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透视民工 > 第2249章 :落架凤凰不如鸡
    “如此星辰如此夜,我们还是不要提不开心的事情了,你看,那雪原极光,多么漂亮,简直美如画啊。”叶涛嘴角含笑,示意她看远处美丽的夜景。

    “低贱的人类,给我闭嘴。”耳畔又传来鹰凌空咬牙切齿的怒斥声。

    叶涛很听话,立刻不吱声了。

    但了解他的应祖儿,暗暗叫苦,鹰峰父子,你们可知道,带了一个什么存在,走向王之大殿吗?

    这是一尊令一切恶人,闻风丧胆的恐怖瘟神啊,别人想躲还躲不了,你们却在主动把他带到巢穴?

    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所谓王之大殿,就在城中央,太阳神庙的附近,它造型古朴,数根圆形巨柱,撑起圆形穹顶,光大门就足足十米高,门口的卫士们,小如蚂蚁一般。

    说是王之大殿,但实际上,这大殿里,根本没有王族身影,被部落里族人最多,势力最大的几个大贵族把持着,还有一群贵族老头,约有二三十个,组成元老会,共享权力。

    如果波西米亚贵族们,真的尊重王族,就应该簇拥鹰飞老爹为王,但实际上,他们却联手排挤鹰飞老爹,把他撵出雪原城,到外面自生自灭了,一同撵走的,还有其他一些王族成员。

    现在就是一个鲜明例子,本该是高高在上的蓝晶公主应祖儿,却被他们押着,来到这座王之大殿前。

    王族曾凌驾一切贵族之上,但任何权力,都必须拥有匹配地位的雄厚实力。如果失去实力,谁还会敬畏呢?

    叶涛跟着那群人,走进高耸宽敞的王之大殿,只见内部气势恢宏,宽大的正墙下,矗立着一尊波西米亚王的石雕,他身披重铠,左手持盾,右手持战刀,双目炯炯,威严大气。他感觉这尊石雕,应该就是古帝国的创始人,也即应祖儿这一族的第一代王祖。

    王祖雕像下,是一片圆形议席,一张张席位上,坐着一位位白色长袍的年迈老人,这就是众元老了。

    数量不算多,所以没有坐满议席的席位。

    在正中间,有一张权力宝座,稍下一层,分列着几张座椅,每张椅子上,坐着一位脸色傲慢的大贵族。

    叶涛估计,最中间没人的那张权力宝座,可能是属于鹰峰侯爵的,看来,这个王族部落,现在真的是实力为尊了。别看鹰峰只是个三等贵族,但他族人多,钱多,枪多,所以地位就最高,是现任城主。

    在两侧,一张张席位上,坐满了大小贵族,约有二三百个的样子,一个个衣着光鲜,以鄙夷的眼神,打量着被“押进来”的叶涛和应祖儿。

    最后,是百十名身强体壮,全副武装的王殿卫士,木桩般站在甬道两侧,议席后面等重要位置。

    不用问,这些人,肯定都是在叶涛和鹰飞老爹说话的时候,被鹰峰父子,召集过来,向他们问罪的。

    一切都安排好了,只等叶涛被“押进来”。

    而叶涛看的很满意,他心有刀斧,只等众“猪羊鱼鳖聚齐”。

    应祖儿在正规场合,松开一直拽着叶涛的那只手,深吸一口气,走到了中间的环形空地。叶涛没有跟过去,这是应祖儿的主场,他可不能抢了自己女人的风头。

    她既然还相信,能说服她的族人,就让她努力去吧,可能的话,叶涛也不想亮起屠刀。

    他其实最喜欢和平了,可一旦局面失控,该发狠时,他绝不会手软。

    因为他从小接受的教育,便是“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猎枪”!

    所以,作为一个很谦虚、有礼貌的文明人,他一向恪守先礼后兵的古训。

    “大家好,我是应祖儿,你们的蓝晶公主。”应祖儿站在环形空地上,自报身份和名号。

    可四下鸦雀无声,没任何人起身,向她行礼致敬,不仅如此,那一双双大小贵族们的眼睛,冷漠而鄙夷。

    “……呵呵,可能在场的人,很多都不认识我,毕竟我从小离开雪原城,回来的数量也很少……”应祖儿尴尬一笑,想说点客气话,缓和一下沉默的气氛。

    “应祖儿,废话少说。”鹰峰忽然开口,打断她的声音,断然道:“如果你真的以波西米亚公主身份而自傲,那就绝不该,去找个人类丈夫,玷污你体内,那高贵的血脉。现在,我们给你两个选择:一,立刻斩断跟那个人类小子的夫妻关系,那个家伙,将会受到族规的严厉审判,而你,将必须在我们部落里,另择佳偶;二,如果不切断夫妻关系,则我们会认为你,玷污王族门风,令祖上蒙羞,不配再当我们的公主,你将会被收回公主头衔,黜为平民,关入黑牢,终你一生。”

    “鹰峰侯爵,请问这是你个人的意见,还是元老会,和贵族议会的全部意见?”应祖儿愣了一下,心中一股怒火窜起,昂首朝他喝道。

    “我们元老会授权鹰峰侯爵,宣布这个决定。”

    “我们贵族议会,授权鹰峰侯爵,宣布这个决定。”

    一个最年迈的元老,和一个大贵族,先后开口道。

    “不,按照我们部落的祖制,元老会和贵族议会,只是协助波西米亚王,处理政务,没权罢黜王族成员的封号……”应祖儿亢声斥道。

    “再古老的规矩,都必须随着时间的发展,不断改革,才能做到得人心,服众望。”鹰峰侯爵冷笑道:“应祖儿,你嘴上的祖制,距今已经五千年之久了,早已不合时宜。废话少说,两个选择,现在,决定吧!”

    “再改革,现场按理来说,也必须该有我们王族的成员,才算合理合法吧?”应祖儿怒道:“我们雪原部落,成立迄今,一直按照古老的祖制,产生的权力中心,你们贵族,不能擅自剥夺王族参政议政的权力,本身就不合法,凭什么逼我这位所有族人都承认的蓝晶公主,按照你们划出的道儿,被迫做选择?”

    “哼,你以为我们贵族愿意这样吗?还不是怪你父亲,怪你父亲的王族兄弟,没能力生下一个儿子,这断了香火,王族血脉无法传承,我等才不得不替王族成员,担负起种族延续繁衍的重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