一下,随后与我去会客厅。”

    “是,代师兄。”

    “不过代师兄往日都是不管这些琐事,怎么今日?”

    “如今师傅不在谷内,以詹敬龙的性子我若再不出手便平息不了,何况维持谷里秩序是我的责任。”

    代一回眸低声叹了口气,脸色深沉说道。

    作为谷主的大弟子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一不小心哪里拿捏得不稳便会让人钻了空子。

    不久,司立命人收拾好后尾随代一前往会客厅。

    刚刚踏出梨园不到两步,便对上了詹敬龙身边的人。

    “代师兄,可算见到你了。”詹敬龙身边的弟子气喘吁吁来到代一跟前。

    “怎么了?”代一没有看他,只是微微眯了眼。

    “出大事了,”男弟子抹了把汗,故作着急。

    代一没有理会,撇过头向司立使了个眼色,司立会过意站了出来怒喝:“作为谷中弟子,遇到事得需冷静,你这般慌慌张张的是做什么!”

    司立语气稳妥,力度由轻到重,脸色沉着冷静硬是吓了男弟子一跳。

    男弟子吞咽了下口水,深呼吸平静下来后继续道“今日本是狩猎比赛,谁知却因为陆升结束,原因便是他私自放了外来人进玄卿谷地盘,破坏了规矩,詹师兄眼下已将陆升和那外来人带回来了,正等代师兄你来处置。”

    “嗯,我知道了。”代一冷声回应完后直径大步朝前迈去。

    司立尾随在其身后,那名弟子也悄悄地尾随在后。

    一边走着,还一边深呼吸,方才索性差点把代师兄得罪了,好险!

    会客厅,陆升和盛莱两个人依旧被人押着跪在地上,膝盖似乎已经疼痛难忍。

    盛莱打量周围,看了看这里的人,还有对陆升的态度总算明白了他口中的足矣是什么意思了。

    实在是太憋屈了吧。

    陆升扭头看到盛莱异样难忍的表情,担忧道:“姑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倒是把你连累了,抱歉。”盛莱强忍膝盖疼痛,眯眼摇了摇头。

    “姑娘不必如此,就算今日没有你结果还是一样。”陆升微笑回应。

    “你倒是很看得开。”见陆升的样子,内心倒有些佩服起来。

    “人生总有不如意,日子总是要过的。”陆升笑了笑。

    他深知自己的实力,还有在玄卿谷的地位,已是不奢求其他只求安安稳稳。

    盛莱没有多言,回望自己相比陆升来说很不错了,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果然如此!

    会客厅外,詹敬龙在那搓着拳头走上走下。

    盼来盼去,总算是盼到了该来的人。

    远远地便看见了代一的身影,屁颠贴了过去先是行了礼:“见过代师兄。”

    “嗯。”代一面无表情冷冷回应。

    没有多看詹敬龙一眼,而是直径朝会客厅内里走去。

    詹敬龙一把抓着自己人问道“你如实说了吗?”

    “詹师兄,我如实说了,天地可鉴。”男弟子举起掌心信誓旦旦道。

    “好,很好。”詹敬龙听了后,两手一拍很是高兴。

    两人尾随跟在代一屁股后面,大步迈入会客厅。

    来到陆升和盛莱两人跟前,代一板着脸严肃低头望了过去。

    “陆师弟?”

    “代师兄。”听到自己大师兄的声音,陆升猛地抬头望向他。

    在陆升抬头的那一刻,代一从他的眼里看到尽数无奈,随后扭头望向盛莱。

    “你就是那个外来人?”蹭一下视线便转到了盛莱身上,语气瞬间变了。

    他仔细打量了几番眼前的女子,衣裳破破烂烂还带有伤,年纪看上去略显稚嫩,低着头看不到容貌。

    “不错。”盛莱微微抬头看着代一回应。

    当她抬起头来时,代一看到她的模样觉得有点可怜,也终于明白陆升为何会被詹敬龙抓住辫子。

    陆升外出狩猎,救了不少落难之人,现如今他身边的丫鬟也是当初在外救回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

    “盛莱。”

    陆升注意到代一的神情变化,着急开口道:“代师兄,所有的不对都归于我,这位姑娘她是无辜的。”

    代一并未回应陆升,而是瞥了詹敬龙几眼。

    “詹师弟,该罚的也已经罚了,该跪的也已经跪了,放他们回去吧。”代一冷脸道。

    “什么,放了?”詹敬龙听到代一的话后,原地跺脚着急上火。

    “谷主一向喜爱清净,也希望师兄弟们融洽相处,若是大动干戈划不来。”

    “可是他犯了谷主定下的规矩啊,代师兄!”

    詹敬龙费尽心思举办了一场狩猎比赛,为的就是找陆升的小辫子。

    要不然他才没有那么多心思好好的比什么赛。

    放了,詹敬龙几乎不会这样轻易放了。

    “詹师弟,你是连我的面子都不给了吗?”代一突然脸色沉了下来,迈出几步来到詹敬龙身边。

    “可是,”

    “别可是了,放了他们,待谷主回来我自会交代。”

    詹敬龙很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但是没有办法。

    谁让人代师兄是谷主最信任的人,谁不知他的话就是谷主的话,没有人敢驳他面子。

    “是,代师兄,我这就放人。”詹敬龙不乐意拉下脸道,随后扭头“放人。”

    押着陆升和盛莱的人,听到了詹敬龙的话后立即松开了手。

    詹敬龙不悦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会客厅。

    怎么都没有想到代师兄这么一个分明的人,竟然会放过陆升,他越想越气。

    虽然表面上答应代一放了他们,但心里面却没有想过要放了他。

    詹敬龙离开后,代一神情松懈望了陆升两人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朝外走去。

    途中吩咐司立道“司立,回头你往桃源院送些擦伤的药过去。”

    “好,代师兄。”司立跟在左右点头应答了下来。

    在别人眼里代一或许是偏袒,但在司立的心里却知道他不是偏袒。

    所以一路上也并未多言,而是直接按吩咐照做,准备好擦伤药膏送往桃源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