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熊孩子之皇帝聊天群 > 第149章 薛雄被打脸
    “别那样子望着我,我不过是来要个人而已!”

    李文可不管他那么多,嘻嘻地笑着,轻描淡写地说道:

    “我是来替你解围的,你却这般无礼,我也不与你计较,快些唤我侄儿罗贞出来!”

    “要见人不难,接走也可以,但是,你得先问问我手上这把刀答应吗!”

    薛雄是真的被他激怒了,怒不可遏!

    在他眼中,你这小子算个毛线。

    再怎么说他也是手上握有千余人马的大寨主,岂能容人相欺?

    “我怕你是有点宝气吧,老子又不是江湖中人,动什么刀枪?你胜了一个九岁的娃儿,传出去有面儿?”

    李文轻蔑地扫了他一眼,冷冷地说着。转过身去,对幺姬嘻嘻笑道:

    “还是喜欢跟小姐姐说话,这性感女神给人的感觉真不不一样,让他快点把人叫出来,我们走,女神?”

    李文这一打一压,那薛雄心中怒火中烧,犹如翻江倒海一样!

    一双虎目狠狠地盯着李文,头上的青筋历历在目。

    幺姬被这左一声小姐姐,右一声女神,叫得心花怒放。

    只是碍于情面,不敢笑出来。

    李文望着这二人一怒一喜,暗自觉得好笑,见幺姬朱唇微启,又抢先说道:

    “漂亮的小姐姐,要不你去把罗贞给我找来,我们下山去。”

    李文继续嬉皮笑脸地说道,白了薛雄一眼道:

    “我望着那张苦瓜脸真还就有点爽,才吃的那点面条开始作怪了!”

    士可忍,夫当然不可忍!薛雄“当”的一下抽出刀来。

    那刀锋闪过一丝蓝光,在灯火下格外耀眼。

    大吼道:“小子你找死!”

    幺姬站了起来,挥手笑道:“我说大哥,你怎么会跟一个小孩子动刀?”

    好你个幺姬,这不是摆明着胳膊往外拐么?

    薛雄气得眼放毒光,脚跟子打摆,狠狠地吐出一句话来:“我要宰了这小王-八蛋!”

    幺姬一闪身,挡在李文胸前,娇喝道:“大哥,大事要紧!”

    “就凭你?要宰我?哈哈哈……”

    李文大笑不止,扯开幺姬道:

    “小姐姐,你让他来,看他有种不?”

    薛雄钢牙一错,拿起钢刀,人飞身上桌,大吼一声,一刀劈向李文。

    李文却是淡笑着,挺起胸膛望着他。

    幺姬厉声喝道:“你这个少寨主怎么当的?”

    说话间一抬手,剑鞘击向薛雄手腕。

    “小姐姐不必动气,能杀李文的刀,还没有铁打呢,就凭他这个怂包?”

    李文像是在谈别人家的事似的,泰然自若,望着幺姬又说道:

    “小姐姐,要不我们走吧,让扫北王罗通,带着他那二十八位总兵,领十万大军来接他家公子好了。”

    “你既然吃错了药,那我找干爹去!”

    幺姬明显也生气了,望着薛雄冷冷地说道:

    “总不能让这一山寨的人,因你的粗鲁而被灭了九族!”

    薛雄抱着肿得像只包子的手腕,脸上的怒色已经不见了,倒是像个霜后的茄子。

    因为他也明白,以前来打他的,尽是齐王底下的官兵,充其量是一班杂牌军。

    遥想当年,扫北王出马,倾突厥一国之力,也非其对手,最后落个灭国的下场。

    薛雄何德何能,能与他正面相抗?

    薛雄现在骑虎难下了,他能怎么办?

    他牛脾气一冲,六亲不认,喝道:“我就要杀了他,咋的?”

    “啪!啪!”

    两记响亮的耳光落在薛雄脸上!

    “操他-娘的个蛋,敢打老子脸!”

    薛雄怒火攻心,失去了往日的水准,此际已经乱了分寸。

    现在被人打了耳光,便嘴里大骂着,反手一刀劈出。

    “噼!啪!”又是两记响亮的耳光响起。

    “畜牲,只怕你还要欺师灭祖不成?”

    一个白发花须的老人,一手拿住薛雄的手腕,反手就是两记耳光。

    “干爹,怎么是你!”

    薛雄很明显知道是劈错了人,刀一丢,跳下地来,叩首又道:

    “孩儿不知道是干爹来了,孩儿该死。”

    “干爹来了,你就不该劈,别人来了,你就要劈?”

    老者含怒低声喝着,望了他一眼,又训斥道:

    “你个狗东西,拿着一寨人命来赌气?你要杀了十皇子殿下,多少人得给你陪葬?”

    薛雄原来是乡里的一个爆发户,早年救了老者一命,拜了老者做干爹,才混到个少寨主。

    在江湖上,那就是纯仗着这师妹和老者的威风,欺压群雄。

    此际这二位靠山都说这娃不能杀,他能咋的?

    他一边打着自己的耳光,一边快要哽咽地说道:

    “我这就去带那罗贞过来,不,去请那罗公子过来!”

    说罢一把爬了起来,就往外走。

    老者吩咐道:“请罗公子过来以后,自己去面壁到天亮!”

    薛雄哪敢说半个不字,低着脑袋,灰溜溜地出门去了。

    老者这才向李文施礼道:“老朽伏伯,见过十皇子殿下。”

    “客气了!”李文拱手笑道:“还是老先生明事理呀,那人,我怎么跟他说,他怎么就说不明白呢?哎!”说罢晃着小脑袋连叹不息。

    惹得在旁边的幺姬笑得花枝招展,她停住笑道:“要知道干爹没睡,我就直接去找爹去了,也省得惹大哥不痛快。”

    “哎,哪睡得着呀,被搞成这样乱哄哄的样子。”伏伯叹息着说道:“让殿下见笑了。”

    “我这次来是找我侄儿的,我还说过,我来些是帮你们的,不是害你们的,我要不带走小娃,他爹那儿我也不好说话啊。”

    李文轻轻挥动着小手又道:“都过去了,这事就翻页吧。”

    “十皇子口音,怎么像是龙门县的,估计这劣子就是这个原因起疑,认为十皇子是假的,才闹出这场闹剧来,得罪之处,请海涵。”

    伏伯又拱了拱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恭敬地站着,望着幺姬又说道:

    “女儿呀,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你就跟十皇子去吧,好过陪老头子终老山林。”

    “干爹这是要赶我走么?”幺姬有些失落地问道。

    “大隋都已经灭了多少年了,杨妃那儿子怕是早就当爹了,你又何必再执着呢?”

    伏伯一声长叹,幺姬的表情阴晴变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