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十八章 闲言
    屋外此时天色正好,阳光明媚,坐在里面透过窗放眼望去,桃源院的景色很怡人。

    躺了几个时辰,盛莱气色已然恢复,但对比原来还是稍有逊色,用完陆升给的药后好得很快,并没有其他不适症状。

    她对医学略有研究,为保险起见盛莱一把手按住了自己的手腕,体征正常,脉象平稳。

    确定并无其他异常,盛莱走下了床穿起鞋子,来到旁边镜子面前坐在了凳子上。

    她伸出手摸着自己那张光滑的脸蛋,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自夸道:“这装扮倒是有些看头。”

    看着自己的装束略微满意,从旁边顺手牵了一件淡蓝色的风衣披在身上,配上淡淡的妆容,盘了个这个世界风格的丸子头,起身扭头便朝屋外走去。

    来到门口处,不自觉伸了个懒腰。

    “又是无聊的一天。”盛莱一边嘴里嘀咕,一边朝四周打探。

    正准备走下阶梯到四处去逛一逛,顺便找个僻静之地给陆升修炼,刚下了一个阶梯,对面便迎来了如沐春风的琉璃。

    琉璃这时刚从外面采摘回来,放下东西便跑到了盛莱跟前,笑眯眯道:“盛姑娘,你怎么起来了?”

    “我已经没事了,总是待在屋里烦闷。”盛莱挥了挥手笑道,眼神却朝其他地方望去,充满了好奇。

    琉璃注意到盛莱的好奇,凑上前斜笑眼道:“盛姑娘,可是被玄卿谷的景色迷倒了呀?”

    “确实,有点好奇。”盛莱道。

    琉璃继续回应:“既然如此,那琉璃便陪姑娘去走一圈吧,多走动对身子也有好处。”

    “好呀,我正有此意。”盛莱心中狂喜,等的就是这句话,要是在待屋里恐怕都要发霉了。

    琉璃眉开眼笑回应:“那盛姑娘,你先等着,琉璃去去就来。”

    “好。”

    盛莱扭头望向琉璃蹦蹦跳跳的样子,竟看到了一丝童真,和无忧无虑。

    心中叹息道,能在玄卿谷这个看人实力的地方混成这样,也算不错。

    “落云国啊,落云国...”盛莱抬头仰天,微微叹了口气。

    没过多久,琉璃换了一身衣裳来到盛莱跟前,两人一起踏出了桃源院,琉璃一路给盛莱介绍玄卿谷各个地方的特色。

    这还是盛莱第一次踏出桃源院,能感受到这里气息特别,清静倒是很适合修炼。

    就在两人还没有走多久,远远地便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

    这些闲言碎语都是关于陆升,还有陆升带回来的那个女子。

    略微听了一通,主题便是“就是因为陆升私自带那女人进来,所以比赛才终止,若不然眼下好东西肯定到手了。”

    另外一个主题便是:“陆升那个废材,也不知道谷主大人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他了。”

    这些议论,一下子落到了盛莱和琉璃的耳朵,琉璃自然习以为常不当回事,毕竟陆升是个喜爱清静也不闹事的人,作为他的丫鬟琉璃自当无视。

    但旁边盛莱却听不习惯,顿时停下脚步,冷眼望向四周那些埋头探讨的弟子们,眉头紧皱,心中尽是复杂的思绪。

    琉璃注意到盛莱的神情,站在旁边解释道:“盛姑娘,习惯了便好。”

    琉璃知道盛莱为什么停了下来,于是瞥了几眼他人望向她道。

    “他们都是经常这么在陆升背后议论纷纷?”听到习惯两个字,盛莱指向四周的弟子问道。

    琉璃点头道:“嗯,只是因为主人实力低,且多年来谷主大人不闻不问,才让大家以为主人被谷主遗弃,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背后嚼舌根。”

    话音落下,盛莱摁住下巴两眼失神,心中却是无数暗叹。

    才认真严重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实力”。

    在他们眼里,陆升是个废材,不管怎么修炼都不会改变的废材,所以他们才敢背后议论。

    也只有当实力上去了,才能在这里混得风生水起,受人尊重且只有欺负人家的份。

    旁边琉璃见盛莱失神,轻微摇晃了下关心道:“盛姑娘,盛姑娘?”

    “嗯?”盛莱回过神望向琉璃。

    琉璃道:“方才见你脸色不太好,可是哪里不太舒服?”

    “没有,只是有些感慨而已。”盛莱轻轻拍了拍琉璃的肩膀笑道。

    琉璃有些疑惑:“感慨?”

    对于琉璃来说这一生能够好好伺候自己的主子就好,没有其他想法,所以不能理解盛莱的感慨。

    “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其实是来自另一个光彩耀目的世界,那里不用为了实力而担心,一个没有约束可以任你肆意挥洒的世界。”盛莱闭上眼睛,怀念着以前的生活。

    琉璃无法理解,但却也感受得到那是个人人自由的地方,羡慕的目光道:“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世界,我倒是很希望能在这样的世界生存。”

    盛莱若有所思并未回应,只是望向琉璃笑了笑。

    在两人说话的同时,身后不远处站着两道身影,一直朝这边盯来,视线就没从盛莱身上离开过,那人眼睛里似乎亮起了一道光。

    而那人正是陆升的冤家路窄詹敬龙,涂越也在,这时两人没有完全认出恢复后,经过了打扮的盛莱。

    乍一眼看还以为是谷里新来的人,或者是谁家的远亲。

    涂越站在詹敬龙旁边,顺着目光望去道:“詹师兄,你在看什么呢?”

    “看风景。”詹敬龙嘴角上扬,手摁住下巴倚靠在树边,斜眼望向盛莱回应道。

    涂越顺着詹敬龙的视线去,疑惑道:“哪有什么风景,看不到啊。”

    “啪。”詹敬龙伸出手拍打了一下涂越,继续道“去去去,滚一边去,别打扰我看风景,真扫兴。”

    涂越无奈往后退了几步,瞥了眼詹敬龙那副猥琐色相,心里嘀咕吐槽“什么看风景,明明就是在偷窥良家妇女!”

    詹敬龙不知道涂越心里吐槽,一味继续沉迷于所谓的看风景。

    詹敬龙一边摸着下巴,一边嘀咕道:“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啧啧啧,这身材真心不错。”

    说的同时,手还不时地比划了几下。

    不远处,盛莱还不知道詹敬龙这时候竟然对自己起了歹心。

    转身扭头便准备离开,去往下一个地点,不料远远的便看到了詹敬龙。

    伸出手指了指问琉璃道:“那人是谁呀?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啊?”

    “嗯?”琉璃听了盛莱的话,顺着目光看去,上前迈了几步才看清楚是谁,瞬间不快乐了。

    “竟然是他,哼。”琉璃甩了甩手很不悦继续道“他就是祸害主人的罪魁祸首,詹敬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