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某科学开始的日常生活 > 第三十一章:既然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同是过路同做过梦本应是一对,人在少年梦中不觉醒后要归去……”

    夜幕降临后,叶离哼着小曲儿准备晚饭,米诺斯跟珀耳酱正坐在房间里讨论着什么。

    而叶离的手机突然就接到波波隆发来的消息:“笨蛋,哼哒~。”

    “???”

    这条信息来得就有点莫名其妙。

    叶离正准备回复信息询问一下是怎么回事,房间门就“啪”的变得四分五裂。

    邪神酱几乎每次过来都是要把他的房间门拍碎的,因为她没有这里的钥匙,也懒得敲门等待。

    主要也是最开始的时候给叶离制造麻烦而遗留下来的习惯。

    反正叶离随便就能修复,不用在意。

    这次邪神酱跑过来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急急忙忙的开口喊道:“不好了不好了,百合铃要死了!”

    “啊?!”

    “什么情况?”

    这句话可把叶离跟米诺斯吓了一跳。

    珀耳酱也睁大双眼。

    这一瞬间,他们联想到很多事情。

    像是邪神酱的偷袭终于有效果了、像是百合铃遭遇到更加强大的敌人等等。

    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百合铃从下午开始就很不对劲,而且现在全身发烫、意识模糊,用人类的话来说,好像是感冒?”

    感冒发烧……

    好吧,严重点的话,确实会危及生命。

    “没事的没事的,你来帮我准备晚饭,我过去看看。”

    叶离放下手里的工作,穿上鞋子跑去隔壁。

    邪神酱懒得管他的晚饭,跟在后面跑回去了。

    正准备跟着的米诺斯跟珀耳酱对视一眼,只能留下来处理厨房里的食物。

    隔壁房间里。

    百合铃的状态看着确实很不妙。

    邪神酱急得无法安静下来,扭着尾巴围着他们转圈圈。

    “你不是有治疗能力吗?快点把百合铃治好啊!”

    “安心,没问题的。”

    叶离摆摆手。

    不需要他多做什么,因为能做的邪神酱都已经做了。

    换了睡衣盖着被子,还有冷水袋等等,这些看着不起眼的做法都是正确的。

    虽然高烧的话最好还是要去医院就诊。

    邪神酱已经给百合铃量过体温,说是三十九度,这确实是高烧无疑的。

    但没有什么大问题。

    叶离把手放到百合铃的额头上面,灵气渗透进她的体内,帮助她调整身体。

    在旁边看着的邪神酱显得很是焦躁不安,围着他们转了几圈,也没敢打扰叶离。

    干脆就转身朝外面爬去:“我出去看看。”

    叶离没有回应,小心翼翼的照顾着百合铃。

    ……

    百合铃最近比较劳累,劳心劳力的,一个不注意,结果就病倒了。

    下午的时候就有点症状,没想到会演变成高烧。

    意识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

    突然间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入自己的身体,一阵冰凉的舒爽。

    茫茫然也不知过了多久,意识终于恢复清醒。

    睁开眼看到的还是熟悉的天花板,视线往身旁一偏,就看到叶离那张好看的脸。

    叶离笑眯眯的:“你醒了?手术很成功,你现在已经是扶她了。”

    “……”

    这家伙从来都是这样的不正经。

    视线在房间里扫视:“邪神酱呢?”

    听到这个,叶离满脸哀怨:“一醒来就问邪神酱,你是要抛弃我跟她搞百合吗?”

    百合铃无视掉他的话,精神还没有完全恢复,懒得跟他讨论这种没意义的事情。

    只是紧紧身上的被子:“谢谢。”

    “不用跟我客气;动不动就道谢道歉鞠躬什么的,无聊得很。”

    “礼仪做到位不好吗?”

    “礼仪是要发自内心的,不是流于形式的。”

    “表面都做不好,心里还会有礼仪吗?”

    “表面做得再好,心里就一定会有礼仪了吗?”

    “心里会不会有我不知道,但至少表面上是要做好的。”

    “表面的东西我是不怎么关心的,我更关心内在,关心本质。”

    叶离这样说着,摆摆手阻止想要说话的百合铃。

    “好啦,礼仪不礼仪的,就不要讨论了;再讨论的话,那我可就要非礼了。”

    “……”

    于是百合铃老老实实闭嘴。

    叶离的一只手还放在她的额头上面,丝丝冰凉渗透进来,就感觉非常的舒服。

    她没有说话,叶离倒是提起另外的话题:“话说你的战斗力都超神了,为什么还会生病?”

    “你不会生病吗?”

    “至少已知的病我都不会有。”

    未知的不好说。

    毕竟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无尽的时空里面,指不定就有针对灵气修行者的病毒存在呢。

    “闲话就不要多说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起来就没事了。”

    “嗯。”

    精神疲惫的百合铃也没有跟叶离继续闲聊。

    看着他站起来离开房间,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

    有着叶离的治疗,连吃药都省了。

    第二天起来的百合铃已经恢复,就是有点体虚,但稍微调理一下就行。

    亲自来到叶离这里向他表示感谢。

    正准备蒸包子的叶离,表现出毫不在意的态度:“都说了这种小事情不要谢来谢去的。”

    “感谢还是必要的。”

    “你要这样说的话,那就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

    “开玩笑的啦,但话说回来,还真有一件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情。”

    “……什么事?”

    “咕嘿嘿~”

    叶离不怀好意地笑笑。

    看着百合铃的视线往下移,落到她的裙子上面。

    “那时候没有看清楚,只记得是美丽的风景,就像这个大白馒头一样,要不然再让我看……”

    “砰~嘭~啪~!”

    既然大恩大德无以为报,那就只能早点让他脱离苦海,跑到天堂去享受极乐了。

    虽然从叶离的所作所为来看,他更有可能是下地狱。

    总之把叶离打了一顿后,百合铃就羞红了脸气呼呼的回了隔壁房间。

    珀耳酱走过来蹲在叶离旁边,用手指捅着他的身体。

    “死了吗?”

    “差点。”

    “为什么你非要作死呢?”

    “因为死亡是人类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正面意义,所以需要不停地作死来追寻真理。”

    “???”

    珀耳酱是不明白的。

    就像普通人无法理解疯子的三观那样;如果能够理解,那就证明已经是同样的疯子了。

    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珀耳酱只是表示好奇:“为什么一直作死的你偏偏没有死呢?”

    “因为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叶离稍微调整一下姿势,看着珀耳酱裙里的风景。

    顺便提醒道:“以后蹲下来的时候要注意裙子,不然的话会被别人看到的。”

    “这是在家里,而且只有我和你。”

    米诺斯不在家,早上的话她是要去送牛奶的。

    以前叶离还问过她是不是自产自销。

    但当然不是。

    “在家里就算了,但这是属于我的禁地,记得不要让其他人看到。”

    “嗯……”

    珀耳酱好像在思考。

    然后提出问题:“为什么你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我却非得要属于你一个人呢?”

    面对这样的灵魂拷问,叶离当然给不出合理的答案。

    但那个答案并不重要。

    “没有为什么,反正你只属于我一个人,永永远远的都只属于我!”

    “真是蛮横不讲理呢。”

    “哼哼哼~”

    叶离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从地上爬起来,直接把珀耳酱搂入怀里。

    “看来还需要好好调教你才行,趁现在有时间,我们先来一发。”

    “嗯~唔~”

    ……

    叶离故意没有开隔音结界。

    于是隔壁房间的百合铃,就听到一种奇怪的、又好像很愉悦的少女的叫声。

    咿咿呀呀的。

    “啧~”

    总之就让她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