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二十一章 找到
    盛莱站在原地,一手摁着下巴,若有所思望着前方叶胥微的背影,心中不禁感叹。

    脸色逐渐沉了下来,看向琉璃问道:“琉璃,你可知道那叶胥微是什么实力?”

    “胥微师姐,实力据说是在八品上。”琉璃凑上前回应道。

    想起先前小嘟说的八品实力在玄卿谷有四人,叶胥微八品上实力,想必是其中之一。

    盛莱内心唏嘘,有些敬佩起来,看她年纪与自己不相上下,况且比詹敬龙的实力还高,可以见得到底是有多逆天。

    回想起方才那激烈的场面,嘀咕着:“她竟然是八品上,难怪实力那么强。”

    “胥微师姐的实力在玄卿谷毋庸置疑,而且她还是谷主大人之女,无论地位修炼资源都可谓不用愁。”琉璃的语气有些羡慕起来。

    盛莱听到谷主大人之女这六个字,瞬间大吃一惊:“她竟然是谷主大人之女?”

    “嗯,不然她刚刚也不敢向姑娘你夸下海口,往后在玄卿谷里姑娘也算是多了一道护身符。”琉璃解释道。

    琉璃提到方才叶胥微说的话,盛莱摁住下巴思索自言自语道:“呵,免费得来一道免死金牌。”

    虽然这道免死金牌很好,不仅仅实力强,身份更是碾压任何一个人。

    但不能次次都依靠这道免死金牌,总归还是要自己变强才是王道。

    这时候盛莱脑海里出现一道声音:“主人,恭喜你积累到100幸运点。”

    “啊?什么意思?”盛莱还没有缓过来,疑惑不解自己怎么就积累到100幸运点了。

    真是要多突然就有多突然。

    小嘟:“刚刚主人经历过危险事件,化险为夷,所以获得100幸运点。”

    “我去,经历危险事件也算?”盛莱差点没一个踉跄跌倒,如果经历危险事件也算,那多经历几件,还有命在吗!

    小嘟:“并不是所有危险事件都算的噢。”

    “呃,这还差不多。”盛莱抹了把冷汗。

    小嘟:“顺带给主人汇报一下余额,负债还剩-900幸运点,加油噢。”

    “呃...”听到那一串的数字满头黑线,虽然不多但也不少,每次才获得这么点,这要积累到猴年马月。

    不时盛莱仰天抬头,深呼吸了口气,低声道:“琉璃,我们回去吧。”

    “好。”琉璃微笑点头应答道。

    今日这一番出门还真的是有趣,不过若是换作是自己或者是其他人,遇上詹敬龙这样的人,早就手足无措慌乱了起来,一来没地位二来没实力。

    跟在盛莱身后,看着她的背影眼睛里多了几分敬仰。

    途中眼看就要到桃源院,不远处便迎来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是陆升。

    陆升急促的步伐匆匆跑了过来,盛莱不解望向琉璃问道:“那是陆升吗?”

    “不错,是主人。”琉璃凑上前看了几眼,看清楚后点头道。

    盛莱继续道:“慌慌张张的是要...”

    话还没说完,陆升便到了盛莱跟前。

    开始起初听到盛莱有危险,陆升来不及放下东西便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本是担心盛莱与琉璃会有危险,但到了两人跟前却是半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升哽咽了下口水,双眼瞪得很大,眼睛直直盯着盛莱的脸,还有那一身简单而不复杂的装扮。

    似乎与先前多有不同,失神了片刻,瞬间陆升的脸通红。

    盛莱皱眉,伸出手拍打了下陆升:“喂,干什么呢你?”

    “啊,”陆升回过神,惊呼出声。

    盛莱继续道:“我说你匆匆忙忙干什么呢?”

    还以为他是准备好了接下来重铸根基要的东西,继续道:“莫非你准备好了那东西?”

    “嗯,准备好了。”说完陆升从口袋里掏出一株新鲜的药草,递给盛莱继续道“这便是雾垠。”

    盛莱从陆升手里接过药草,眼睛直直望向手中的雾垠,抬头望向陆升:“你这么快就准备好啦?”

    “雾垠并不算是少有药材,更何况它具有毒性,没有什么人会去采摘,山下遍地都是,要得到轻而易举。”陆升微微一笑道。

    听完盛莱点头,给陆升竖起了个大拇指笑道:“太好了,眼下就缺一处宝地了。”

    “宝地我也一并找到了。”陆升再次给盛莱一个惊喜。

    她惊呼出声:“我去,你牛逼啊。”

    没想到陆升的办事效率倒还蛮高效的,心里对陆升有所改观,人不仅仅傻憨憨,还思虑周期。

    “宝地就在山下不远处,不用半个时辰便能到,现在出发的话天黑之前必定可以赶回来。”陆升抬头看了看天色道。

    脸上流露出迫不及待地感觉,盛莱感受到他迫不及待,笑道:“好,那我们收拾收拾,就出发。”

    陆升未说话,只是微笑点了点头,随后三人一行回到了桃源院。

    稍做休息,准备了一番,简单与琉璃交代后盛莱和陆升两人踏出桃源院离开了玄卿谷。

    在两人前脚刚踏出玄卿谷的时候,不远处涂越贼眉鼠眼站在树下,观察着。

    看到盛莱和陆升两个人离开了玄卿谷,引起了他的好奇。

    摁着下巴嘀咕“盛莱和陆升这么匆匆忙忙出谷,是要做什么呢?”

    “如果我把这个消息给詹师兄,嘿嘿,会不会大捞一把。”

    想到詹敬龙涂越爱财如命的样子立马体现,毫不犹豫直接往詹敬龙住处去。

    詹敬龙这时候刚刚回来,气喘吁吁累瘫扒在凳子上。

    心里一想到今日遇见盛莱,还有被她毫无体面的当着胥微嘲讽自己,想想就来气。

    一拳头砰拍打在桌子上,心中发誓今日之恨不报就不是男人。

    这时门外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詹敬龙正在气头上,怒吼道“谁啊,今日我谁都不见,给我滚。”

    “詹师兄,是我涂越啊。”涂越小声道。

    听那声音看来詹敬龙对今日之事很生气。

    詹敬龙怒喝回应道:“滚!”

    “詹师兄,我有好消息要带给你,是关于陆升和盛莱的。”涂越小声道。

    听到这两个名字,詹敬龙更来气“我让你滚你听不懂吗?”

    “你要是再敢提这两个人,小心我让你找不着东南西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