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四十一章 反常
    陆升起身,来到盛莱旁边,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说道:“好了,不要多想了,尽力而为就好。”

    “嗯,不想了。”盛莱回过神,笑道。

    摸了摸肚子,咕噜一声响,不远处闻到一阵香喷喷的菜香味,陆升见盛莱抿了抿嘴唇,便从厨房将菜端了出来,开动。

    不知不觉,天色已黑,各处都灯火通明。

    回春院,正厅内叶宗贤坐在凳子上,手里拿着茶杯,抿了两口茶。

    摆了摆衣袖,微笑抬起头朝前方两名弟子望去,道:“乐洋,夏中,今天盛莱安排在哪了?”

    “回谷主大人,安排在梅园院。”乐洋往前站出了一步,低头回应道。

    梅园院三个字一出,叶宗贤顿时一惊,嘴里的茶扑哧喷了出来。

    脸上写满了疑惑,道:“你,你说什么?”

    “弟子擅作主张将盛莱姑娘安排在梅园院,请谷主大人责罚。”乐洋注意到叶宗贤的神色,扑通双膝跪地,应道。

    旁边夏中见乐洋跪下了,也下跪道:“请谷主大人责罚,将盛莱姑娘安排在梅园院,不是乐师兄的本意,而是盛莱姑娘自己要求的。”

    “夏中,闭嘴!”

    夏中话落,乐洋瞬间脸色一变,怒喝道。

    叶宗贤摸着下巴,正在思考什么,瞥了乐洋和夏中两人一眼。

    摆了摆手,道:“罢了,既然木已成舟,也就算了。

    再说了梅园院本就是要安排人进去的,盛莱这丫头不错,倒是与代一,陆升他们有些不同。”

    叶宗贤说着说着,脸上忽然冒出了抹欣赏的笑意。

    乐洋和夏中两人偷偷抬头,注意到谷主的神情变化,心里满是问号,两眼皱眉。

    谷主大人这是怎么了?

    自己让盛莱住近了梅园院,虽是为了盛莱那句话,但也瞒不过谷主的眼睛,何况梅园院也是谷主说要清出来。

    刚刚看他的神色倒是有些欣赏盛莱的味道。

    这是怎么回事?

    叶宗贤说完后,起身将乐洋夏中两人扶起来,道:“跪在地面容易着凉,何况你们也没做错什么,梅园院一直以来没个着落,如今盛莱住进去就算是她通过考核的奖励,你们下去吧!”

    “谢谷主大人。”

    “谢谷主大人。”

    乐洋和夏中两人起初还有些紧张,听完这番话心里瞬间松快了些许,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走出回春院,夏中很迷惑,问道:“乐师兄,你说师傅为什么不怪罪我们?”

    “你还不明白吗?”乐洋瞥了夏中一眼。

    夏中摸了摸额头,两眼一抹黑:“明白什么?”

    乐洋看夏中满脸蒙圈的样子,低声叹了口气,摆了摆手。

    只留下一句话:“总而言之,从今往后盛莱姑娘我们得认真对待着,有肉吃。”

    话落后,乐洋拍了拍夏中的肩膀便离开了。

    夏中依旧没明白,摸了摸后脑勺:“有肉吃?什么意思...”

    “还想什么,想不明白就快点走。”乐洋回头见夏中还在琢磨,没好气说了一句。

    夏中眨了眨眼睛,摇头晃脑,低声应了句“哦,来了乐师兄。”

    在乐洋和夏中两人离开后,回春院不远处树下站了两个人。

    其中一位眼睛充满怒意,另一位则是充满惊讶。

    不难猜两人正是一直揪着盛莱陆升不放的詹敬龙和涂越。

    詹敬龙一拳捶在树上,顿时叶落飘了下来。

    一片树叶飘在了詹敬龙的掌心,他低头朝那片叶落望去,不多时那片叶落瞬间化为沫沫掉在地上。

    他咬牙切齿嘀咕:“哼,不自量力的东西,竟然私自提要求住进梅园院,师傅也不管,她到底有什么好的。”

    “一个连实力都没的人,不过就是会点皮毛,懂些医术药理嘛,有什么好嚣张的。”

    “詹师兄,看吧,我早就说过她不简单嘛。”涂越满脸丧气回应道。

    心里却是对盛莱有股莫名的好奇,感觉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会很有趣。

    詹敬龙没好气瞪了涂越一眼,道:“你还真以为她凭会一点医术药理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吗?”

    “我倒要看看她能横到什么时候。”詹敬龙斜眼怒喝道。

    涂越心里嘀咕“人家为所欲为?人家横?”

    “有没有搞错,明明横的人是你,为所欲为的人也是你,不带这么不要脸吧!”

    涂越站在他身后,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而詹敬龙此时并不知道涂越心里的吐槽,只是一味在想着怎么找陆升和盛莱的茬。

    以前看不惯陆升,对付陆升本是绰绰有余,未曾想现在还多了一个,而且似乎与陆升不一样。

    瞬间让詹敬龙内心矛盾,正在计划着怎么让盛莱离开玄卿谷。

    想着,詹敬龙灵机一动,心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人。

    这个人正是白天和盛莱有过冲突的彭宇,年长老的弟子。

    彭宇本应该是在鉴心阁内围考核场内负责考核的,却因为盛莱被贬到了外围做清洁。

    熟知他的人都清楚彭宇是个傲气骨头,实力在七品上,不算太差,年轻有为被年长老看中,更是得众姑娘的青睐。

    这么一个傲气骨,顿时从高处跌落,心里滋味会好受吗?

    詹敬龙两手搓了搓,嘴角上扬斜眼笑。

    站直身子,说道:“涂越,你说白天的事彭宇会放在心里吗?”

    “白天的事?詹师兄是指考核场那件事?”涂越问道。

    詹敬龙点了点头,回应道:“嗯。”

    “按照常理来论,不可能会不在意,毕竟彭师兄可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我想彭师兄现在肯定很不服气。”涂越认真说道。

    “是嘛,你说她会去找盛莱的茬嘛?”

    “这个难说,如果两个人遇见,我想应该不会有好脸色。”涂越不知道现在詹敬龙的想法,一味认真点头应答。

    詹敬龙笑了笑:“既然难说,那倒不如我们去加一把火,效果你说会不会很好?”

    “啊?”听到这句话涂越吃惊。

    这时候才意识到什么,詹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詹师兄是要借刀杀人?

    想到这里,涂越对上了詹敬龙那双要吃人的眼睛,确定了心中的猜测。

    继续惊呼道:“詹师兄,你难道是要?”

    “嘘,知道就好,何必点那么明白。”

    涂越点了点头,没有出声,只是心里有一个问题,一直憋着。

    这个法子倒是很好,问题是彭宇能成功吗?

    他可是听说年长老几人请她看丹方,赠送了不少好东西呢!

    于是詹敬龙决定连夜跑去彭宇那儿,涂越尾随在后。

    就在两人走的时候,背后一道身影,正是代一的手下司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