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二十二章 搞事
    眼下詹敬龙只要一听到陆升和盛莱的名字便控制不住情绪,特别是盛莱这个名字。

    当涂越一说到是有关于盛莱和陆升的,詹敬龙内心那团未发泄出的怒火蜂拥而至释放出。

    屋子里,砰一声响,桌子上的陶瓷水杯和花瓶全被詹敬龙打翻。

    门口涂越怂着肩膀,躲在某个角落里不敢进来。

    听到花瓶和水杯的破裂声,涂越愣是一惊全身都在打颤。

    不过看样子詹敬龙的确是很生气,那这个消息岂不是要烂进肚子里,不仅如此就连那发财机会也要飞了。

    涂越想到这儿,既然来都来了何不试一试呢。

    “詹师兄,既然你不想听,那我这就走,不过我相信这个消息肯定不会让詹师兄后悔的。”涂越小声继续说道。

    说完,微微叹了口气,准备转身离开这里,就在涂越准备要走了,詹敬龙忽然走了出来,站在涂越的跟前。

    黑着脸看向涂越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消息不会让我后悔。”

    “嘿嘿,这个嘛...”涂越斜眼笑,食指与拇指之间搓来搓去在暗示着什么。

    见这暗示动作詹敬龙满头黑线,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一脸嫌弃看向涂越继续道:“要什么好处?”

    “嘿嘿,倒不是要好处,只是这个消息涉及多方面,所以别的也就不提了,詹师兄还是向往常一样,多给我来点能提升修为的秘籍便好。”涂越龇牙咧嘴,完全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詹敬龙心里翻不尽的白眼,都上赶着要秘籍了这还不叫要好处,那什么才叫好处。

    继续道:“你也真够贪的,行行,少卖关子,说吧什么消息。”

    詹敬龙话音落下,不耐烦从兜里掏出了一本秘籍丢给涂越。

    涂越满脸喜悦接过那本热乎乎的秘籍,笑嘻嘻说道:“嘿嘿,多谢詹师兄。”

    继续道:“消息就是,方才我看见陆升和盛莱两个人贼眉鼠眼,匆匆忙忙出了谷,看着好像是有急事。”

    “哦...你确定是他们俩人?”詹敬龙听到这个消息莫名镇定了下来,摁着下巴若有所思。

    涂越点头举起掌心道:“绝对是他们,错不了。”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这个消息的确是好消息。”詹敬龙斜眼笑,嘴角上扬道。

    眼下正愁找不到出处发泄今日之恨,刚刚好这个消息可谓来得真是及时雨。

    很快詹敬龙心里面再次打着算盘,准备算计盛莱和陆升两个人,既然在玄卿谷里拿你们没有办法,但没有说不能在外面。

    哼哼,詹敬龙顿时冷哼了声。

    涂越点头,抱着手里的秘籍准备开溜,走之前还不忘回头提醒詹敬龙说道:“对了,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说。”

    “就是,那盛莱似乎不简单,詹师兄要多多提防。”

    一开始见到盛莱的时候,她满身凌乱,伤痕累累,但却实在太过冷静。

    冷静得让人感觉瘆得慌,外表看上是柔柔弱弱,但实则谁也不知道她的性格,若是换作其他少女,遇到这样的事恐怕早就慌了。

    虽然长相的确可人,但经过今日之事后,涂越心里觉得她一定不简单。

    詹敬龙冷哼不以为然怒道:“哼,不过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有什么可值得提防的,难道我一个五品实力的还奈何不了她。”

    涂越的提醒在他的眼里可以说是大大的讽刺,再说了自己五品实力连一个毛丫头都对付不了,说出去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这,詹师兄总而言之你自己多多小心,我先走了。”涂越心里打了个旽儿。

    一时间觉得詹敬龙说得也有些道理,如果一个五品实力的人连一个完全没有实力的人都对付不过,可真是败笔啊。

    涂越摇了摇头,离开了詹敬龙的住处。

    玄卿谷外,山下。

    从出谷盛莱和陆升两人走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很快踏步来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林子。

    林涧除了阵阵狂风的声音,便没有其他任何动作,只觉一股清爽的气息迎面而来,异常凉快似乎要比前一段路冷了许多。

    越是往前走,风力越是大,不远处隐约能听到窸窣窣的流水声,就在这时小嘟突然激动了起来。

    那清晰刺耳的声音在盛莱脑海响起:“主人,我好像发现这里与玄卿谷不一样。”

    “总有股玄卿谷以外的气息。”

    “废话,出了玄卿谷当然不一样。”盛莱揉了揉耳朵,没好气盛莱没好气回应道。

    自从来到落云国,这障碍系统就时不时突然跳出来,这要是心脏不好的人指定吓出病来。

    小嘟继续道:“不是这个意思,总而言之我就是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说不定附近有什么宝物,主人你多加留意。”

    “行,总之我只有一个要求,麻烦你下次出场的时候铺垫一下,不然还没找到回去的办法,你主人我就一命呜呼了。”

    “噢,主人我知道了。”

    一刹那间,很快便走出了这片林子。

    放眼望去前方是一片湖泊,湖泊的后面是一个山洞,来到湖边停下步伐,仔细朝四周观察,发现湖泊有分为三块,且都是互通的,每隔一会水流便会交替辗转,但水流不急。

    盛莱仔细感受着这股舒适的凉风,惊呼道:“山脉于风水间,这地方简直是风水宝地啊。”

    陆升听到这话疑惑看向盛莱:“啊?”

    见陆升没反应过来,盛莱拍了拍他肩膀,竖起一个大拇指道:“陆升真有你的,就这里的地势一眼望去,好地方。”

    陆升还是第一次这么被人夸,有些不好意思,脸蛋有些通红。

    盛莱看向陆升那腼腆的样子,似笑非笑说道:“哟,脸红了,你这是不好意思啦?”

    听到盛莱这话,陆升哽咽了下口水,站直身子一本正经:“盛姑娘,哪里有。”

    “没想到盛姑娘你还懂这些。”

    从盛莱认真观察的样子,再到一语道出这里的异样,陆升不时对盛莱莫名有些好奇起来。

    盛莱挥了挥手不以为然回应道:“以前上学...书塾的时候看了一些有关这方面的知识,跟专业人士比起来就是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说完,两人继续往前行,探头探脑朝四周望去,这还是盛莱第一次出谷,看到外面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