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七章 坑货
    黑衣人反应过来后,望向眼前的少女,竟然从她脸上看不到一丁点担忧和害怕,不知是故作姿态还是...

    能够快速察觉到自己的存在,若真如公子所说的没有实力,又怎么会提前做好准备守株待兔。

    黑衣人琢磨了番,实在没有想明白,唯一的答案便是她隐藏了实力,或者背后有人,再者就是身上有什么宝贝。

    除了这个,也没有其他可以说得过去的理由。

    为提防有诈,黑衣人仔细打量了几番盛莱,直到查探到她身上确实没有任何修为,才得以确定她是有恃无恐,故作姿态。

    既然真的没有什么实力,黑衣人也就放松了警惕,一脸嘚瑟瞥向盛莱:“你倒有几分聪明,不过可惜,终究还是任人宰割的鱼肉。”

    “谢谢夸赞,不过就算我没有什么实力,也并不足以说明我会输。”盛莱镇定自若娓娓道来,毕竟有九品巅峰体质在,该有的气势还是要有的。

    “呵呵,还真是不自量力。”黑衣人甩了甩衣袖怒喝道。

    很快手里便亮出了匕首,尖锐端闪过一道白光格外刺眼。

    盛莱蹙眉望向那匕首,若是被这锋利的匕首伤到,恐怕救护车都来不及吧!

    盛莱哽咽,便紧紧地抱着手里的瓷器花瓶,步伐往后退了一步。

    黑衣人见她这副害怕的样子,冷笑了一声,小步上前迈出,抬起持有匕首的手,直击盛莱的要害刺去。

    与此同时,盛莱也做好了准备,举起了手中的瓷器花瓶,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外加上九品巅峰的体质在,那柄匕首还没有碰到她一根汗毛,便卡在了花瓶中间的位置。

    “这?”黑衣人戛然而止的笑凝在脸上,满脸震惊地望着眼前一幕。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没有任何实力吗?难道是真的是信息有误,可是刚才自己明明已经检查了,她的确是没有什么实力啊!

    难道她身上真的有什么神器宝贝!

    一时间面对从盛莱身上发出的强劲力量,绞尽脑汁也未曾想透。

    对面盛莱望向黑衣人便秘的表情,心里没有忍住吐槽了一下:“哼哼,让你嘚瑟,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趁你弱要你命,这时候她再次使出了几分力度,步伐迅速迈出直逼黑衣人而去。

    黑衣人失神,没有任何防备措施接连倒退了好几步,扭头往后看去就要无路可退,黑衣人不在留情一气之下使出了必杀技。

    两手轻轻一挥,忽然白色的粉末状布满整个空旷的屋子,盛莱瞪大眼睛收回手,撇过头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虽然眼睛遮住了,但那气味还是进入了体内。

    这白色粉末状的东西便是黑衣人的必杀技,名为馥蕊毒,是由一种花蕊磨成粉末制作而成。

    一旦人吸入了这种粉末,便会导致呼吸困难,最后晕厥,长时间如果无人发现便有可能身亡。

    旁边盛莱,不停地缩着鼻子,闻着这刺鼻的气味,瞬间呼吸道有些难受。

    就在盛莱感到难受的时候,系统小嘟想起了什么道:“这是由花蕊磨成粉末的毒,名为馥蕊毒,千万要屏住呼吸不要让它进入呼吸道,否则后果难料。”

    “还有一件事忘记告诉主人,那套九品巅峰的体质是有限定时间的。”

    “什么?”听到小嘟的话,盛莱瞬间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

    九品巅峰的体质有时间限定,你丫为什么不早说!

    难怪,方才体内发生了不一样的变化,原来是那套九品巅峰体质时间到了。

    心中无奈,没想到最后是被自己的系统给坑了。

    在记忆里,小嘟可不会出现这种基础性障碍,难道是因为落云国的缘故?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不得天天被坑死!

    顿时欲哭无泪,早知道就不该一副有恃无恐,天不怕地不怕镇定的样子。

    真打脸!

    屋子里白灰正在逐渐消散,盛莱呼吸难受又加重了一个度,身形没有站稳顿时摇摇晃晃往后跌去。

    这时候距离盛莱不远的黑衣人,再次举起匕首朝盛莱刺去。

    不料刚迈出一步便被门外把守的黑衣人制止住了。

    制止住后,负责把守的高个子黑衣人,迅速来到盛莱跟前,二话不说便将她拍晕。

    盛莱晕过去了后,高个子黑衣人来到另一位黑衣人跟前道:“老大吩咐过,留她一命,馥蕊毒已足够她受了。”

    “可是公子,”另一位黑衣人有些不情不愿,下意识道出了公子称谓。

    听到他的话高个子黑衣人立马明白了过来,竟然是公子单独吩咐过了。

    不过就算是公子亲自吩咐过,但眼下老大才是他们的领头人,所以老大的命令不得违背。

    “公子那边自有老大去解释。”

    说完,高个子黑衣人没有多留,另一位黑衣人也没有多留。

    距离盛莱不远的屋子,便是陆升的房间,里面站着几位黑衣人手持匕首朝向陆升。

    一旁陆升跪在地,身上遍体鳞伤,衣裳破了好几道口子。

    他抬头望向那位背站着的黑衣人道:“你们到底是谁,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

    背对着陆升的黑衣人并未回应他的话,而是挥了挥手。

    随着他的手势展现,几名黑衣人立即收起了匕首,站在为首黑衣人身边。

    为首黑衣人转过身,望向地面上的陆升:“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留下这句话后,为首黑衣人便带着手下的人踏出了陆升的屋内,离开了桃源院。

    陆升一脸困惑,到底是谁想要取自己的性命?

    仔细想了想,这些天都待在桃源院并没有出去,更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怎么就会惹来这么大般高手呢?

    而且玄卿谷戒备森严,他们又是如何进来的。

    同时又如何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除非是熟人。

    思来想去,陆升不敢再往下想。

    他坚信不会是他,如果真的是他,从小到大为何现在才动手,不符合常理。

    没有多想,陆升搀扶着旁边的凳子起身来到屋外。

    深呼吸了几口气,远远地便看到了盛莱屋子里的门被打开。

    “盛姑娘,难道,”看到盛莱屋子里的门开着,陆升心中不安。

    迅速朝她那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