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四章 激怒
    代一等人离开会客厅后,陆升才慢慢搀扶盛莱一路往桃源院方向去,师兄几人轮不到自己说话,谁叫自己实力不行那。

    另一边早已离开的詹敬龙,却并未回到自己的住处。

    而是跟在两人的身后,站在不远处隐秘位置,厌恶地盯着陆升和盛莱的背影,原本陆升就是眼中钉,现在双目生钉。

    他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俩人暴揍一顿,费尽心思准备的狩猎赛,若是拔得头筹师傅肯定会开心吧。哪成想本是万无一失谁知从中突然冒出了个女子。

    本还想把陆升干掉,带的人都是自己的心腹,还好没有直接出手,要不是脑子转得快,趁机利用那女子好好敲打陆升,这样正好一石二鸟借刀杀人。

    要知道被谷主发现了,私自带人进谷可是会受到严重惩罚,安上了这个罪名,陆升也没几天好活了。

    正因为玄卿谷向来戒备森严,随便出来的女子没有内应肯定进不来,陆升肯定必死无疑了。

    詹敬龙正好想到了这点,所以才信誓旦旦满脸笃定请代一过来处置。

    在詹敬龙的心里代一是爱面子好脸皮的人,从来不会徇私。

    谁知事实总是不如人愿,那样爱惜自己颜面的人竟然公然偏袒陆升。

    哪怕是犯了谷主定下的规矩也安然无恙。

    想到代一詹敬龙心中怒气更加重了,越想越不服气,不甘心!

    若是陆升投靠了代一那自己的处境......

    想到这他一拳锤在了树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拳印。

    跟在屁股后面的那名弟子,见他的样子不敢多问,不敢吭声,毕竟实力摆在那里。

    詹敬龙有些喜怒无常,生怕说错话得罪了他。

    三品菜鸟对比五品实力的人可谓是吊打。

    虽然詹敬龙没有代一八品境界的实力,但五品也不容小觑。

    要想对付一个菜鸟级别可是分分钟的事。

    陆升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想到陆升的样子,男弟子心中唏嘘咽了下口水,他这样简直是厕所里打灯笼。

    男弟子之所以跟在詹敬龙屁股后面,无非也只是想要捞点好油水来提升自己。

    更何况实力低微,只能跟着詹敬龙,想想那些不顺从他的弟子,多半遭了他的毒手。

    往常溜须拍马的功力大减,他沉默地跟在詹敬龙的后面,心思有些杂乱,两人走着走着,眼看就快要到詹敬龙住处了,在阴暗处,忽然听见两个弟子在角落里眉飞色舞的窃窃私语。

    两名弟子一高一矮,高个子道:“听说代师兄不打算处置陆升。”

    “什么,都触犯了谷里规矩还不处置。”矮个子明显不知道,意外惊呼道。

    高个子:“对啊,也不知道代师兄是怎么想的,若不处置肯定会引起众怒。”

    “我看呀,众怒倒不是大事,问题是詹师兄若是知道了肯定会跳起来。”矮个子放低了声音。

    尽管放低了声音,不远处的詹敬龙还是听清了。

    本想陆升必死无疑,心中怒气消了两三分,听到这话一下火冒三丈。

    除了他对陆升的不悦,更是对代一的不公感到愤怒,代一他无可奈何,眼下这俩人简直是不知死活,敢在背后如此编排他。

    詹敬龙越想越气,直奔那两名弟子。

    “你们说什么?”詹敬龙脸色刷了下来,沉声向两名弟子问道。

    两名弟子猛然听到他的声音,吓得差点大小便失禁,汗一下子就下来了,转身望向詹敬龙好像见了鬼一样。

    “詹师兄。”两个人低着头,心里默默地暗呼倒霉。

    “我再问你们一遍。”詹敬龙瞪着眼睛怒气冲冲地质问道“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跟在詹敬龙旁边的男弟子,见詹敬龙耐心不多,突然站了出来,昂头挺胸指着高个子和矮个子怒喝。

    “詹师兄问你们话那,哑巴了?”

    “涂越,下去。”詹敬龙心情不好,恰巧这两个出气筒自己撞上来。

    一把手将他推开,大步上前,抓着脖子笑道:“两位师弟,别说我这个做师兄的不讲情面,你们应该知道我,你们谁先说?”

    “好,我说。”

    “我说。”

    高个子和矮个子原本快要被吓死了,才缓过神争先恐后地表明衷心。

    哆嗦地说道“据我们得知的消息,”

    “代师兄并不打算处置陆升,而且还让司立送擦伤药去桃源院。”

    说完,詹敬龙松开了手,高个子和矮个才放下心来,依旧低着头惴惴不安,生怕詹敬龙发疯。

    “滚吧!”

    俩人并未敢动,吓傻了已经。

    “我说滚你俩听不见吗!”詹敬龙咆哮道,这俩人唯唯诺诺的样子让他想起来陆升那狗样子,像只傻狗一样,打不疼骂不走。

    俩人吓得连滚带爬,跑得比兔子都还快,消失得无影无踪,轻功在此时作用的炉火纯青。

    原地詹敬龙手握拳头,眼睛突然变得异样:“代一,陆升。”

    原本只是想除掉陆升,现在连带代一,他也巴不得早点除去。

    就在这时涂越小心翼翼瞥向詹敬龙“詹师兄?”

    “詹师兄?”

    不知道詹敬龙在想什么,涂越一连喊了他几声都没有回应。

    望着他的样子,涂越倍感不妙。

    嘀咕:詹师兄不会要,

    不会要去找代师兄干架吧?

    一个五品实力,一个八品境界,完了,若真的要去干架不是送死吗!

    涂越满脸苦笑,埋头数着手指嘀咕。

    詹敬龙回过神,瞥向涂越“你在嘀咕什么?”

    “没有,没有什么。”听到詹敬龙的声音,涂越立马换了一副笑脸,小心翼翼地聆听着。

    “既然无事,接下来我要你替我去办件事。”詹敬龙突然也笑了。

    听后涂越识相凑上前,詹敬龙附在他的耳朵边吩咐。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此时陆升和盛莱俩人刚到桃源院门前,陆升一个喷嚏打出“哈欠。”

    “你没事吧?”盛莱见陆升难看的脸色问候道。

    陆升摇了摇头笑道“无碍。”

    盛莱没有多说,回应了他一个淡然的微笑。

    两人刚要准备踏入院内,便听到不远处迎来的步伐声。

    陆升回过头便看到司立的身影。

    “司立师兄?”陆升满脸疑惑。

    司立微笑上前,并未急着回应,而是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锦盒递给陆升。

    “这是?”陆升接过锦盒疑惑道。

    司立见陆升疑惑解释道“这是夜槿花制作的药膏,用于擦伤很适合。”

    “代师兄吩咐,陆师弟这些日子便好好在桃源院休养,大大小小的琐事交给下人去做便好。”

    陆升满心疑惑,大师兄一向刚正不阿,不罚他已经不错了,让还让司立送药过来,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原本还想问些什么,只见司立说完扭头将视线转到了盛莱身上“你叫盛莱,盛姑娘?”

    “嗯,我是”盛莱点头应答。

    “盛姑娘你既得陆师弟相救,日后便留在谷里,不过事情终是源于你,没有代师兄应允不得踏出桃源院半步,希望姑娘你明白不要自误”

    司立顿了顿,继续说道“待谷主回来,自会为你们主持公道,该罚的不会略,该奖地也不会无视。”

    话说到这个份上,陆升听明白了司立的意思。

    与其说是司立的意思,倒不如说是代师兄的处置。

    只是司立说话委婉,没有直接挑明。

    盛莱也听明白了个大概,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待在这里也好,方才一路逛过来风景也不错,何况人生地不熟眼下也只认识陆升。

    日后还要靠他帮忙回忆一下,也好找到回去的办法。

    陆升上前挪了一步,神情镇定地说道“谢谢司立师兄,师兄的意思我明白,我定不会让代师兄为难,还望师兄替我向代师兄说一声谢谢。”

    传完话司立便离开了桃源院,回到了梨园院。

    三人还不知道,这时詹敬龙正想方设法怎么对付陆升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