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守尸人笔记 > 第41章:夜奔
    香君终究还是百密一疏。

    她爱唱戏,也不忌讳给死人唱戏,但是这到底与她自家在义庄中排戏不同。

    她虽然是夜里去给死人唱堂会,但是有活人愿意听,她也不能拦着不是。

    只能说香君当真是妖怪里的奇葩。

    不杀人、不好斗,就喜欢唱戏?

    绝了!

    要知道她怎么说都算是个修行之辈,结果偏偏要和普通人抢饭吃,这谁受得了?

    于是没过多久,她这初出茅庐的杜家班顿时就在西陵城火了。

    甚至在杜家班夜里为死人唱堂会的时候,都有一票戏痴不顾忌讳的躲在外面听戏。

    这一来二去的,自然惹得西陵梨园行的同行们心中不快。

    ……

    凤歌楼上,只见一群形态各异班主们各怀心思的坐在一处。

    别看这些人虽然貌似斯斯文文的,但是一个个说起话来可都是透着一股血腥味。

    “诸位,都说说吧,咱怎么料理那杜家班?”

    只见一位面色颇为阴柔的中年在缓缓眯了一口茶之后,不紧不慢的说道。

    此人便是这西京梨园行行首舒青。

    话说舒青本是个酒楼中的说书人,听说当年宫中的贵人来西陵城时,见他能说会道又了解西陵名胜,便让他在跟前伺候了一阵。

    不过这位舒班主却是好手段,他倒是没有妄想什么一步升天的美事。

    而是借着这么一点点香火情分,硬是在梨园行里拉起了一个班子。

    在他的经营之下,渐渐的这舒家班却是越来越红火。

    不知道的内情都只以为是舒班主好手段、会经营,但是梨园行里的同行却是都面上称颂,心底鄙夷。

    无他,因为这位的手段太狠、太脏!

    要知道梨园行里的人脉说破天了也只是皮毛,只有里面的‘角’才是核心。

    故此一个戏班能不能做起来,除了班主的经验手段之外,最主要的便是要看班主的眼力如何了。

    舒青自家唱戏的本事虽然不赖,但是最多只能算是个票友。

    故此他虽然在前期通过挖‘角’拉起了一个班子,声势也着实闹的不小。

    但是西陵城的同行其实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

    毕竟一位‘角’能唱的其实就那么些年,他挖去的那些人虽然经验深厚,但是也都唱不了几年了。

    于是众人都等着在舒青班子散了之后,再唱上几天《南朝梦》呢!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这般唱词,简直是忒应景了。

    可惜舒青有自知之明,他明白自家的短板在哪,因此他从来没想过和同行比眼力。

    就在所有人等着看他笑话的时候,这位却另辟蹊径。

    他花钱雇佣了一批街头的青皮、乞丐,让他们在暗中帮其关注各个戏班的消息。

    倘若发现了有好苗子,舒青便使出种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将人弄来。

    这样一来,虽然他弄来的苗子不一定个个成角,但是几率却要比他自家找的高得多。

    因此凤歌楼中,当舒青开口之后,众人顿时都明白这家伙的老毛病又犯了。

    毕竟包厢之中的众位班主也都听人说起过,那杜家班的苗子好像都不错。

    不过即便明白舒青心底的算计,但是众人还是一致同意教训一下这个‘不懂礼数’的杜家班。

    正所谓蛇有蛇路,鼠有鼠道。

    在从凤歌楼散去之后,众人便各使神通去了。

    看着众人三三两两的离开,舒青不由嘴角微翘的得意一笑。

    本来他还正苦恼最近没淘摸到什么好苗子呢,没想到一眨眼就有人送上门了。

    一想到过几日就有新鲜的货色送上门,舒青双颊便忍不住微微泛起一阵红晕。

    ……

    话说王六对姜渊的事,当真可以说是尽心尽力。

    虽然他在衙门里就是一个小角色,但是三教九流的消息渠道却是不少。

    故此梨园行算计一出,他差多就收到消息了。

    不过也幸亏王六过来报信,否则姜渊怎么也没想到不过就几天的功夫,香君竟然就弄出这么多事来。

    但是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反正姜渊不认为香君会吃亏的。

    于是在王六离去之后,姜渊除了令五鬼暗中关注之外,私下里却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举动。

    ……

    城郊张员外府上,当香君从张府出来后,忽然不由的眉头微微一皱。

    张府的管家见状顿时不由关心道:“杜班主可是有什么不适?要不就留在府上暂歇吧?”

    张管家方才可是看得真真的,这位杜班主唱戏的时候,自家老爷的眼睛可是眨都没眨呢。

    可惜这位杜班主貌似就是喜欢唱戏,若是说起其他事来,常常半天没有一个字。

    不过见香君依旧坚定的摇了摇头,张管家只好令下人驾着马车送杜家班一行回去。

    若不是怕露出破绽,引来不必要的麻烦,香君才懒得坐这么慢的马车。

    不过随着夜色越来越深,香君忽然不由疑惑的看了一眼车外。

    那车夫以为自家做到隐秘,可在香君的眼中却好似掌中观纹一般。

    这马车虽然方向没变,但是去的却是城西的另一处院子。

    香君或许是天生心大,故此即便发生了这种事情,她却依然淡定的坐在车上,等着看那车夫到底要带他去哪。

    当然,同样淡定的还有御使着五鬼暗中窥伺的姜渊。

    因为他此刻正惬意的躺在小寒山义庄之中,远隔数里的看着这场另类的直播。

    当那马车缓缓驶入一处庄园后,那车夫当即便一溜烟的窜了下去。

    只见他一脸鬼祟的与院中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说了几句,随即便一脸谄媚的接过一个钱袋子,兴高采烈的离去了。

    看着那车夫远去的背影,屋檐之下舒青不由得意的扬起了嘴角。

    “家生子又如何?只有银子给够了,谁还愿意当奴才?”

    舒青能走到今日这个地步,靠的就是他会花银子,舍得花银子。

    若是能帮他达到目的,便是一个乞丐他也从来不悔前诺。

    也正是这个‘好名声’,方才能使得他屡屡得手。

    今日自然也不例外。

    眼见着已经将那杜家班一网打尽,舒青的心中便忍不住的舒畅。

    一想到车帘后面那些娇嫩的小家伙,舒青更是感觉性致分外的高昂1

    不过当舒家班师爷一脸得意的撩开车帘,准备把杜家班的大大小小的角都请下来时。

    只见他忽然更见了鬼似得,猛然惊呼一声:“呃……”

    随后一口气没上来,竟然当场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