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六十一章 拆台
    盛莱连吃了几口菜,喝了一大杯茶,擦干净嘴巴站起身,双手靠背朝前方庄子墨走去。

    陆升还没反应过来,本来想喊住盛莱,不料人已经快到了,也迅速站了起来跟过去。

    前方戏台上,庄子墨一口茶,手里拿着一卷卷轴,一边看一边说得眉飞色舞,完全没有注意到盛莱和陆升两人。

    坐在客桌上的人们,这时站起身来问道,“庄先生,您可以和我们说说,这一次新人大比各个宗门会派谁出来吗?有看头吗?”

    庄子墨听了后,摸了摸口袋,望向那人回应道:“这个嘛...”

    那人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还有他的手势,看清楚后立刻秒懂,那人命身边的下人给庄子墨送东西。

    庄子墨接过那东西,笑眯眯道:“嘿嘿,这个嘛,好说,好说。”

    “接下来老夫就讲一讲关于今年的比赛,各宗门会有谁参加。首先要说的就是无极宗了,天极宗不用说还是和以往的一样,会派出代思远、任景辉两人,再就是玄卿谷,按照以往的习惯叶谷主会选代一、叶胥微两人,而清风谷吗就是白雨。”

    “关于玄卿谷,庄先生有没有可能会多人或者...”那人话说到一半,被庄子墨给打了回去。

    庄子墨道:“不会的,不可能,据我了解叶宗贤这几年来没怎么收过徒,更何况以玄卿谷目前的状况,除了代一和叶胥微没有其他人可以选,不要说增加了。”

    “可...”那人继续说道,不料又被截胡了。

    不过这一次打断他的不是庄子墨,而是站在一边看戏吃瓜的盛莱。

    盛莱嘴角上扬,露出抹斜眼笑,响亮的声音说道:“庄先生,就这么肯定吗?”

    盛莱话一出,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很多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声音从哪里来。

    只有庄子墨知道声音位置落于哪里,这话本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话里的语气却有些讽刺的味道,让庄子墨有些不适。

    不止庄子墨,就连一众人也有点不舒服,但看在庄子墨的面子没有与那人计较。

    庄子墨放下手中卷轴,站了起来,望向一边道:“敢问竟然不敢露面,谁?”

    “哎呀,庄先生此言差矣呀,我不过说了一句话,就成我的不是了。”他话落,盛莱扑通冒了出来。

    她出现在大家的视野,所有目光都投到了她的身上,庄子墨望向盛莱那一脸稚嫩的气质,有些不相信刚刚说话的是她。

    更让他疑惑的是,自己讲得好好竟然被她打搅,这就有些不舒服了。

    何况他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打断过,今日算是破了例。

    如果对方是心平气和还好说,可偏偏似乎像是来拆台的呢?

    盛莱左盼右望,看见大家都在朝自己看,轻微咳嗽了几声,道:“咳咳。”

    “虽然小女子生的确实如花似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也不至于这样被大家瞅着吧。”

    噗!

    盛莱话落,不少人差点被呛了,虽然承认她长得好看,但也不用这样说出来,自恋吧!

    站在盛莱旁边的陆升也迷惑了,想笑却憋住了。

    庄子墨走下台,道:“你这姑娘,说话倒是挺犀利,不知姑娘来自哪里?”

    “我嘛,就来自陵州呀,只不过今日凑巧看到庄先生在此讲解,小女听得真真是佩服,特地仰望先生的文采。”盛莱笑眯眯回应道。

    她一通马屁拍得真响,听得庄子墨有些舒服,瞬间刚刚什么的都过去了,看盛莱就好像是在看乖孩子一样。

    以他庄子墨的名气,能被人这么捧着确实应得。

    不过接下来的话,就不那么好受了。

    盛莱轻微咳嗽了下“咳咳,”继续道“不过庄先生文采虽好,但有些地方却不通呀,而且有些信息似乎也不太准确,不知先生可有意识到?”

    庄子墨深沉,摸着下巴道:“哦?此话怎讲?”

    “就拿先生方才所言,三大宗系派出各自优秀的人参加比赛,无极宗和清风谷我没话说,但玄卿谷先生近期就没有听说过谷主收了个新弟子?而且资质不在代一之下。”盛莱一本正经说道。

    随后往前走了一步,继续道:“还有就是,先生之前所说的三大宗系就连陛下都要让三分,试问宗系还能大过皇权?天子吗?亦或者说三大宗系已经凌驾于天家头上了!”

    盛莱说到最后一句,语气力度放重了,一个回眸瞪向庄子墨,想看看他如何回答。

    同时她这句话犹如一记雷轰在了所有人地头上,就连陆升都震慑到了,心中不由苦笑她还真的什么都敢说啊。

    此时庄子墨的脸已经一块青一块紫,所有人都在私下窃窃私语。

    所有人都觉得盛莱说得不无道理,可是如果她的话有道理,那不就是证明了庄子墨的可靠度嘛!

    难道庄先生真的是说大话?

    因为盛莱的话,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庄子墨。

    庄子墨扭头看向盛莱,道:“小小年纪就学会了目无尊长,老夫与你素不相识,不知哪里得罪了你,竟然这样被你诋毁。”

    盛莱继续向前走了几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庄子墨的跟前。

    她一本正经,严肃地附在庄子墨的耳朵道:“庄先生,你没有得罪我,我也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方才听你一通讲解想纠正罢了,并无其他意思。

    如果非要说有其他意思的话,就是希望庄先生身为幽都知名人物,是不是应该尊重一下别人,是不是应该多说说一些对大家,对这个国度有用的东西呢?

    而不是一天天的待在馆子里,消耗大家的资源,还带来无用的东西,不说其他就如你方才那些话,若是被有心人加以利用,落到了无极宗、玄卿谷、清风谷、陛下的耳朵里又会怎样?”

    话音落下,盛莱朝后面退了两三步,那严肃的神情在此消失。

    而方才盛莱那些话,其他人根本没有听到,大家也不知道盛莱和庄先生说了什么。

    庄子墨神情紧绷,若有所思看向眼前这个阳光的少女,刚才那些话是她说的么?

    这样的心智,这样的话竟然是她一个初出茅庐的丫头说的,彻底让庄子墨这个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条给震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