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签到必火 > 14、说好的淡定呢?
    时间回到今天早上。

    郑昊是网乐云的一名音乐编辑。

    从每天入库的歌曲中发现好歌、确认版权、做推荐等等,是他的每日工作。

    最近网站搞原创音乐大赛,他也被抽调进项目组,负责版权确认和筛选。

    实际上,很多歌并不光是野生打榜——靠网友自己发现。

    有些编辑觉得不错的歌,会给予曝光度,比如增加到精选歌单,比如放在一些板块进行推荐。

    这样一来,这些歌被看到的机会就会增加,票数高也就很自然了。

    不过这些歌曲推荐并不是他一个人完成。

    毕竟每个人有自己的喜好和口味,一般情况下,需要至少两个编辑交叉审核,觉得确实不错,才会报给主编上推。

    早上刚上班,开完晨会回来后,郑昊随手翻了一下榜单,就忍不住吐槽:

    “前些年神仙打架的时候,那好歌叫一个爆炸,哎,这真是……乞丐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见郑昊在那儿闭着眼揉着太阳穴,有气无力的感叹,他旁边的那个女编辑秦云‘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你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万一乞丐捡了一百万呢?”

    郑昊揉穴的手一顿,抬起眼皮瞥了她一眼:

    “现在出门带个手机就行了,谁还带钱?还……带一百万?”

    拿起水杯拧开盖,郑昊喝了一口后道:

    “再说了,乞丐捡一百万的几率,我感觉都比咱们现在淘到好歌的几率大。”

    撇了撇嘴,秦云哼道:“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看这榜单,几天都没变过了,尤其是前一百名,我每天刷N次,还是这些。”

    叹了口气,郑昊道:“就算这前一百名,我也没觉得有几首好听。”

    “那是你眼光太高了。”秦云道。

    “呵~”郑昊被说笑了:

    “我要是眼光高的话,估计这些歌里,也就排第一的不错,其他那几首还行的,比它也差一个档次。”

    “你这不是废话么。”

    秦云道:“张秋光是这两年最能打的创作人,现在连陈奇伟、庄岚这些明星都找他约歌。”

    说起张秋光,不仅郑昊推崇,显然秦云也认同。

    “而这次他创作的《沉默》,一如既往的棒,我这几天都不知道听多少遍了,牛人就是牛。”

    郑昊点了点头:“立意上就比别的歌高出一筹,虽然叫沉默,看起来像是慢歌,但却是一首摇滚,剖析沉默时的心理,绝望的呐喊,歌词抒发得淋漓尽致,旋律燥而不乱,玩了一首好反串。”

    “对对对,听过一遍还不能完全感受,再对着歌词,以及名字,才发现这种玄关。”秦云道。

    郑昊这时摇了摇头:“不过我可不信是他临时为了咱们这个比赛创作的,这歌绝对打磨了不短的时间,编曲的细节都特别到位,还有那一段萨克斯的尾声,立马就回味悠长了。”

    “可惜啊,再好,那也跟咱没关系了,一发歌就直接是咱们主编负责。”秦云叹道。

    郑昊挠了挠脑袋:“就是啊,咱们三组什么时候能发掘一首能打的,我保证死命的推!”

    他们这次大赛项目组,主编陈鹏统揽全局,而下面分出三个编辑组,最终考核,也是哪组组发掘的歌曲在各名次段里占据的数量多为优。

    这么做,也是为了激励编辑,避免光靠打榜,而忽略了沉在下面的好歌。

    郑昊,和秦云都是三组的。

    虽然现在排名基本固定,但也不是前百的歌都推,有些排名靠前是推起来的,而大部分,都是成名的创作者自带粉丝效果。

    但显然,他们是专门为这次比赛创作的。

    绝大多数人,快工出不了细活,即使是这些有一定名气和实力的创作者,大部分短时间创作的都不怎么样。

    有的甚至搞了首口水歌上来,比如排第三的《我心飞扬》,完全就是粉丝推上来的。

    就在这时,秦云忽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郑昊诧异道。

    “82名那首歌……昨天没有,甚至昨天夜里睡觉前我刷新了一下,都没有这首歌。”

    秦云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了什么,赶紧点开,同时迫不及待的戴上耳机。

    郑昊也回过神来,这代表什么不言而喻!

    在这个时候,还能窜进前百,那绝对是有实力的……除非,刷票。

    但这次是网乐云为了抗衡其他几家音乐平台,力求通过这次比赛凝聚目光,自然不会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否则引发其他创作者不满,那就是灾难了。

    自然而然,对于刷票的打击,前所未有的严厉,发现一个处理一个,而且是直接封号。

    所以,郑昊被提醒后,一个激灵坐直,飞速找到82名!

    《倔强》野子。

    果然,是一首新歌,一个没有听过的名字。

    此时此刻,不仅是他俩,其他两个组,也有人发现了这首歌。

    都来了精神!

    刚听了个前奏,郑昊身板就挺值了,眼神里带着期待!

    呼吸都变缓了,像是怕影响到听歌。

    在一段吉他和贝斯共鸣的旋律后,主歌随之而来——

    “当,我和世界不一样。”

    “那就让我不一样。”

    “坚持对我来说就是以柔克刚。”

    听到这里,郑昊眼里绽放出光彩!

    不仅情绪推进,旋律也在层层叠加的往上推。

    音色、旋律、歌词,以及编曲,无一不是优秀。

    这是一首老道的、有着丰富经验的创作者的好歌!

    忍着继续听下去的躁动,郑昊把耳机挂到脖子上,转头看向秦云,而恰好秦云此时也摘下耳机看向他。

    “推!”

    因为刚刚,他们好像也发现其他编辑注意到了。

    82名,并不难发现。

    就算在网页上,榜单一页30位,82名也只是在第三页。

    两人忙不迭的跑到主编陈鹏办公室,敲开门后,郑昊就跑到他跟前,声音急促道:

    “主编,我们发现了一首好歌!”

    虽然只听了几句,但他们听的歌太多了,能一上来就吸引耳朵的,还通过这几段就判断出是经验丰富的创作者的作品,那绝对差不了!

    不先下手为强,万一其他人听几句也跑来怎么办?

    果不其然,在他们来的时候,也有一组的两个编辑跑来了。

    “主——额……”

    那俩编辑刚进门就开始喊,但见郑昊两人在前面,只能把自己到嗓子边的话咽了回去。

    两人面面相觑,心有惴惴。

    虽然他们有某种猜测,但万一不是呢?还是先别吭声,等他们说。

    祈祷你们没有发现。

    但可惜,只听郑昊说道:

    “主编,我刚发现一首好歌,就是现在榜单排82名的那首。”

    那两编辑对视一眼,都满腹委屈:我们只听了两句就跑来了,竟然还是慢了一步,你特么属兔子的啊跑这么快!

    而看到他们的表情,旁边的秦云心里松了口气,还有些庆幸。

    至于郑昊,面对着主编,看不到后面两人的表情。

    主编陈鹏虽然电脑开了,但此时正在泡茶,闻言好奇的看了他们一眼,再才来到电脑前。

    打开浏览器,直接就是他们网站的主页。

    这个时候,陈鹏还不忘教训郑昊他们:

    “一个个的,慌慌张张的,这是办公室不是菜市场,沉稳点,淡定点行不行?”

    郑昊抿了抿嘴,没敢吭声,其他人也都缩了缩脖子。

    陈鹏没有继续说,端起茶盅,轻啜了一口,像是给他们做示范一样。

    不急不躁的,陈鹏把茶盅放在一边,再才慢悠悠点进封推的大赛页面,往下拉就看到了排名。

    既然是82名,那就在第三页。

    点了下面的序号3后,刷新到了第三页。

    陈鹏点开第82名那首,刚听了一下觉得不对,再一看,‘咦’道:

    “82名?这歌不是一直在这儿么,昨天就讨论过,这歌虽然是江阳写的,但水平一般。”

    无语的抬头扫视他们几人,陈鹏皱眉:“这就是你们发现的?”

    “???”

    郑昊一愣,看了秦云一眼,两人都满头雾水。

    不过当他来到主编旁边,才发现怎么回事。

    因为《倔强》,已经来到81名了。

    郑昊的眼睛瞬间瞪大了!

    这么快!

    “额……主编,就是这首《倔强》。刚我们看的时候,它还是82名。”

    陈鹏一愣。

    郑昊指着81名道:“现在它又进了一名。”

    这意味着什么,陈鹏当然不糊涂。

    而且,榜单他这些天同样在关注,前面的因为翻得多,名字基本熟悉,而《倔强》,的确很陌生。

    于是,心里同样期待起来,陈鹏点开了这首歌,然后戴上耳机。

    听着听着,陈鹏就跟刚刚郑昊一样,慢慢的,越坐越直。

    再然后,他手指跟着弹起了节拍。

    当唱到第二遍重复的时候,陈鹏鼻腔微微哼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郑昊回头看了秦云一眼,两人嘴角都浮起一丝笑意。

    就在这个时候。

    ‘咣当!’

    茶盅被陈鹏在桌面弹节奏的手指碰倒了。

    水撒了,陈鹏一惊,眼看着水就要顺着桌子就要流过来,他慌忙起身后退。

    但他耳朵上还戴着耳机!

    立刻就从他耳朵上被扯了下来,落到桌上,打中了茶盅!

    ‘咣当!’

    陈鹏又赶紧去抓耳机,生怕沾了水。

    但耳机在茶盅上面,他扯得快,又把茶盅带着在桌上转了两圈。

    在茶盅快要滚落桌子的时候,陈鹏险之又险的……接住了。

    这一幕发生的很快,就在短短几秒间。

    陈鹏手忙脚乱。

    旁边的郑昊他们几个,目瞪口呆。

    (?Д?≡?Д?)

    说好的淡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