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之朝阳松涛 > 【132】 会猎东海展锋芒(二)
    这一天。

    时间是上午。

    封亦率领本脉师兄师姐,追着一伙儿魔教弟子到了一处大岛。经过这几日的不断交手,封亦也能认出魔教门派弟子的区别,眼前这十几人,正是此前甚少遇见的鬼王宗门下!

    那十几人中,为首的是个面貌线条硬朗,身上带着淡淡桀骜与邪性的青年。此人修为不弱,带着鬼王宗门下弟子且战且退,镇定从容。从他的身上封亦看不见分毫败退的沮丧,反倒是其人眼中淡淡的嘲弄戏谑,让人心中不爽,也让封亦为之沉思。

    果不其然!

    十几人一一落到那岛上。

    似是拖延的时间足够,还是说有其他什么目的在不知不觉中达成。那十几个鬼王宗弟子散开成列,好整以暇等着封亦一众,丝毫没有慌乱惶恐。

    “这些人,有些不对劲!”

    “他们像是在有意推延,大家务必小心应对,莫要因为轻视冒进失了谨慎!”

    封亦轻声地对身边师兄师姐们嘱咐。

    发现问题的不止封亦一个,楚誉宏、穆蕙秋等也有所觉察,这些魔教妖人的确太过冷静,哪里像是吃了败绩?故此纷纷点头,将心中警觉又调高一档,旋即双方对峙,瞬息之下战到了一处!

    双方之间立场相异,理念不同,亦且多有血仇。撞见一处,立时便爆发处激战,连一句闲话也没多谈。

    而且,也没什么好谈的!

    封亦立时找上了那桀骜邪性的青年。

    此人使用的法宝乃是一副暗黑颜色里带着淡淡血腥赤红的手甲,从手指一路覆盖到了手肘,指尖有锋锐利爪,坚韧结实,锋锐难当,乃是不可多得的一套法宝。

    其人身法灵敏如电,擅长近身搏杀。

    那副手甲法宝由他催动使开,凭空幻出道道锐利血芒,不仅锋利无比,能轻易切割开坚硬之物,更兼有一种侵袭法力的邪恶气息,叫人忌惮不已。

    封亦按部就班地施展了一套剑法。

    随即摸清了此人底细,单以修为论,此人竟与本脉大师兄楚誉宏相差不多。考虑着他恐怕还留着余力手段,封亦心中迅速考量,觉得想要在最短时间中拿下他,最好是出其不意!

    故此封亦手上仙剑向前一刺,似贪图冒进那般露出一个破绽。

    而这个破绽,又在那一刺落空之后变成致命的失误!

    意识到这一点的封亦面上大惊失色,忙不迭收剑回身,慌乱地弥补那失误。

    他的反应极快,那破绽只留存了一个瞬息,便立时被他弥补。

    然而封亦知道,眨眼瞬息的破绽更让人无暇思索,往往下意识凭着本能便会攻向那处破绽,从而落入陷阱算计之中!

    让封亦没想到的是,那人的警觉超乎预计——明明下意识中,一式“穿心掌”起手做完,却又在拍出去的那个档口,蓦地脸色煞白,匆匆改变去势化掌为爪,用力一划,而后翻身便退!

    封亦讶然,扬眉道:“呵~,这般警觉么?”

    那青年桀骜尽去,一双眼死死盯着封亦,脸上满是后怕。

    他没有猜错。

    若是方才他当真以为寻见失误,长身直入,封亦会以左手接住对手那一掌。也许会吃点小亏,但不会有大碍。可封亦接下来反手一剑,便会让那青年立时人首分离!

    如此近的距离,封亦对自己的剑诀速度有自信。

    攻击别人的“破绽”,同时也是在显露自己的破绽!

    那青年的谨慎,救了他一回。

    用计谋卖破绽没骗到他,封亦无奈叹气,倒也并非太过失落——看来,终究还是得凭真正的实力说话!

    锵~!

    电闪一剑,眨眼刺到!

    仍是先前那套中正端庄的“冲虚剑法”,一刺,一挑,顺手横削。那青年双掌一错,精准地格挡住凌厉的一刺,然而接下来的一挑、一削,却速度快得惊人,完全不是先前那般情况!

    觉察到异样的青年暗叫一声糟糕,经脉中法力奔涌如流,忙使出浑身解数侧身而后翻转,狼狈退开。

    即便如此,他仍感觉到左脸与左臂微微一疼。

    定睛看视,只见左臂衣服破开道两寸口子,血液正自缓缓溢出。而他左边面颊处,一络发丝无声无息悄然飘落。

    青年目光一沉,心中惊异之余也有些不服气:“阁下好厉害的剑法!”

    他知道自己还是中了算计,方才电光火石之间,他判断对手剑法速度的依据,下意识是以之前那按部就班、中规中矩施展的剑法速度,一下便判断失误,差点付出惨痛代价!

    封亦淡淡一笑,道:“这就厉害了么?再看我这一招如何!”

    唰唰唰!

    少阳初现,剑气纵横,迅疾如电!

    那青年又惊又骇,面对如此凌厉迅疾的剑气,他无法再有所保留,将一身本领全力御使。血芒道道,劲风烈烈,一时间竟把封亦给压制了下去。可这并不久持,封亦只是云淡风轻那般坚持片刻,剑诀神通一展,顿时将他压在了最下之处岌岌可危,险象环生!

    未曾想!

    就在这个时候!

    这座大岛深处陡然传来一声滚滚长啸!

    在那长啸声中,隐约还有着某种奇诡尖锐的声响,凝而不散,忽忽传来。

    封亦与那青年齐齐色变。

    他听出那长啸之音,正是正道众人定下的信号,意为“汇合”、“支援”,乃是正道众人必须遵守的第一指令!

    封亦没有犹豫,立时放开剑诀围困,使了个剑招逼退那青年,而后长剑如龙,杀入人群之中,将两方人马齐齐分开。一些躲避不及的鬼王宗弟子伤在他的剑下,他也无暇追击,只将本脉弟子汇合起来,瞥眼看了那青年一眼,喝道:“我们走!”

    鬼王宗弟子也立即汇合,目光齐聚青年面上。

    “燕大人——”

    青年抬手,阻止那人说话,面上沉凝径直下令:“是宗门的召集讯号,我们立即出发,不得有违!”

    旋即这十几个鬼王宗弟子,缀在朝阳峰一脉后面,间隔数十丈也跟了过来。

    前方的朝阳峰弟子立刻注意到身后动静。

    楚誉宏靠近了封亦,皱眉道:“师弟,那些魔教妖人追过来了!”

    “无妨,”封亦往身后看了眼,道,“以汇合支援指令为要!”

    楚誉宏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方才交手,不到短暂的一刻钟时间,可正魔两方皆有伤损。尤其是一位朝阳峰师兄,若非封亦及时来援为其挡开对手,他恐怕还有殒落的风险。

    对此,封亦也颇为无奈。

    他虽然比同门其他人要强,可也人力有尽时,无法在激烈的搏杀之下还做到面面俱到。

    海岛深处。

    那是正道队伍大部所在,原来他们追踪一群魔教弟子,到了此处岛屿深处的一个洞窟,将为数众多的魔教弟子堵在了其中,爆发出超乎两方意料的激烈搏杀。为减少己方损伤,同时增添获胜机会,正魔两道在这一瞬表现出了一致的默契——下令摇人!

    海岛之上,收到命令的两方人马,此时一齐往此处汇聚。

    封亦率领着朝阳峰一众,抵达那处激斗场所时,正听得被正道围困的洞窟里传出一阵豪迈大笑。伴随着那笑声,蓦地有两道人影如大鹏一般飞掠而出,气势如山,寻常正道弟子根本无法阻拦,任其直入,而后掠入半空。

    正道中立时有两个气势分毫不弱的人影冲天而起,与那魔教两人激斗。四人修为皆深不可测,出手无情,乍一交手便是诸般威能极盛的神通,一时间打得天地变色,地动山摇。

    在其身下正魔两道,受那可怖余波影响,也不敢再继续纠缠,匆匆躲避,倒正好因此分开两边,对峙而立。

    封亦看清了斗法的四人。

    正道这边,出手的正是苍松道人与田不易两位首座。魔教一方,他竟也认得其中一人,正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那位雄才大略的鬼王宗宗主万人往!与其并列应敌者,封亦却没见过。

    那人着一身青袍,面相四十岁上下,眼如星辰,浑身气度与魔教中人格格不入,恍如白面书生,带着股魔教之人绝不应有的正气。最难得的是,此人修为极深,双手笼在袖袍之中,与田师叔激斗一处竟分毫未显颓色!

    那会是谁?

    封亦迅速回忆了一阵,一一排除,最后发现似乎只有一人能与眼前这人气质对应,不由一惊,自语道:“难道他便是鬼王宗四大圣使之一的‘青龙’?”

    且不说正道纷纷来援。

    半空之中,万人往眼见正道众人如溪汇成海,自四面八方聚拢。偏圣教一方,来的却多是鬼王宗弟子,浑不见多日前随处都是的“长生堂”、“万毒门”等教众身影。他不由得地皱眉,略作沉吟,旋即恍悟过来,无奈地叹了口气。

    原本的计划中,万人往打算今日应了正道咄咄逼人的心思,同他们在此打一场。正好给前去寻找“流波海眼”的碧瑶一众争取时间。谁想事到临头,他鬼王宗却被其他门派摆了一道。

    一直想着利用其他几派,不想最后反倒被别人利用,当真世事无常、报应不爽!

    万人往倒也未曾生怒。

    因为他早便看得清楚,圣教四大门派虽说都是出自“蛮荒圣殿”源头,可到底个个心怀鬼胎、自私自利,想要精诚合作绝无可能。

    便是他自己,不也打着利用别人的心思么?

    “龙兄,”想到此处,万人往也没了兴致,对身旁白面书生道,“事情有变,传令撤退罢!”

    白面书生虽然惊讶,但很快点点头,随手从袖中取出一物,当着田不易的面捏碎,而后抛了出去。田不易还道那是什么魔道鬼蜮之物,没成想那物抛出便爆开,发出尖锐刺耳而又凝实绵长的声音,穿透林木,远远传开。

    不管是地下洞窟外的鬼王宗弟子,还是正自往此处汇聚的其他人,一听到那声音,毫不犹豫立时转身,作鸟兽散八面奔逃撤离。万人往与白面书生略等了片刻,也立时飞身便走。

    田不易怒道:“胜负未分,尊驾何故便走?”

    然只闻轻笑,未有回应。

    两人不依不挠,也立时御剑追了上去。