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五章 杀心
    跟在詹敬龙身边的男弟子涂越,一身夜行衣贼眉鼠眼在谷里左盼右望。

    确认过没有人后,涂越小心翼翼地朝谷外走去。

    袖子里兜着一块旧令牌,一边走手还不停颤抖。

    很明显他是第一次做偷偷摸摸地事,当听到詹敬龙的吩咐后涂越愣是吃惊。

    怎么都没有想到詹师兄小事化大,竟然对陆升、代师兄起了杀心。

    开始还担忧如果要干架,自己肯定完蛋了,现在想来是多虑了。

    詹敬龙之所以敢在玄卿谷目中无人,一部分是因为自身的实力,五品下虽不算太强,但若论实战詹敬龙可从来没有落过下风。

    另外一部分原因便是詹敬龙的家底子。

    落云国早年四大势力,分别为代、詹、叶、汤家四支系,遍布幽都上京,无人敢轻视,就连皇室都要敬重其三分。

    詹家排名第二,却因为族长一念之差错信了人,令詹家从此没落消失在幽都上京。

    詹家没落后,新选大比上代、叶、汤家三支势力再次一较高下,拿下了幽都上京前三名次,成为幽都三大家族。

    与此同时,代、叶、汤家族长修炼到玄阶功法,突飞猛进步入了大宗师境界。

    代家族长代光烈直进大宗师巅峰,叶家族长叶宗贤进大宗师后期,汤家族长汤平川进大宗师上。

    三家族长步入大宗师境界后,便开立了宗系,代光烈创立了无极宗,叶宗贤创下了玄卿谷,汤平川建立了清风谷。

    此后詹家子孙及后代便销声匿迹在了幽都,搬离到小州县过上了闲暇的生活。

    都说詹家不足为惧,掀不了什么大风大浪,但却没有人知道詹家手里这些年养精蓄锐,私下培养了数名高手,不说全是宗师境界,至少不会是八品以下。

    詹敬龙作为詹家后人,从小便送上玄卿谷历练,被叶宗贤纳入麾下为徒。

    念在昔日四大支系往来的份上,叶宗贤对詹家后人特此照顾,但詹家后人却并未怎么领情。

    俗话说热脸贴冷屁股,就是这样。

    恰好詹家数名精锐就在幽都上京内,詹敬龙想要对付陆升绰绰有余,但要对付代一就是异想天开。

    唯一能想到的便是自家这些年来培养的精锐高手了,所以才派涂越下山,为的就是召集几名精锐高手对付陆升代一等人。

    涂越利用轻功,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眼前荒郊野岭,空旷一片,什么都没有,只有间开着灯的木屋。

    周围乌漆嘛黑,还带有鸟儿的吱吱声,凉飕飕的冷风吹在涂越的脖子上,瞬间浑身冒冷汗。

    步子缓慢,双手哆嗦往前走。

    来到木屋门前,先是深呼吸了几口气,心里告诉自己不怕,不怕。

    随后鼓起勇气抬起手,咚咚咚。

    “有人吗?”门上有一道小缝隙,涂越瞥了几眼。

    “有人在吗?是詹师兄詹敬龙让我来的。”见没有人回应,涂越又喊了一声依旧没有人搭理。

    索性撸起衣袖,伸出手轻轻地将门推开。

    嘎吱,门已开。

    涂越前脚迈过门槛,探头探脑的。

    突然一道黑色影子从身后蹿了出来并且说道:“公子有什么吩咐?”

    “嗯?”涂越身形颤抖,手哆嗦,那块令牌掉了出来。

    黑色影子,低头朝木地板上看去,迈出几步蹲下身将那块令牌捡了起来。

    影子眉头紧皱:“生死令牌,”

    “若没有要事,公子不会拿生死令牌。”

    影子自言自语道,揣摩着手里的令牌。

    涂越没有敢搭理他,就在他刚刚出来的时候涂越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强大。

    贪生怕死胆小的涂越可不会这么蠢自撞枪口。

    黑色影子缳过来后,抬头望向涂越:“公子可还有什么吩咐?”

    “噢,有,有吩咐。”涂越说话哆嗦,从柚子里拿出了一张信封递给影子。

    黑色影子接过信封,迅速拆开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名字:《今夜玄卿谷,陆升、代一,盛莱,速战速决。》

    看到这几个名字后,特别是中间那个代一。

    黑色影子没有想到公子想要解决的是叶宗贤的徒弟。

    一时间,影子有些不大明白,虽然詹家留下的这几名高手厉害,但并不是去对付他们的,公子真是糊涂啊。

    看得出影子似乎不太愿意,但没有办法,谁让人家是主子。

    涂越看黑色影子的神情,哆嗦道:“那个,若是没有事我就先走了?”

    “好。”

    影子回应完后,涂越利用轻功跑得比兔子还快。

    黑色影子原地呆滞“我有那么可怕吗?”

    在涂越的心里,凡是比自己强好几个品级的高手都很危险,不能多留,万一说错话了岂不是成了别人嘴上的鱼肉。

    所以目的达到了,涂越先溜为上策。

    一路上回玄卿谷途中,可谓是心惊胆战。

    每走一个地方都要停下来,看一看有没有人,没有人后再走。

    很快便回到了詹敬龙的住处,詹敬龙这时候正在院子内打坐修习。

    涂越气喘吁吁,弯着腰走路来到詹敬龙身后道:“詹师兄。”

    “送到了?”詹敬龙扭头瞥了涂越几眼。

    涂越做了一个OK的手势:“是的,詹师兄。”

    “很好。”詹敬龙嘴角微微上扬,很满意涂越。

    于是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本秘籍功法丢给涂越。

    另外附加了一袋银钱“这是你的跑腿费。”

    “哎,多谢詹师兄。”

    涂越龇牙咧嘴,接过那本功法秘籍和银子,嗖离开了詹敬龙院子。

    见涂越那样子,好像几辈子没见过银子秘籍似的。

    詹敬龙冷呵呵“呵!”

    不屑摇了摇头,继续打坐修习。

    涂越便抱着秘籍回到了自己的窝,关上门全神贯注看着秘籍,不敢漏一个字。

    他不像陆升,不管看多少秘籍,靠多少丹药修炼都没有用。

    恰恰相反,涂越的资质还是可以,只是常年被人打压,没有资源所以才不得已提升。

    不得不说,涂越反应快速不迟钝,凡是对他有利能捞到油水的事他一点也不会错过。

    夜深人静,大风窸窣的声响,屋檐之上多了几道黑色影子蹿来蹿去。

    实力不到四品以上的便感应不到他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