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二十七章 成交
    听完陆升的话,盛莱扭头瞥向为首黑衣人,笑道:“哎呀,这就是奇怪了,既然除了玄卿谷的人,其他人一概不知,而你们又是如何得知他实力只有一品,又是怎么知道他是废材?”

    “自然是...”为首黑衣人下意识脱口道出,话还没说到一半察觉盛莱是故意的,就又哽咽了回去。

    “是什么?”听到这盛莱脸色沉了下来。

    黑衣人没有作声,只是站在原地震惊地看向她。

    而她差点就听到幕后主人,不过就算他不说,她也可以猜那人是谁。

    与陆升和自己过不去的人,在玄卿谷里只有他。

    除了他想不到第二个人,如果是其他人,就不会有自己的画像了。

    见黑衣人原地沉思,盛莱不给他们冥思苦想的机会打断道:“想好了吗?”

    “是答应和我完成交易,还是杀了我们?”

    话音一落成功干扰了黑衣人的思绪,猛地回过神眼眸深沉的望向盛莱,并未作出回应。

    接触过这么多的人,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看的体无完肤,如此透彻,好像会读心术一样,简直太可怕了。

    作为执行者本来还有点底气,但现在却有些畏惧,同时也有些动摇,因为她说的的确有道理。

    盛莱察觉到黑衣人的迟疑,指了指陆升打继续道:“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落云国玄卿谷,谷主大人的爱徒,玄卿谷无人不知,若他死了倒没什么,问题是他是玄卿谷的人啊,而且身份还不一般呐,你们应该清楚动了玄卿谷的人会遭到什么下场,就算是你们那个雇主来救都不一定有用。

    不怕实话告诉你,你们那个雇主在玄卿谷的地位实在太差,两天前还被谷主惩罚,他本人都自身难保更不要提你们了,就算出了事你们就是那个背锅的,而他将会是安然无恙,本来明明可以好好生活过日子,却偏偏要自寻死路,这可不是一笔好买卖噢!”

    盛莱一脸松快,一口气把话说完也很到位,要说黑衣人之所以犹豫就是火候不够,而现在不过就是稍稍加了点料往前推了一把。

    当盛莱这番话出,她自己也不能确定黑衣人会不会听进去,所谓是一场赌注。

    为首黑衣人挑了眉,本来还有些犹豫,听完她那番话后茅塞顿开,想通了。

    在他们的心里为之触动的并不是前面多少话语,而是最后那一句话“明明可以好好生活,却要自寻死路,这笔买卖不值得。”

    这一句话深入他们的内心,突然想到自己入这行的初心,不就是为了赚取更多银钱换取好资源来提升自己,能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嘛!

    既然眼下有更好的买卖何乐不为呢。

    两名黑衣人各自对望了一眼,摘下蒙面的黑色布块,没有遮掩。

    盛莱见他们的举动,不用问也明白自己和陆升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为首黑衣人上前迈了小步,淡然笑道:“说说看,你要和我交易的到底是什么修炼资源?”

    盛莱也笑了笑,从兜里掏出方才采摘的元铃子,递到两名黑衣人面前回应道:“当然是借助天地之力,结合地势自然生长的元铃子。”

    “元,元铃子...”两名黑衣人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朝盛莱掌心看去,惊呼出声。

    元铃子没有人不知道,修炼人更是清楚,这可比任何秘籍和丹药都管用,可以说是修炼道路上最好的辅助药材。

    如果拿银钱和元铃子相比,他们宁愿选择元铃子都不选择银钱,因为他们知道这东西是稀有,不管花多少银钱都买不到,堪称无价之宝。

    站在为首黑衣人身后的男子,不自觉上前接过了盛莱手里的元铃子,双手瑟瑟发抖道:“老大,还真的是元铃子。”

    为首黑衣人相对手下来说比较稳重,没有表现得很浮夸,但心里还是为之震撼。

    看着自己眼前的少女,外柔内刚,有计谋,也有胆识,更重要的是面对这样的情况还能表现得如此冷静应对。

    这样的少女,他在江湖混迹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

    瞬间萌生了一种想法,那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与她为敌,这样的人只能为友。

    见两名黑衣人脸上震惊的样子,盛莱满心欢喜双手叉腰,问道:“怎么样呀?”

    “还需不需要在验证一下,如假包换。”

    “不必了,姑娘这交易成交。”为首老大回过神,抿了抿唇回应道。

    得到他的同意,盛莱拍了拍掌心:“好,既然你答应了,那我们也就先告辞了,有缘再会。”

    说完盛莱转身给陆升递了个眼色,陆升注意到她的暗示很快尾随在其身后。

    两人才刚刚迈出步子,身后为首老大突然喊住了盛莱,大步上前。

    “姑娘,且留步。”

    盛莱回过头不解:“还有事吗?”

    他连忙摇头解释笑道:“姑娘莫要误会,并无其他事,只是姑娘还未告诉在下名字,若日后有机缘希望还能再见。”

    见他这番举动盛莱感到意外,一个准备要杀自己的人,到头来要结识自己,恐怕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

    陆升见状着实不敢相信,似乎好像是错觉,可这就是真的。

    不过在这样的世道,他既没有背景也没有靠山,那么多交朋友积累人脉也是个上策之选,不得不说他高瞻远瞩。

    盛莱笑了笑,回应道:“我叫盛莱,若日后有缘,相信会在见的。”

    盛莱虽没明着回应,但这句日后有缘,还会再见,足以说明一切。

    他望向盛莱的背影,直到消失在眼帘才松快了些许,嘴角微微上扬浮现出一抹笑意。

    手下收起元铃子后,走上前望向自家老大,有些看不明白带着疑问道:“老大,问她名字作甚,不过就是一笔交易,日后也不见得会有交集,没这必要吧?”

    听了手下这句话,他没好气皱眉喝道:“你懂什么。”

    继续解释说道:“今日虽是一桩买卖,但不能代表日后就没有交集。

    以她的心智我们只能为友不能为敌,你吩咐下去,日后对待盛莱要视若主人那般。”

    “什么,老大这...”手下听得一阵迷糊,惊呼出声。

    他斜眼瞪向自己的手下,打断道:“你只需按照我的命令去做,其他不用管,明白?”

    手下见他的脸色,不敢多说立刻低头应道:“噢,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