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六十章 骗子
    鑫源小馆。

    盛莱和陆升两人来到少年所说的馆子,站在门口,抬头看了看,只见上面四个大字。

    从招聘,布置设施,材料来看盛莱可以看出,这家馆子可以说是花了心思和大银钱开的。

    看来陵州这个小县也是有暴发户存在,想到这里盛莱扭头看向陆升,道:“走吧,看看这家馆子究竟怎么样。”

    “好。”

    陆升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踏步走进了里面。

    刚刚进来便看到远处一位店小二迎了上来,笑眯眯问道:“哟,这位公子,小姐,欢迎光临鑫源,这边请。”

    店小二服务很到位,一路指引将两人带到了座位上去,盛莱很满意。

    随后店小二又从旁边拿了两个单子,来到盛莱和陆升跟前,问道:“两位,本店的招牌菜有红烧肘子,莲花银耳羹...”

    店小二很认真地开始介绍,盛莱与陆升听得也很仔细,点了几道招牌特色菜系,然后几道素食。

    菜系点好了后,店小二便上了茶水到盛莱桌。

    盛莱端起茶杯,细细地抿了口,“嗯,不错,看来没有白宣传。”

    陆升也抿了几口道,“的确不错。”

    就在两人细细品茶的时候,正中间有一个戏台子,那里坐了个中年人,装模作样地在闲言碎语。

    盛莱放下水杯,四周扫了几眼,里面的设施用的材料都极好,而且很隔音,里面那戏台子声音那么大,在外面都没听到,看来这店掌柜是不简单。

    陆升瞥了几眼戏台子那人,冷笑道“呵呵,又是他,没想到来这里忽悠人来了。”

    盛莱将他的嘀咕听在耳朵里,又看了几眼那戏台子的中年人,问道:“怎么,听你口气认识?”

    “那样的江湖骗子,我怎么可能认识!”陆升瞪了眼那中年人道。

    一声江湖骗子,引起了盛莱的注意,继续问道:“骗子?你说他是骗子,怎么可能,看他说得很认真,也很仔细呀。”

    “呃,你仔细听听他说的内容。”陆升说道。

    他话音落下后,盛莱仔细竖起耳朵认真听那人说得什么。

    她听到那中年人在一本正经描述着关于三大宗系之间的关系,还有由三大宗系举办的新人大比赛。

    关于这个比赛,那中年人说得津津有味,一边说一边喝着旁边的茶水,轻声咳嗽了几声,另外整理了下衣袖,挺身坐直望向大家伙道:“关于这个新人大比啊,那可是很有来头。早年间三大宗系遍布各国、各州、各县,势力就连当今陛下都得让几分,最后因为北边进军落云国城池,陛下亲率的禁卫军都没能挡下,还是由三大宗系合力击退。从此三大势力在各国声名鹊起,更是令人害怕的窒息,宁愿得罪皇家都不愿得罪三大宗系。而这个新人大比呢,是关于三个宗系间的排名,同时也是陛下亲选人才的机会,都是相互合作的关系,最受益的还是现在独当一面的无极宗。”

    坐在位置上的人们,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认真看向他讲解。

    还有人很认真问道:“那么庄先生,您看看今年的新人大比是哪家胜出呢?”

    中年人庄先生回应道:“那还用问嘛,当然是如今排名第一的无极宗了,你们可不小看了无极宗,它的背后可是皇家在支持呢。而且现在的无极宗比以往的不一样,自从代老爷子的大儿子代思远接手了后,可要比代老爷子在的时候好嘞,不仅如此人下面还有玄卿谷呢。”

    众人听到这句话,有些不解问道,“玄卿谷?那不是叶宗贤谷主所创吗?怎么成了无极宗下面的了?”

    庄先生挥了挥手道,“诶,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据我一手消息,代老爷子的小儿子代一就在玄卿谷,而且还是叶谷主的大徒弟,将来可是要继承叶谷主的位置,你们说届时玄卿谷是叶家的还是代家的?”

    众人挥手道,“那自然是无极宗的。”

    庄先生讲得眉飞色舞,拍手说道,“对嘛,所以我说是无极宗下面的嘛。”

    众人恍然大悟,“庄先生果然,神通广大,为尔等解了惑。”

    客桌上,盛莱一边听着,一边吃着东西,嘴角不禁上扬露出了笑意,由于人多没好笑出声。

    陆升又瞪了眼那所谓的庄先生,“呸,骗子,胡言乱语,胡说八道。”

    盛莱本憋住了笑,回过头看到陆升那副恨不得撕了那中年庄先生的样子,笑道:“哎,人家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说书人,要是被人听到你说他是骗子,回头得和你急。”

    这话说完,果然坐在两人旁边的一桌人,探过脑袋过来,没好气提醒陆升道,“小伙子啊,年纪轻轻看人眼睛要放厉害点,人家庄先生可不是什么江湖骗子哟,他可是幽都上京知名的文人庄子墨,有很多江湖之事以及幽都每个角落的事他都知道,很多人想要找人,或找东西,消息都会找他,莫要小看了,你在这里说说不要紧,要是被人庄先生听到就不好了。”

    旁边那桌人说完,便回到了自己桌上,认真喝起了茶水听庄子墨讲解。

    在那人和陆升说话的同时,盛莱仔细打量了下那人的穿着打扮,倒不是很差,即便不是官僚也是家底丰厚的人。

    而且对文人,特别是庄子墨这样的文人极为尊敬。

    不止他,就连这馆子里的所有人都对庄子墨很尊敬,光从眼睛那敬佩的目光就可以看出。

    陆升嘀咕,“什么文人,就是骗子。”

    “好了,吃点东西,吃完我们去验证一下看看到底是真文人,还是江湖骗子。”盛莱将一盘菜移到了陆升面前,说道。

    陆升听到她说去验证,瞪大眼睛道,“去验证?”

    “对啊,看看这庄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这么多人尊敬。”盛莱一边说,一边瞥向那庄子墨。

    陆升挥手道,“如果是这样,劝你还是算了吧!”

    “哎哟,你不是说他骗子吗?怎么怂啦?”盛莱没好气道。

    “不是怂,只是我上次与他对过口角,他那口才绝对不是你我能比的。”陆升摸了摸额头,没好意思道。

    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吵不过。

    方才盛莱听得很仔细,那庄子墨说得有些地方似乎不符合逻辑,感情还真如了陆升所言,忽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