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十章 归来
    涂越站在原地苦笑,本来还想悄悄离开待等明日再来,不料这个时候詹敬龙突然站了起来。

    眼睛发黑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倒是要去找他们问问清楚,吃了我詹家这么多年饭都是废物吗!”说着双拳青筋暴起,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在他看来那些人也不过是詹家养的狗罢了。

    “詹师兄,冷静,要冷静啊。”涂越被他怒吼吓得有些失神。

    别说这还是第一次见詹师兄发脾气,真有些恐怖。

    涂越连忙上前抓住了詹敬龙的胳膊,眯眼笑嘻嘻说道。

    詹敬龙眼下正处于不快中,心里的怒倒像是点燃的火药,此时看着涂越也不禁满腔怒火倾泻而下。

    只见他面带愤怒的手一挥,甩开了涂越的手“你也敢管我?你是什么东西?滚。”伸手指着涂越的鼻子质问道。

    一顿发泄之后,詹敬龙便朝外走去,根本没有任何的念旧之情,涂越见了后也不管危不危险,直接上去拦住了詹敬龙,树倒猢狲散,对于他自己来说,还是不能失去詹这棵大树的。

    “詹师兄,你千万要冷静啊,倘若你现在出去了岂不是坐实了?

    眼下陆升和代师兄那边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如果代师兄插手了必定会查下去,而我也瞒不久,如果这时詹师兄你在出去,待谷主回来了,该如何是好啊!”

    涂越一口气把关系利害说完,避重就轻,毕竟人家胳膊都比大腿粗,他可不想当个替死鬼。

    若是被逐出谷该怎么办,自己像个孙子一样还是不是为了天天待在谷里有吃有喝,还有修炼资源,不香吗?

    涂越此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火中取栗成与不成就看詹大少的脑子冒不冒泡了。

    詹敬龙听完涂越一番话下来后,虽然还在气头上,回过头来想想好像也是那么回事啊。

    真没想到这小子,还能有这番心思。

    “詹师兄,三思啊,好歹我们也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涂越见詹敬龙没有表态,生怕他不听一意孤行,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这番话一出,詹敬龙愣了愣神,他并非没有脑子,听到这话后瞬间明白这小子为什么那么积极了。

    詹敬龙不悦的瞥了涂越几眼,甩了甩衣袖回到了位置上坐着。

    涂越也尾随在后,跟在他旁边打算坐下喘一口气。

    谁知屁股还没有坐热便迎来了一道熟悉既刺耳的声音:“詹师弟。”

    说话的人正是代一,他一袭白色衣裳,满面春风的出现在詹敬龙跟前,他一向如此在谷里装得像个正人君子一般。

    看见代一后,詹敬龙立马从凳子上弹了起来。

    此刻他不得不承认涂越倒是蛮有嘴毒的,代师兄果真掺和进来了,也对人家乃是师傅看中的人,说不好日后还有可能会继承师傅的衣钵,再不然人家那么偏袒陆升,如何不管也说不过去吧。

    代一还没有说什么,詹敬龙就已经在心里给他设立了标签,假正经。

    “代师兄好。”詹敬龙虚伪地给代一行了个礼,随后继续阴阳怪气道“不知代师兄今日到访有何高见呀?”

    “方才在外面听詹师弟好像有急事要出去?”代一淡然笑道。

    旁边司立仔细打量着詹敬龙的屋子,又扫了几眼他身后的涂越。

    涂越和司立对过眼神,那气场瞬间把涂越吓得跑到了詹敬龙身后。

    詹敬龙满脸嫌弃的瞥了涂越,嘴角微微上扬回应道“代师兄怕是听错了,我正在修习功法呢,哪儿有时间外出啊。”

    “呵呵。”代一低头冷笑了声,不在绕弯子道“昨夜玄卿谷有外人入侵,桃源院陆师弟身受重伤,盛姑娘中毒昏迷不醒。”

    “什么,陆师弟和盛姑娘受伤了?”听到代一的话后詹敬龙一副很惊讶的神情。

    代一摁着下巴继续道:“昨夜你在哪里?”

    代一此行来并不是要把詹敬龙怎么样,而是来探探口风,看看詹敬龙会如何表态。

    毕竟眼下没有证据,也不好把他怎么样。

    “呵呵,怎么,代师兄你怀疑我?”詹敬龙不悦道。

    虽然这事是自己做的,但他不会承认。

    代一感受到詹敬龙的怒意,呵呵一笑道:“詹师弟不必紧张,我也是为了师兄弟们的安危着想。”

    “哼,嘴巴上说是这么说,谁不知道代师兄你故意偏袒陆升,就算他无视师傅定下的规矩都没关系,代师兄又何必惺惺作态呢。”詹敬龙冷哼着心中的话一股脑地吐出来,这是在将军啊。

    话音刚落下没多久,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道略老成稳重的声音:“我倒要看看谁敢无视我定下的规矩啊。”

    这道声音响起后,詹敬龙和代一同时转过身回头朝门口处望去,惊呼出声。

    “师傅?”

    两人朝门口处看去,只见站着一位中年男子,一身褐色衣裳,眉宇间透着股英气。

    他便是玄卿谷谷主叶宗贤,也是陆升,代一,詹敬龙等人的师傅。

    由于喜爱外出,几乎在谷里不会怎么看到他。

    这一次之所以赶回来,便是察觉到了地形阵有异样。

    回来本想直奔自己院的,不想路过詹敬龙住处,却听到了这么番话便走了进来。

    詹敬龙和代一两人瞪大双眼看向师傅,局面有些僵硬。

    代一如释负重微微笑了笑,而詹敬龙则是一溜小跑到了叶宗贤跟前。

    “师傅,您怎么回来了?饿不饿?涂越还不快去给师傅做饭!”詹敬龙一脸委屈地看着师傅,当家做主的人终于回来了,他不信代一还敢对师傅视若无睹。

    一旁司立撇过头,着实看不下去,实在从未看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代一则是满脸镇定,安安静静站在一旁。

    叶宗贤瞥了詹敬龙几眼,又看了看代一,似乎闻到了一股火药味。

    他一股看透般的样子回应詹敬龙:“看来为师不在的时候很热闹啊,怎么开始自立门户了吗?”

    “啊,怎么会呢,我倒是想日日陪在师傅左右,不像有些人不遵守规矩,无视师傅您。”詹敬龙抢占先机理直气壮道。

    暗里则是在说陆升不守规矩,私自带外人进来,更是说代一偏袒陆升可谓一箭双雕。

    听到这句话,代一忽然皱眉。

    同时叶宗贤也皱起了眉头,很困惑望向詹敬龙,随后又看了看代一。

    他不说倒要忘了方才听到的那句“无视自己定下的规矩,”这句话。

    “嗯?代一你说说看”叶宗贤挑眉摸着下巴思索道。

    叶宗贤话音落下后,詹敬龙还想要抢答,不料口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代一拦下了。

    代一及时地抢在了詹敬龙跟前,为的就是怕他颠倒黑白,是非不分,有的说成没的,没的说成有的。

    “师傅,都怪我,是我没能护好师弟们,未能维持好谷里的秩序。”

    代一站了出来,首先埋头认错道。

    詹敬龙此时眼珠子都要瞪下来了,若不是师傅在,恐怕他早就跳起来骂人了:“代一,你能不能要点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