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二十章 反击
    耳边传来一道清晰的声音,女子满脸担忧望向盛莱。

    再次道:“姑娘,可是哪里不适?”

    “没有,我很好,多谢。”盛莱回过神,满脸惊恐看着她。

    女子淡然一笑:“姑娘不必客气,你若是有哪里不适,我可以为你做主,讨回公道。”

    说完她扭头朝詹敬龙冷脸对去,那眼神很明显若是盛莱有任何问题,他詹敬龙也不会好过到哪。

    詹敬龙看到女子的眼神,顿时心里咯噔,上前一步解释道“胥微师妹,不是你想的那样,方才我与这位姑娘是,是在闹着玩的。”

    “闹着玩,我怎么看你倒是想要她的命呢?”名为胥微的女子,没有给詹敬龙好脸色,反问道。

    詹敬龙接连挥手摇头“不是,”

    话还未说完,盛莱笑眯眯上前走了一步,来到胥微旁边“其实我们是真的在闹着玩。”

    盛莱话音刚落,詹敬龙连忙点头,不敢多说一句。

    “姑娘你不必怕他,在玄卿谷里,若是有人欺负了你报上我的名字,便没有人敢动你分毫。”胥微轻轻拍了拍盛莱的肩膀道。

    她知道盛莱是在睁眼说瞎话,同时她也感受得到盛莱身上并无任何实力,也猜得出她为何会偏袒詹敬龙,一切无非都归于实力两个字。

    盛莱不解道:“你的名字?”

    “我叫叶胥微,也是谷主大人的,”说到这里胥微有些迟疑,若有所思继续道“弟子。”

    盛莱礼貌性的伸出手微笑回应道:“很高兴认识你,胥微姑娘,我叫盛莱。”

    当盛莱说出自己的名字,不禁瞥了眼旁边低头站着的詹敬龙。

    叶胥微见盛莱伸出手,顿时一脸懵不知道是要做什么,半晌一语未发。

    盛莱见叶胥微困惑的样子,猛地收回了手解释道“这是我家乡的礼数,也是很高兴认识你的意思。”

    “哦,原来如此,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解释完叶胥微瞬间明白了,笑道。

    “不过,之前我从未见过姑娘,不知道姑娘你是?”叶胥微仔细打量了下盛莱问道。

    心中猜想,难道是玄卿谷又新增了弟子是我不知道的?

    在叶胥微疑惑的时候,盛莱解释道:“我不属于任何人座下的弟子,我是陆升的朋友。”

    “什么,你是陆师弟的朋友?”听到陆升的名字,她猛地一惊似乎想起了什么,继续道“就是前段时间陆师弟私自带外人进谷,那个人便是你?”

    “呃,不错,正是我。”盛莱一脸黑线,真是好事不传,坏事传千里啊。

    与此同时,詹敬龙听到这番话也反应了过来,猛地抬起头朝盛莱望去。

    伸出手指向盛莱“你是陆师弟带回来的那个人?”

    “嗯,不错,詹公子当时还是你亲自押送我们回来的呢。”盛莱嘴角微微上扬道。

    詹敬龙瞬间不敢相信,仔细打量了下盛莱,心中嘀咕道“不对,不对,怎么可能是她。”

    “她和那天那个人明明不一样,”想到长相,詹敬龙多看了眼盛莱,发现还真有些印象。

    “盛莱,盛莱,盛姑娘...真的是你。”詹敬龙自言自语道出了声,像是看见了鬼一样。

    想想先前在她面前那副模样,心里暗自苦笑,若是让陆升那家伙知道了岂不是脸都要丢尽了。

    眼下不只是脸丢尽了,而是众弟子都知道了自己今日的所作所为。

    失策,真失策啊!

    在詹敬龙暗自苦恼的时候,涂越跑了过来。

    气喘吁吁来到詹敬龙跟前,扭头便看到了叶胥微笑眯眯朝她行礼道“胥微师姐好。”

    “嗯。”叶胥微面无表情点了点头,并未多看涂越一眼。

    随后转身便看到了盛莱,指着她惊呼出声“你,你不是那个盛姑娘吗?”

    涂越看到盛莱也很惊讶,叶胥微顿时疑惑,很不明白詹敬龙和涂越看到盛莱如此惊讶。

    “不错,是我,不过你的眼神可比他的好。”盛莱斜眼笑,瞥向詹敬龙道。

    詹敬龙对上盛莱那抹意味深长的眼神,心里总觉得又被莫名嘲讽了。

    瞬间满脸尴尬落一地。

    旁边涂越也听明白了,顿时憋笑。

    只有叶胥微两眼懵逼站在原地,怎么搞了半天他们真的是认识?

    心中疑惑道“你们,真的认识?”

    “其实并不熟,只是略有渊源。”说完盛莱又笑眯眯瞥向詹敬龙,上前迈了一步道“詹公子,你说是不是呀?”

    詹敬龙全身心一颤,往后退了一步:“去去去,谁跟你渊源了。”

    “怎么,方才你还说我们是在打闹,还说我长得好看,身材也好,想要与我交朋友呢,原来詹公子都是在欺骗人家呀。”盛莱故意提起方才詹敬龙主动搭讪未遂的事。

    詹敬龙再次颤抖,皱眉瞪向盛莱:“你胡说什么呢,谁要和你交朋友。”

    眼下詹敬龙恨不得自己个透明人,他没有想到盛莱竟然当着叶胥微的面,提那事。

    这下真的是老脸丢到家了。

    盛莱见詹敬龙那满脸嫌弃,想要逃避的样子继续道“不对呀,方才我本来是要离开的,谁知詹公子出来把我给拦了下来,说要和我交朋友的呀。”

    说完盛莱扭头望向琉璃“琉璃你说?”

    “不错,盛姑娘所言属实,当时我在场可以作证。”琉璃会意过盛莱的眼神,昂头挺胸道。

    “胡说,胡说八道。”詹敬龙反应过来,指着盛莱和琉璃怒喝道。

    叶胥微算是听明白了,总得来说是詹敬龙的老毛病又犯了。

    扭头瞪向詹敬龙“詹敬龙,今日之事我会如实禀报。”

    说完叶胥微甩了甩衣袖,离开了。

    “不是,胥微师妹,你不要听她们胡说啊。”詹敬龙一听叶胥微要将今日的事禀报,吓得心慌慌。

    也顾不上盛莱和琉璃两人,直接追了上去。

    叶胥微与其他人不同,一旦她把詹敬龙的丑事告诉叶宗贤,那么等待的又会是责罚。

    才刚刚被罚了半年的份例,虽说不缺那一点,但也经受不住次次被罚,重要的是在叶宗贤眼里乖徒儿的形象就要毁于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