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十一章 问话
    代一话音落下后,詹敬龙心理活动极其强烈,整个屋子里的气氛也显得格外异常。

    叶宗贤双手靠背,皱着眉头望向代一:“代一,你且细细道来。”

    说完叶宗贤挥了挥衣袖,来到旁边凳子上坐了下来,詹敬龙跟在后面,满脸献媚的一边给叶宗贤捶背。

    正好司立对上詹敬龙,角度极好,看到他一副假正经的样子,心理活动也很强烈。

    代一上前迈了几步道:“师傅您不在谷里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两件事,且都是与陆师弟有关。”

    “哦?陆升?”叶宗贤一手安放在凳子扶手,一手摁着下巴仔细听代一说话。

    听到陆升的名字,叶宗贤似乎感到很疑惑,就那小子平日里跟个闷葫芦似的,能闹出什么名堂来。

    代一继续说道“不错,这其一还与詹师弟有点关系。”

    说完后代一若有所思瞥向詹敬龙,与此同时詹敬龙顿时脸就变了。

    “哦?”提到詹敬龙叶宗贤挑了挑眉,扭头仰望看向他“敬龙?”

    他满脸困惑朝詹敬龙望去,琢磨着难怪他今日这么黏人,原来是另有原因呢。

    詹敬龙本想说怼代一,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对上了自家师傅那双困惑的眼睛。

    “师傅,”顿时他满脸委屈,且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嗯...到底怎么回事呀?”叶宗贤深知詹敬龙的性子,但凡有点什么事都是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瞪向他道。

    殊不知还以为是别人欺负了他呢!

    “师傅,此事与我绝对没有关系,我知道代师兄一味偏袒陆师弟看不惯我,但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呀。”

    扑通,詹敬龙身手敏捷屁颠从叶宗贤身后跑到了他跟前,双膝跪在地面上,左手掌心高高举起信誓旦旦娓娓道来。

    叶宗贤见他这般诚恳,还都是肺腑之言,看着也似乎的确和他没有关系。

    不过既然与他无关,为何代一会说出来,要知道代一可不是个会说谎的人。

    叶宗贤若有所思,深邃的眼眸瞥了几眼詹敬龙:“既然与你无关,那你表现得如此紧张是为何呐?”

    “我,”詹敬龙跪在地面,满脸可怜巴巴的样子,半晌忽然不知该如何作答。

    叶宗贤会心一笑摁着下巴继续问道“还有方才听你的语气,好像有点不太喜欢你大师兄的处事风格呀?”

    “师傅明鉴,我视代师兄为兄长,怎么会不喜欢呢,只是您不在的这些日子发生了一些事,而代师兄却未按照规矩来办事。”詹敬龙满脸嘚瑟说完,而后瞥向代一,心里想着这下看你如何偏袒。

    詹敬龙那抹嘚瑟的小表情,叶宗贤看在眼里,也体会在心里,不用问便立马有数知道是怎么回事。

    听到詹敬龙的话后,叶宗贤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不按照规矩来办事?”

    “代一?”抓住重点后,叶宗贤瞥向代一。

    代一立即上前迈了一步,埋头解释着“事情其实是这样的,前些日子詹师弟举办了一场狩猎比赛,参赛人员名单陆师弟也在内,但比赛还不到一半的时候,詹师弟发现陆师弟私下带外人进谷。

    于是便把陆师弟和那外人带了回来,弟子担心贸然处置谷里师弟们会不满,所以先暂时命令陆师弟待在桃源院,不得踏出半步,日后待师傅您回来再定夺,并未像詹师弟所言未按规矩办事。”

    说完这番话,詹敬龙扭头瞪向代一,似乎要说什么不料被代一捷足先登继续道“这只是其一,然其二件事便是在昨夜所发生,谷里有人动了地形阵,放了贼人进来,贼人进来后哪里也未去,而是直接去了桃源院且还中伤了陆师弟。”

    代一振振有词一口气说完,詹敬龙离得比较近听在耳朵里,旁边涂越也听了个清楚。

    而涂越听完心里反倒有些慌,慌乱之下没有站稳,碰到了旁边的凳椅,一声咯吱响,瞬间所有人望向涂越。

    涂越站在原地傻笑,司立仔细盯着涂越,如此做贼心虚的样子定有鬼。

    叶宗贤严肃地瞥了眼涂越,他对上叶宗贤的眼神顿时后背脊发凉。

    叶宗贤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扭头看向代一继续问道“可有查出是什么人所为?”

    “回师傅,弟子正在查有些眉目,先前还不确定是谁,不过眼下倒是有几分确定了。”代一再次一通望向旁边慌乱如麻的涂越。

    涂越心里咯噔,更加紧张心慌慌了,一下没有站稳不是碰到凳子,而是扑通跌倒在了地上。

    这一跌倒,令在场的气氛陷入了僵硬。

    叶宗贤起身望向地面紧张的涂越,表情冷厉严肃地走向他,低头直视涂越的眼睛道:“你紧张什么?”

    “没,我没有紧张。”涂越咕咚哽咽了下口水,额头一下冒出了汗水。

    有点像是做贼心虚的模样,以叶宗贤的阅历来看不难猜出代一嘴里的眉目和确定是什么意思。

    俗话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而涂越忽然之间如此紧张,其中必有妖。

    叶宗贤微微蹲下身,手安放在腿上问道:“代一说得你应该都不陌生吧?”

    “啊?”涂越整个人陷入了迷糊状态,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一时间看了看詹敬龙,而詹敬龙眼下顾着撇清自己,根本没有理会涂越。

    叶宗贤没有给涂越想的时间和机会,继续严肃问道:“昨夜放人入谷,对本谷主的弟子下手伤人,这些你不是应该知情吗?”

    “不我不知情啊,谷主大人。”涂越紧张迷糊道。

    叶宗贤见他没有承认,站起了身来怒喝道:“既然不知情,你慌什么呀?”

    “你慌难道不是想告诉我们什么吗?

    我知道以你的实力和能力是不可能做到这些,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自创立玄卿谷后,其他几大势力虎视眈眈,可以说亦敌也亦友,为了勘察情况不惜派一些不入流的人过来卧底。

    叶宗贤见过不少,所以看到涂越的样子便误以为他是某一股势力派来勘察情况的。

    他越听越迷糊,原本是受詹敬龙所托,怎么眼下听谷主的意思味道不对呀?

    他没来得及想多,只是用力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也不是谁派来的。

    叶宗贤嘴角微微一扬,冷哼声道:“嘴巴倒挺硬的,做探子能做到你这样很好。”

    说完叶宗贤扭头朝代一望去“代一,把他带下去好好严加审问。”

    “是,师傅。”代一点头应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