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上门姐夫楚天舒乔诗媛 > 第927章 狼子野心
    第927章  狼子野心   

    这时,职业装女郎捏了捏耳麦,开口道:“莉娜小姐,外面有人找您。”

    

    她微微有些诧异,莉娜平时跟华国这边并没有什么交集,怎么一来就有人找上门呢。

    

    她从兜里拿出一个充满科技感的折叠平板电脑展开,送到莉娜面前:“莉娜小姐,就是这个人。”

    

    莉娜伸出玉手接过平板电脑,粉藕般的玉臂上热气氤氲,美如仙子。

    

    “他来了?”

    

    莉娜一脸激动的从水池中站起,修长的身材除了该丰腴的两个部位,其余地方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

    

    水珠沿着她山水般曼妙的娇躯滑落,美艳至极点。

    

    职业装女子忙拿了件浴袍,披在她的身上。

    

    “赶紧请他去我房间。”

    

    莉娜冰蓝色的美眸绽放着异样的神采,屐上水池旁边香奈儿的拖鞋,急急往出口冲去。

    

    看着莉娜那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浮想联翩的惑人背影,职业装女子目光惊讶。

    

    跟了莉娜快两年了,莉娜从来都是冷静的过分,她从来没见莉娜这么激动过。

    

    ……   

    夜晚的风,带着些许清冷。

    

    楚天舒端着两杯刚刚调制好的咖啡,来到总统套房外面的宽阔阳台。

    

    阳台上放着两架躺椅,中间有个小几。

    

    楚天舒把咖啡放在小几上,顺势坐在了旁边的躺椅上。

    

    他俯瞰着城市中的霓虹,刚刚端着咖啡抿入一口,满脸欣喜的莉娜就精灵公主般从里面飘了出来。

    

    她一席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脚上踩着一双做工精美的高跟鞋,金色的皮绳缠绕着雪白玉足,足尖处是一朵同样皮质的金色野菊。

    

    精致的手工,没有任何标志,楚天舒一看就知道是国际顶尖大师的手工作品。

    

    “我现在美?

    还是以前美?”

    

    莉娜脚步轻盈的走到楚天舒近前,欢快的转了个圈儿。

    

    长裙旋飞而起,送来阵阵香风。

    

    她双手一按长裙,做了个玛丽莲梦露捂裙的经典动作,可爱、淑女、性感几种不同的风情,在她身上得到了完美结合。

    

    楚天舒目光落在迷人的金发女郎身上,很认真的道:“以前美,现在更美。”

    

    这句话,绝对没有丝毫敷衍客套的成分。

    

    看着莉娜在对面的躺椅上坐下,楚天舒把另一杯咖啡轻轻推到她面前:“按照你的口味,加了牛奶和抹茶。”

    

    咖啡上面,漂浮着一层白白的奶泡,还用抹茶做了个米老鼠的图案。

    

    莉娜嘴角勾起甜甜的笑:“难得你还记得我的口味。”

    

    楚天舒笑道:“你一直都是我最信任亲近的人,怎么能忘了你的习惯。”

    

    莉娜颊侧露出迷人的酒窝:“看在这杯咖啡的份儿上,暂且原谅你这两年对我的忽视。”

    

    楚天舒苦笑道:“哪儿有忽视你,只是这两年,我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莉娜姿势优雅的捧着咖啡杯,有些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

    

    “我被人暗算。”

    

    楚天舒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里中了一枪,失去了记忆,最近才刚刚恢复。”

    

    当啷!   

    莉娜手里的咖啡杯,直接掉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她快步上前,在楚天舒旁边蹲下,颤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莉娜伸出颤抖的右手,在楚天舒头上摸索。

    

    当摸到那个明显的疤痕时,莉娜冰蓝色的美眸中顿时涌出晶莹的泪水。

    

    “不要这样,我这不是没事了嘛。”

    楚天舒拭去莉娜腮边的眼泪,“当时,有人出卖了我。”

    

    “是谁?”

    

    莉娜眼中迸射出冷冽的杀机:“我要杀了他……不,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这时,通往阳台的玻璃门被人拉开,制服女子带着一帮面无表情的西方保镖走上阳台。

    

    莉娜皱了皱眉,不悦的道:“下去,这里不需要你们。”

    

    制服女子嘴角勾起一丝讳莫如深的笑:“莉娜小姐,阎先生让我给您带句话。”

    

    莉娜不耐烦的道:“什么话?”

    

    “阎先生说……”   

    制服女子笑容玩味:“莉娜小姐既然来了华国,就不用再回去了。”

    

    莉娜美眸微微一眯:“什么意思?”

    

    楚天舒目光凝起,浑身溢散出冰冷的杀机。

    

    制服女子嗤道:“就是把你永远留在华国的意思。”

    

    楚天舒幽然开口:“当初出卖我的,就是阎魁。”

    

    “什么?”

    莉娜睁大了美眸,“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楚天舒冷哼道:“欲壑难填,狼子野心!”

    

    制服女子手指往前一点,她身后的四个西方保镖就纷纷从怀里掏出装着消音器的手枪,同时扇形散开,瞄准了莉娜和楚天舒。

    

    莉娜气得浑身发抖。

    

    她银牙暗咬,沉声道:“看在我对你不错的份儿上,让我这位朋友离开怎么样?

    这件事跟他无关。”

    

    “他刚刚不也说了?

    他跟阎先生有过节。”

    

    制服女子冷然道:“虽然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我相信,阎先生肯定很乐意听到他的死讯。”

    

    楚天舒嗤道:“看来阎魁这两年没什么长进啊,竟然连你这种废物手下都收。”

    

    制服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手指前摆:“杀!”

    

    楚天舒身形一晃,挡在了莉娜面前,右手从腰间抹过。

    

    随着“嗤嗤嗤”的破空声,几枚银针激射而出。

    

    那四个西方保镖,每人脑门上都插入一枚银针。

    

    他们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就软踏踏的倒地。

    

    制服女子看傻了眼。

    

    竟然有人能用一根细细的银针,同时射死四个经过战火淬炼的退役精英?

    

    这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

    

    看到楚天舒朝他逼近,制服女子下意识后退。

    

    “给你一个自己了断的机会。”

    楚天舒嘴角勾起冷酷的笑意,朝阳台外面指了指,“跳下去。”

    

    制服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她看向莉娜,哀求道:“莉娜小姐,放过我。”

    

    莉娜冷哼道:“你刚刚有没有想过放过我呢?”

    

    制服女子道:“都是阎先生让我做的,是他逼我的。”

    

    楚天舒冷然道:“不要再给自己找借口了。”

    

    “不是什么样的错误,都可以被原谅。”

    

    莉娜面无表情,指着阳台外面道:“跳下去。”

    

    制服女子眼中闪过一抹狰狞,抬起枪口就准备射击。

    

    孤注一掷!   

    平心而论,她出枪的速度,已经算得上是世界一流。

    

    只可惜,她此时面对的是楚天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