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签到必火 > 3、倔强
    听到系统的话,姬予心里一阵无语。

    你是棒槌么,什么眼力见儿……都什么时候了,现在让我开启?

    开你满头包!

    “等会儿再开吧。”

    系统没有理会姬予的腹诽,干净利落:“是。”

    “你怎么选?”见姬予没吭声,林鹏不耐烦道。

    “随你便!”

    姬予恨声说完,转身就走。

    “站住!”

    姬予继续走。

    “我让你回来!”

    不听,继续走。

    “行,小兔崽子,我就不信教育不了你!”

    林鹏在商场上运筹帷幄极少动气,但这会儿功夫,竟被气得暴跳如雷,咬牙切齿的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姬洁急了:“林鹏你疯了,他是你儿子!”

    林鹏转身躲过:“不是我疯了,是他疯了。”

    拨了号,林鹏指着姬予的背景冷笑:“你刚没听见?这小子把姓都改了,他不是我儿子!是混账!”

    “这里是110指挥中心。”

    “林鹏!”姬洁惊呼着去抢手机,但哪能抢得过。

    “刚我车被人砸了,在东华路民政局门口。”

    挂完电话,林鹏眼里倒也没有得意,有的只是愤怒。

    父亲的威严不容挑衅,否则以后还不翻天?

    太无法无天了!

    必须给予教训!

    姬洁望着这一幕,眼里噙着泪忍住没掉,点了点头:“也是,你可能心里从来没有过这个儿子。行,你真行!”

    转身离开。

    在这盛夏时节,姬洁却感到有种三九天的寒。

    林鹏的声音在背后遥遥传来:

    “你让他现在改还来得及,真留下案底,可能接下来他连大学都上不了。”

    对于学历,林鹏并不在乎,谁手底下还没几个研究生,但我这样的爹,可不多。

    别说姬予留下案底,就算坐过牢,只要他来承认错误,林鹏依然可以让他这辈子衣食无忧。

    所以,林鹏并不怕这件事毁了姬予,而是怕丢人,自己的儿子,竟然改了姓,这特么……奇耻大辱!

    至于金露,在后面默默的望着这一切,不予置评。

    作为小三,也有自我的修养,否则当不了,更不可能当这种巨头的三儿,还拿到名分。

    摸了摸肚子,金露稍微松口气,又通了一关。

    她脑海里又忍不住想起姬予刚刚的话,虽然刺耳,但话糙理不糙,姬予同样是林鹏儿子,还有个女儿,不照样说离就离了。

    这条路,注定不是那么好走。

    注意到金露摸肚子,林鹏蹙眉:

    “怎么了?”

    “哦,没什么。”金露摇了摇头。

    “让你在家别出来,你非得出来。”林鹏没好气道,随后烦闷的从兜里掏出烟盒,取出一支点上。

    金露低头没吭声。

    林鹏也不傻,抽了两口后淡淡道:“行了,一会儿警察过来处理完,咱们再进去领证。”

    “真的?”

    这一瞬间,金露脸上就像开了光一样,眉眼都灿烂起来。

    “老公真好!”搂住林鹏的脖子就啵了一口。

    林鹏弹了弹烟灰:“注意肚子。”

    “他很乖呢。”金露抿嘴温柔笑了起来,即使嘴唇是殷红的烈焰,也不再气场一米八,娇俏明媚。

    ……

    “妈,你别再说了,我不可能改的。”

    在姬洁说了一路后,一直闷头走路的姬予终于开了口。

    民政局离他们家不远,自然也不需要开车。

    “可——”

    姬洁刚说了一个字,就被姬予这句话堵上了:“如果你想让我离家出走的话。”

    呆呆的望着姬予,望着他继续往前走,望着已经长高,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儿子,姬洁这一刻不知道该说什么。

    叹了口气,姬洁也有些累了,心道算了吧,夫妻俩的财产也有不少,而且马上公司就要上市了,上不了大学就上不了。

    刚到小区门口,警车也到了。

    于是,他们又把刚刚的路走了一遍,不过这次是坐车。

    这时候林鹏已经走了,叫来一个秘书和法务处理。

    尽管当初这秘书看到姬洁毕恭毕敬的,但这一次,显出前所未有的强硬。

    姬洁心知肚明,也无可奈何。

    “恶意砸碎玻璃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这款大G的车玻璃价值多少,姬女士应该很清楚。”

    “我国刑法对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中的数额没作出明确界定,所以各地实施标准不同。”

    “我们东海市,超过1万不足5万,属于数额较大,你清楚吗?”公司的法务平静道。

    “然后呢?”姬洁盯着他。

    “数额较大,或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而受害方不愿意谅解,所以——”

    在法务说完这段后,能明显感受到姬洁眼神里蕴藏的愤怒,所以后面是什么,他没有多说,不过他相信姬洁明白,而且林鹏也交代过,姬洁知道该怎么做。

    “我打个电话。”

    姬洁取出手机,走到外面,拨通了林鹏的电话。

    “如果你非让我儿子坐牢的话,我等会儿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离婚。”压低着声音,也压抑着怒火。

    上市的关口,姬洁相信林鹏不敢拿任何事情挡路。

    不等林鹏说话,姬洁就挂断了电话,任凭林鹏再打过来,姬洁也不接。

    没一会儿,那位秘书的手机就响了。

    不知道说了什么,随后秘书道:“董事长愿意谅解。”

    赔偿、罚款,取保候审。

    再次走出派出所,姬予依然面无表情,而母亲,这次换成她闷头走路一声不吭。

    再次回家,母亲已经进她房间了。

    妹妹林鹿还在初中,因为是初二升初三,所以暑假也在上课,得周五下午才能回来。

    姬予关上门,上楼回了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姬予望着天花板,感觉心里有点乱。

    虽然……这个家有没有林鹏都一样,但今天的事情,还是让他有种说不出的郁闷和挫败感。

    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就想一直这么躺着。

    “大礼包是否开启?”

    就在这时,脑海里再次传来那个声音。

    姬予这才想起,差点把它给忘了。

    有精神了。

    坐起身,姬予心道:“开吧。”

    脑海里,那个像百宝袋似的东西,袋口打开,就像光芒被放出来一样,金灿灿光亮亮的。

    紧接着,整整齐齐三个青铜宝箱,出现在姬予脑海中。

    打开第一个,是带有编曲的曲谱:《倔强》

    “倔强?这是什么歌?五月天又是谁?阿信……又是谁?”

    “???”

    一串的问号出现在姬予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