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二十九章 报名
    玄卿谷,所有地方这时候已经熄了灯火。

    詹敬龙住处,隐约传来他的呼噜声,院子里面此时出现了一道身影,行走在屋檐顶上。

    猛地纵身落下,站在詹敬龙门口,从兜里掏出一张小纸条,从门缝隙丢进了屋子里。

    一阵风刮过,黑影顿时消失不见。

    只听见门声咯吱响,突然门开了。

    詹敬龙正熟睡,听到门开的声音,顿时惊醒坐直身子,惊呼道:“谁?”

    他左盼右望,见没有动静只有一股风刮了进来,见门开了自认为是被风刮的,没有多想放松了心情穿起鞋子,走下床来到门口把门关上。

    摸了摸脖子,转身来到桌子跟前倒了杯水喝,放下水杯低头忽然看见地面上有一张纸条。

    詹敬龙立即去将它捡起来,打开了小纸条,只见上面写着:败落!

    看到败落两个字,詹敬龙的脸色瞬间大变,咬牙切齿吐露出两个字:“废物!”

    “统统都是废物!”

    本以为这次找了些江湖人士,实力不错的剑客可以解决了陆升和盛莱,谁知竟然败落了。

    他很清楚,一旦错失了这次良好机会,下次要想在出什么幺蛾子便是难上加难了。

    詹敬龙收好纸条,来到了旁边凳子上坐了下来,一手摸着额头,愁眉不展地叹了口气。

    昼夜辗转,天色逐渐变得明亮了些,时间过得很快已是卯时。

    谷里上上下下,弟子们陆陆续续起来,各做各的事情。

    而陆升和盛莱并未过多休息,两人慢慢起身往玄卿谷赶。

    历经整整半个时辰的路程,终于到了玄卿谷正门。

    盛莱气喘吁吁随意找了个地坐了下来,陆升尾随。

    人来人往的弟子们见到陆升和盛莱并没有多重视,甚至连一个招呼都没有。

    盛莱抬头看了看天色,瞥了几眼路过的弟子们,望向陆升道:“你人缘的确够差。”

    陆升习以为常淡然道:“习惯就好,不只是在玄卿谷,放眼落云国实力低俗的人,待遇便是如此。”

    “哎,走吧去鉴心阁。”她微微叹了口气,起身挥手道。

    对于盛莱来说,考核很重要,一分钟都等不了要赶往报名。

    陆升听到后疑惑:“不用完早点在去?”

    盛莱回应道:“不用了,考核完再说。”

    “好。”

    陆升话落,便领着盛莱往鉴心阁走去,路程大约一盏茶的工夫。

    两人前往鉴心阁途中,人来人往指指点点,瞬间陆升和盛莱去鉴心阁的消息,传遍玄卿谷沸沸扬扬的。

    毕竟陆升在众人眼里是废材,就算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但陆升从未踏入过鉴心阁,这才引起了众弟子的闲言碎语。

    不到一盏茶的工夫,詹敬龙和代一,叶胥微等人便收到了消息。

    当听到陆升去鉴心阁的消息后,都不禁惊讶。

    特别是詹敬龙,涂越懒洋洋地将这个消息带来。

    詹敬龙刚刚喝了口茶,听到这消息后没忍住喷了出来:“什么,陆升去鉴心阁?”

    “正是,不过是和那个盛莱一起去的。”涂越站在旁边解释道。

    鉴心阁是做什么的,人人都清楚,如果说他陆升一个废材前往倒有点说不通。

    但若是盛莱前往倒有点意思,不用问也知道她是去干什么。

    不过就她一个连实力都没有的人,去鉴心阁不相当于自己打自己脸嘛!

    詹敬龙放下手中的茶,站起身不屑道:“哼,就他们也配,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看他的态度根本没有把盛莱放眼里,涂越站在一旁搓着手背,心里总有一股不安。

    提醒詹敬龙,满脸惆怅道:“詹师兄,陆升倒是不足为惧,不过那个盛莱她...”

    涂越心里一直都没有小瞧过盛莱,然而詹敬龙却是认为她没有这个能耐。

    打断涂越没好气道:“哈,你说什么,那个盛莱不过就一弱女子,能掀起什么风浪。”

    继续道:“而且鉴心阁的考核不比往日,那个秘方就连代一和谷主都未能完成,更不要说她一个没有实力的人能成?这不扯淡嘛!”

    仔细听完,涂越瞬间茅塞顿开,被詹敬龙说通了。

    见詹敬龙在兴头上问道:“那詹师兄,我们要不要去看一看?”

    “去,当然得去,这样一出好戏怎能错过,我倒要看看他们是如何打脸的。”詹敬龙斜眼笑,一脸嘚瑟回应道。

    詹敬龙本来还在为了败落之事懊恼,眼下听到这个消息,想想陆升和盛莱现场打脸,被人耻笑的样子,想想都高兴。

    不知不觉已经成为詹敬龙的快乐源泉,他简单收拾了一下领着涂越出门往鉴心阁走去。

    与此同时,梨园院代一,沁园院叶胥微,以及众弟子都一一前往鉴心阁看热闹。

    代一并不是去看热闹,只是怕会出乱子,担心陆升和盛莱两个人。

    叶胥微作为叶宗贤的弟子,也是他的女儿,而陆升便是他师弟,一直以来两人关系都是处于温和状态,前往也是担心陆升和盛莱两个人。

    而几位长老以及谷主叶宗贤也早早地出现在考核现场。

    鉴心阁每日人流量都很大,只要天一亮就有人在那里扎堆等鉴心阁开门报名。

    鉴心阁门口,人山人海,已经挤成了一片。

    盛莱与陆升到了有一会,却一直没过去。

    盛莱一手摁住下巴,迷惑地望向鉴心阁门口,简直是相亲大会啊,人挤人。

    扭头瞥向陆升疑惑道:“这,就是所谓的鉴心阁?”

    “不错。”

    “你不是说迄今为止没人通过考核,为何还有这么多人扎堆排队?”

    盛莱话落,陆升微微一笑回应道:“呵呵,虽然很难,但每日也有很多人像你一样想去尝试。”

    “呃,我与他们不是一路人,不能一概而论。”盛莱尴尬道。

    陆升并未回应,瞥向她那一脸傲娇的样子,嘴唇上扬勾勒起一抹弧度,露出淡淡地笑容。

    陪同盛莱朝鉴心阁大步走去,与众弟子站成了一片,排好了队。

    旁边正在排队的人,看见了陆升和盛莱没好气冷哼了一声。

    似乎有点嘲讽的味道,不过两人并不在意。

    鉴心阁门口处,放着一张桌子,桌子旁边挂着个牌子写道:报名请排队。

    一位略年长的记录员,手里拿着一本簿子和一支笔,旁边放着一个盒子,里面是对号入座的考核牌。

    年长记录员低头大声唤道:“下一位。”

    记录员话落不到一秒钟,便有一名弟子满心欢喜跑了过来。

    记录员没有抬头正眼瞧那弟子,只是轻声细语问道:“什么名字?”

    “乐洋。”

    那名弟子乐滋滋地把名字报给了记录员。

    记录员将名字记录好,发放了考核牌给递给那弟子后便进了考场。

    紧接着喊道:“下一位。”

    这时候所有人都望向盛莱,她慢步来到记录员面前。

    她没有按正常套路出牌,没等记录员开口便自告奋勇报上了名字,笑道:“盛莱。”

    盛莱话音落后,记录员瞬间停下了笔,抬头望向她瞬间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