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十二章 对策
    一声令下涂越的结果了然,整个屋子里徘徊着叶宗贤那句“带下去,好好严加审问。”

    话音落下,涂越立马从迷糊中惊醒,回过神来才知道自己处境。

    意识到危机后涂越第一反应便是要赶紧解释清楚“谷主大人,冤枉啊,我不是谁派来的,我不是啊。”

    可怜涂越解释再多,叶宗贤还是认定他就是别人派来的探子细作。

    他的声音极其响亮,深入在场每人的耳朵里。

    尤其是旁边站着不吱声的詹敬龙,此时他心里焦虑无比,正琢磨着什么对策看看如何求情。

    倘若他如果真被抓,经不住审问把自己招出来了,岂不是都玩完了?

    不行,不能让他落入别人手里。

    詹敬龙冷静了下来,想到其中关系利害便站立不安。

    迈出一步,站了出来跪在叶宗贤的跟前道:“师傅,我想您真的是误会涂越了,他向来老实怎么会是其他人派来的探子呢。”

    “误会,方才你还没看明白吗?他听到代一说的话后便就站立不安了。”叶宗贤摇了摇头,蹙眉望向詹敬龙的眼睛道。

    以他多年的阅历来看,涂越就是做贼心虚,自露马脚。

    詹敬龙此时心里只想着如何救涂越,似乎没有听进叶宗贤的话。

    且又表现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继续道:“或许,或许他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担心害怕呢!

    我与涂越相交甚久深知他为人,绝对不可能会是探子,更何况就他那点实力也不适合做探子啊。”

    “呵呵,你倒是给了他很好的借口,我看你也是被他骗了。”叶宗贤微微一笑,根本没有打算放过涂越。

    詹敬龙看到自家师父的表情,很快便明白了师傅是不会放过涂越的。

    涂越更是清楚叶宗贤的性格,也笃定自己这次完蛋了。

    意识到自己完蛋了后,涂越下意识便朝詹敬龙望去,眼睛里对求生欲的渴望极其强烈。

    詹敬龙对上了涂越那求生欲渴望的眼神,心里便再一次焦虑不安。

    心里一直想着的问题便是“要怎么才能救涂越?”

    “难道要豁出去吗!”

    詹敬龙琢磨着顿时陷入了沉思,叶宗贤见他失了魂般没有做出回应,没有多说。

    而是扭头朝代一望去道:“代一,带他下去,严加审问。”

    “是,师傅。”代一埋头应答道。

    随后便朝司立丢了一个眼神,司立接到代一的暗示,明白了过来,上前迈出几步来到涂越跟前,一把手将涂越押了起来。

    他毫不留情,下手极其粗鲁,冷厉的眼眸瞪向他。

    涂越面对司立的气场,就如同一头待宰的羔羊,整个人蔫蔫地从地面上起来。

    眼看情况不对,詹师兄又没有任何办法,为了安危着想涂越再次头脑发热执着喊道“谷主大人,真不是我,我真的没有啊。”

    “眼下知道说话啦,那方才干什么去了,呵呵晚了,带走吧。”叶宗贤撇嘴一笑望向涂越。

    叶宗贤话音落下,司立会过意紧紧抓住涂越的手,硬是把他往外拖去。

    在最后一刻,涂越还不忘为自己喊冤“谷主大人,谷主大人真的不是我啊。”

    “其实是另有其人,真的不是我啊。”情急之下,不小心说出了另有其人四个字。

    这四个字落在叶宗贤的耳朵,他听了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瞬间精神抖擞蹙眉望向涂越。

    嘴角上扬笑了笑:“呵呵,你终于不再嘴硬了。”

    其实叶宗贤等这句话等很久了,他知道以涂越的能力是无法做到这些,背后百分之一百是有人撑腰。

    叶宗贤朝司立挥了挥手,缓慢走向涂越,身后詹敬龙见他走向涂越,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很担心涂越把自己供出来。

    眼看叶宗贤就要到涂越跟前了,詹敬龙两手不停来回搓,忽然想起涂越最后那句话,脑子灵光一动,猛地想了一个眼下对自己和涂越最好的对策,既不会暴露还能保全涂越。

    随后詹敬龙怒气冲冲,走向涂越怒喝道:“涂越。”

    他这一喊,顿时吓了代一等人一跳,就连叶宗贤也不知道他在搞哪一出。

    不仅如此,涂越本人更是一愣一愣的,只见走过来的詹敬龙不断朝自己眨眼,心想“这是什么意思?”

    在涂越还没能想透时,詹敬龙已经来到了跟前,猛地抓起了涂越的衣裳:“事到如今,你难道还想瞒下去吗?”

    “啊?”涂越听到詹敬龙这话,满脸问号?

    詹敬龙看到涂越一脸茫然的样子,心痒痒得想打他一拳,这个笨蛋,简直蠢到姥姥家了。

    他顾不了那么多,继续说道“对不住了,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便我来说吧。”

    说完詹敬龙松开了手,整理好衣裳扭头望向叶宗贤。

    此时叶宗贤摁住下巴,茫然的小表情已经忍不住想要知道答案。

    “师傅,其实昨夜之事说来也怪我,是我不让涂越说的。

    昨夜晚饭过后,我与涂越出来散步不料却碰到了贼人,便与他们交了手,谁知贼人太狡猾最后还是让他们跑了。

    今日便收到了陆师弟受伤的消息,我与涂越心里慌乱,想着定是那伙贼人所为,代师兄在查的时候涂越本意是要将实情道出来,但由于我瞻前顾后拦了下来,所以方才涂越听了后会紧张,也正是这个原因他是真的害怕。”詹敬龙一本正经解释道,脸上还时不时流露出担忧的神情。

    叶宗贤听完詹敬龙的话后,脸色沉闷的望向了旁边的涂越,上前几步。

    问涂越道:“涂越,敬龙说的可是真的,你们真的与他们交过手?”

    “嗯,是真的。”意外来得太快,涂越将计就计点头道。

    直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詹敬龙朝自己眨眼是什么意思了。

    叶宗贤摸着下巴,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朝司立挥了挥手让他退下。

    司立退下后,叶宗贤拉下脸继续道:“虽然贼人另有其人,但敬龙你既然看到了贼人,且还交过手却没能提醒师弟们加强防范,虽然顾虑重重,但作为师兄你有责任。”

    “还有你代一,作为师兄本应站在师弟们跟前,更何况你还代表我管理谷里大大小小的事,地形阵异动你却未及时察觉,弄的谷里上上下下人心惶惶,未能约束好谷里秩序,你的责任更大。”

    叶宗贤严肃的样子接连指责了代一和詹敬龙,两人埋头不敢多说一句,只是默默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