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混得风生水起 > 第六十二章 面子
    盛莱没有让大家听到那番话,可以说很给庄子墨这个文人的面子了,她很清楚一个文人还是个著名人物,被人这样拆台,还不给情面的打脸,是一件多么难堪的事情。

    俗话说,做事凡事留一线,不能将山中猛虎逼得无路可走。

    更何况刚才那番话,若是被大家知道了,庄子墨的名声也就毁了,而且还有可能会传到陛下的耳朵里,届时后悔都来不及。

    而且这个庄子墨并非大奸大恶之人,只是贪图钱财罢了。

    只要他聪明,就能明白盛莱那番话的提醒和用意,不仅如此事后他还要感谢自己。

    因此自己说不定还能从他身上获得对接下来要做的事一些帮助呢!

    盛莱见庄子墨默默不语,两眼失神,笑道:“庄先生?”

    庄子墨回过神,脸煞白望向盛莱,道:“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小女盛莱。”她毫不避讳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不料她名字一报后,在场所有人都炸了。

    纷纷站了起来,惊呼出声道:“盛莱?

    姑娘可是玄卿谷叶谷主近期收的弟子,且精通药理知识会配丹方的盛莱盛姑娘?”

    盛莱有些惊讶,没有想到自己的名气已经传到了陵州,这么神速?

    有些不适应被人这么围着,往后退了几步点头回应:“不错,正是小女。”

    她回应完后,现场惊叫一声:“啊,太好了。”

    “我近期正愁一个丹方呢,没想到今日遇见了盛姑娘,太好了。”

    “对啊,老夫这里也有一些疑惑,想请教盛姑娘呢。”

    瞬间盛莱这个称呼几乎盖过了庄子墨,没有人记得刚才发生过什么,只记得盛大天才在眼前。

    庄子墨站在一边,微微往后退去,跌坐在地望向眼前的少女,嘴里嘀咕,“盛莱?”

    “叶谷主近期收的新弟子,精通药理知识,精通丹方?”

    他一边抓着自己的袖口,一边惊讶看向盛莱自言自语。

    怎么都没想到她就是叶宗贤收的那个新弟子,且是那个让两大宗系蠢蠢欲动的人。

    庄子墨回想起方才盛莱的话,顿时一颤,难怪她能有那样的心智,原来是这样。

    想明白后,他不再纠结,甚至如盛莱所想,他要感谢她。

    毕竟眼下的盛莱不如以前,她可是惹来其他宗系蠢蠢欲动的人,甚至很有可能会赢得新人大比。

    这样的人,没有人会去得罪。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馆子里热闹哄哄一片,所有人都围着盛莱请她帮忙,与此同时她又赚了一把。

    本来想的是不用收什么好处,谁知他们硬是要塞过来,又不好不收着,只好接受了。

    陆升在旁边,没有打扰盛莱,不知不觉来到了庄子墨跟前,一同坐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她和庄子墨说了什么,但可以确定那些私密话已经起了作用,他瞥了几眼庄子墨道:“庄先生。”

    “是你!”庄子墨回头惊讶。

    随后反应过来,指着盛莱道“你们是一起的?”

    “不错,盛莱是我师妹。”

    “这么说盛莱确实是叶谷主的徒弟了?”庄子墨再次确认。

    陆升点头,没有多说,庄子墨见他点头便明白了。

    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陆升见他叹气,似乎有些气馁,安慰道:“虽然先前我不认同庄先生你的胡言乱语,但是我还是觉得庄先生的名气不是子虚乌有,凭空捏造出来的。

    盛莱一直都是心直口快,这次我想她是给足了庄先生面子,但并不是她有意的。”

    “所以你知道她刚刚说的是什么?”庄子墨问道。

    陆升摇头:“并不知道,但我想定不是什么好事。”

    庄子墨看了几眼陆升,他从陆升的眼里看到了他对盛莱的自信,信任。

    也的确如他所言,不是好事。

    庄子墨挥了挥手,“好了,今日确实是老夫的问题,差点酿成大祸,多亏盛姑娘提醒才得以终止,你帮老夫带个话,若是日后有机会这个情定会还。”

    话音落下,还没等陆升回过神庄子墨就离开了,似像一阵风一样来无踪去无影。

    当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旁边已经空空如也。

    前方终于没有那么拥挤,那些请教的人也散去了。

    盛莱扭了扭脖子,数着手里的东西,乐得嘴巴都合不拢嘴了,没想到今日会有这样的收获。

    看见陆升在戏台旁边,招了招手。

    他见盛莱招手跑了过来,两人回到了位置上。

    盛莱左看右看,怎么都没见庄子墨的身影,道:“庄先生人呢?我怎么没看到他。”

    “庄先生走了。”陆升回应道。

    “什么?就走了!”听到庄子墨走了,盛莱有些失落继续道“我还有事情没问他呢,他有没有留下什么话?”

    “有,他说今日之事很感谢你的提醒,来日有机会定会还你这个人情。”

    “就这?”盛莱疑惑。

    陆升摸不着头脑,问道“不错,难道还有其他什么吗?”

    “其他倒也没有,先前听说庄先生对一些小道消息知道,所有想问下他关于上京铺子的情况,不然我干嘛去会会他。”盛莱一脸失望。

    不过人都离开了,也没什么,只好靠自己慢慢摸索。

    只不过靠庄子墨会更简单点,容易些。

    陆升听了盛莱的话,恍然大悟,同时也惭愧。

    两人吃好后,没有在馆子里多留,继续出发赶路。

    在他们前脚刚刚启程,后脚彭宇便尾随上了。

    刚才那激烈的一幕,彭宇看在眼里,对盛莱又多了几分的怨恨和嫉妒。

    只是刚才盛莱对庄子墨说的那番话,不知道具体内容是什么,若是知道也好加以利用!

    彭宇拍了拍脑袋,似乎想到了什么,嘀咕道“我怎么没想到呢!

    刚才盛莱啪打脸庄子墨,等于让他在众人面前丢了脸,而一切起因就是盛莱,所以庄先生定恨死她了。”

    彭宇脑瓜一激灵,想到了可以利用庄子墨便急不可耐了,一路掉头往庄子墨离开的方向去。

    彭宇虽聪明,虽算计得很到位,唯一错的就是他算错了庄子墨的为人,还有庄子墨对盛莱的态度。

    他不知道庄子墨非但不恨她,还得还她这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